《暖萌团宠 父皇你得罪娘亲啦》小说章节目录沈念安,周北辰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暖萌团宠 父皇你得罪娘亲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鹿言七七

简介:沈念安嫁给周北辰,可他却从未碰过她,非但如此,还因为她爹的缘故,他把她送进了冷宫,还在冷宫里把她…随后,这一待就是五年。五年后,两个小团子凭空出世,一次偶然机会,皇帝陛下被小团子恐吓,“你去给我娘亲道歉。”某皇帝傻了眼,“……”自此之后,某位皇帝陛下的追妻追女追儿子之路正式开启,可谓苦不堪言。

角色:沈念安,周北辰

《暖萌团宠 父皇你得罪娘亲啦》小说章节目录沈念安,周北辰全文免费试读

《暖萌团宠 父皇你得罪娘亲啦》第1章 除了朕 没人敢要你免费阅读

“求求你,这皇后我不做,放过我家人。”

沈念安神色慌张的盯着面前满脸狠戾之人,她一支腿向右撇,狼狈的跪趴在地,以祈求姿态拉着面前之人裤腿。

“皇上,求你不要杀我全家。”

男人突然向下蹲身,他挑了挑眉,蓦然伸手,狠狠抬起她下巴,神色阴冷的看着。

“你以前不是姿态高贵吗?不是很高高在上吗?如今,你的底气呢?都哪去了?”

冰凉的骨指抵在下巴处,凉意径直传入脚心。

她抬头看向他,两只眼睛早就不复往日明亮,死气沉沉。

她曾是大允国护国大将军之女,是她爹的掌上明珠,当初,两年前,她十里红妆,满心欢喜的嫁给他~

可……

嘶,好痛。

下巴不经意间被大力甩开,一个愣怔,沈念安额头不自觉向旁边橱柜上撞去,鲜血顺着额头流下。

泪水涮着血水从额头一直延绵到下巴处,沈念安没擦,凄惨笑笑。

周北辰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好似对这笑厌恶至极。

“沈念安,你可知,我当初为什么要十里红妆把你娶回来吗?这些年我又为什么连碰都未碰过你吗?也从不曾去过后宫?”

对上他眼神,沈念安从头到脚凉到心。

笑容凄惨,她早该猜到,眼前这人是帝王,那个九五至尊的皇位很冷,可他的心恐怕还要比那个位置更冷。

她不过是他巩固江山的一颗棋子罢了,那这些年的暗恋情思,原来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笑话。

“我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

许是顷刻想通什么,沈念安破天荒从地上爬起,凄惨一笑。

“只求你,放过我家人,也放过我九族几百口,他们没谋反,沈家效忠之心天地可证,日月可表!”

“对!你爹是没有谋反,可他私造兵器,想要朕放了他,朕的好皇后,你得给朕一个理由啊。”

面前一身明黄色龙袍之人逐渐暴躁起来。

苦笑,她应该怎么告诉他,那兵器都是她爹逐门打造,就为给他们大允国增加国力而已。

“皇上,那兵器是臣妾爹想一遭打造好,目的是在皇上二十岁生辰献给皇上~”

她企图想解释。

“够了,住嘴!你不是想要救你爹娘吗,好啊。

皇后无德,你现在自请摘去凤冠,废入冷宫,朕可以在监牢里留他们一条命,囚禁终身直到死。”

猛然抬头,沈念安一脸不可置信。

这样的生路,给与不给又有什么区别。

“皇上,我爹真没有反心,若是有,你大可以将我当为筹码~”

周北辰好似一点不在意。

“铁证如山。”

话落,他不在意的抬起眼皮,不屑。

“朕只给你一个时辰,救或不救,全凭皇后心意?”

大门渐渐关上,黑暗中。

她自嘲般笑笑,明贵华丽的凤袍一点一点从脖颈处剥落,直到那明晃晃的凤冠从头上剥离,她捂住胸口,心像被抽干一样疼。

八岁的初始见面,多年的暗恋,她对他的心……他真的感受不到吗?

果真~

最是无情帝王家,囚笼紧锁深宫情;帝王一笑多冷酷,君心似冰冷到心。

从此刻起,她沈念安,不再是皇后。

向门外瞅了一眼,周北辰身边的太监大总管进里还守在门口。

“唰”的一声,随手将印着凤凰的大红色床单从床上扯起,她随意披在身,就这样,迈着和平常一样的步子跨出去。

沈家嫡女沈念安,整个沈家,不能平白无故蒙冤。

日后,她势必会将他们救出。

一个时辰后,听着进里打听来的消息,龙椅上那男子脸色微微变了变,冷静吩咐。

“传令下去,念沈念安有悔过之心,将沈家人全部从死牢迁出,关入普通大牢,严加看管,不得有误!”

一身疲惫的来到冷宫,沈念安自嘲一笑,果真破落。

摸摸胸口,那里空落落,一时竟判断不出是何感觉。

“咣当”一声,宫女锦绣推门进来,迟疑一会儿,再三祈求下,沈念安终是答应了。

三月后,使臣来朝,因两国交好,周北辰喝了不少酒。

进去冷宫的不知多少个夜晚,沈念安依旧睡不安稳,一有动静,就会从梦中惊醒。

感觉身边有人,她蓦得瞪开眼,一脸防备。

“周北辰,你……你要干什么?”

一溜烟儿从床上爬起,看着他那被情怀迷乱的眼神,她不自觉抓紧了衣服,手都在微微颤抖,慢慢向床里退着。

冷冽一笑,周北辰将衣服外袍脱下,眼神迷离,舔了舔唇。

“我干什么,你可是我女人,你说我想干什么?”

话落,他眼神一变,饿虎扑狼般向沈念安扑过去,不知为何,今日他喝完酒,总觉心中某处激荡一种热情,让他全身难受,实则无处发泄。

后宫那些女人,他不想看,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

此时此刻,身体不适,他有些忍受不了,迫不及待的想和床上这个女人耳畔厮磨、缠绵悱恻一般。

“啊……”

衣服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开,破碎成一片一片,沈念安一惊叫,可面前的男人表情却好像更加癫狂了。

他神色清冷,双手撑床,把沈念安紧紧逼迫在墙角,面色还有稍许残忍。

“你叫什么,你曾是皇后,即便被废,那也是朕的女人。”

“这辈子,除了朕,没人敢要你。”

呆愣在那,沈念安眼神无望,手指颤抖。

两年了,嫁给他两年了,曾无数次幻想和他圆房的情景,可没想到,最后却是强迫而来。

惊恐着目光,她声音很大的喊了句,歇斯底里。

“不要碰我,你那么多妃嫔,个个都可以,没必要非是我。”

可周北辰似没听到一般,双手撑床向她扑了过去。

“沈念安,你应该感激朕,这么多年,朕一直没宠幸过任何女人,你是第一个,朕还是童子身呢。”

穆得瞪大眼睛,很显然,沈念安并不相信他的话。

“不……不要。”

尖叫中。

“刺啦刺啦”几声,她的衣服又碎了一个度。

沈念安欲哭无泪。

她被面前之人重重摔在龙榻,摔得她胳膊后背骨头似乎都要散了架。

眼看那人就要欺压而上,她惊恐的大叫,“不要,不要,你不能……”

双手被控制住,一阵剧痛,两行清泪滑下,她失身了。

就算那是他的第一次怎样,她不稀罕,可又人在屋檐下,无可奈何。

窗外。

雨滴落下。

梧桐树上三更雨,知了声声诉悲戚。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鹿言七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7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