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无限游戏里度假》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诺大的剧院趋于平静,几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也许也是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什么样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

安慰他人亦或是表达恐惧,对如今的处境都没有任何助力。

危险不会因为你的慌乱有丝毫的减少,反而会因为你的冷静而更快速的得到解决。

这么多的离奇恐怖的事情在这几天相继发生。

在连续的高压下,大家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处于一个很疲惫的状态。

莫舒窈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下,今天已经耗费太多精力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了,她需要休息。

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昨晚用过的夜视镜仔细的打量。

夜晚的剧院是没有灯光的,白天却是灯火通明。

如果剧院夜晚的灯光只是被恶意关掉了,而非游戏设定的话。

也就是其实所谓的夜视眼镜就是个陷阱,因为它的存在,大家下意识的以为晚上的黑暗是正常的。

在三楼的剧院总控室中有一组电闸。

如果今晚傀儡行动时剧院依旧漆黑一片,她便可以摸上三楼,去看看是不是电闸被断了。

假设一切成立,那么接下来就非常简单了。如此的大费周章的遮掩,在黑夜下一定隐藏着什么异常,而这很有可能便是生路。

莫舒窈依然神色凝重。如果因为傀儡提前的杀戮,剧院的灯晚上并没有被熄掉该怎么办?

她该如何确定晚上的黑暗到底是不是有人恶意拉了电闸,之后的游戏怕是会再一次落入死局。

只有等到明天晚上新的屠杀开始,她才可以去确定她的想法是否正确。

被动的局面,以及暂时无力改变的战局,还有一天一夜等待死亡的煎熬,一件件都是摧毁人意志的利器。

在他们看不见的二楼,月色渐浓。他们身边的灯慢慢暗下来,但却和昨天不同的是,还有零星几个灯亮着。

莫舒窈抬头看了看,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剧院的屏幕突然亮起,血色的大字隐隐浮现

“恭喜你们,今天是平安夜,为你们送上平安夜特别节目——钟馗醉酒”

大型的傀儡从荧幕中出现,身着红袍的傀儡在荧幕中灵活的跑动着。

就是一出非常正常的傀儡戏,傀儡做的精巧,与那个追杀玩家的傀儡相比多了几分憨态少了几分恐怖。

如果不是这番境遇,想来有人要赞叹几声惊艳,活灵活现的表演令人根本看不出是人偶。

当然,现在的他们,是很难有那个闲情逸致了。

不久前还在被傀儡追杀,晚上了还要看傀儡作戏,着实瘆人了些。

在如此诡谲的情况下还有几个人能安心看戏?

当然莫舒窈显然不在大多数人中。

莫舒窈将手肘靠在座位扶手上,慵懒的托着腮,认认真真的看着表演。

本来因为平安夜无法检验自己想法是否正确,心情略微有些不悦的莫舒窈此刻却笑得温柔。

这提示给的已经很直白了,如果再看不出来她便不是莫舒窈了。

明天晚上,这场游戏也就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宋柏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傀儡戏,又看了看半眯着眼,昏昏欲睡的莫舒窈。

宋柏舟突然知道了,到底如何结束这场游戏。

夜视镜是个陷阱,夜视镜的存在,让玩家误以为黑夜是设定,不可改变。

其实夜视镜与黑暗都不过是为了隐藏最终的生路的陷阱。

今天平安夜的傀儡戏已经是最大的提示了 ,悬丝傀儡如果没有了丝线就那便了废物。

也就没有任何的威胁和攻击力了。

三楼主控室的那把剪刀是给玩家剪丝线的。

莫舒窈想必也已经知道了生路,那把重要的红剪刀还在她的身上,所以她有恃无恐。

屏幕上一遍遍的播放着重复的傀儡戏,莫舒窈微眯的眼睛朝宋柏舟看去,微微笑着,如同干净的小鹿。

他大概也知道了呢~可惜剪刀在我手里呀。

宋柏舟的目光一直看似不经意的瞄着莫舒窈。

他总觉得,莫舒窈的笑容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像是孩子之间互相的炫耀,你怎么才做出这道题啊,我早就做出来了。

一向冷静的宋柏舟心里却有些隐隐的兴奋,棋逢对手的兴奋。

25岁就进入研究院工作的宋柏舟,早就是公认的天才。

在他面前什么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都显得黯然失色。

但是,莫舒窈不一样。敢挑衅他的,莫舒窈不是头一个。

但是能让他觉得自己没准会输的,莫舒窈绝对是第一个。

在这种生死游戏中,还能在别人面前表现的纯良无害。

让人可能死在她手里之前,还要亲自为她送上杀死自己的刀。

宋柏舟的头靠着椅背,准备好好休息。今日不论干什么都没有意义,不如养养精神。

虽然知道了生路,但是若要实施起来,也并不容易。

而且……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未知的变数。

一夜无梦。

九号剧厅里的灯也亮了不知多久,灯光有些刺眼,屏幕上的傀儡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幕了。

莫舒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一下微酸的脖子。

在这个地方睡觉,实在不是很舒服。

莫舒窈的身体一直很差,在那里的几年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不仅废了右手,再不能拿起重物,也不能写字,而且多病多难,这几天的颠簸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算不了什么。

可是对于莫舒窈,哪怕只是单纯的不好好休息,也会有大问题。

莫舒窈微微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坐在斜侧面睡着的宋柏舟。

他还睡着,这双桃花眼闭着可比盯着她看的时候安分多了。

生路她一个人完成不了,还需要这个男人。

等到活着出去了,再来料理他也不迟。这种有足够资格成为对手的人,还是死了她更放心呐。

这个宋柏舟应该会和她玩的比较久,至少不会毫无挑战力,说不准到最后,死的会是她。

想到这里,还真的是……有些期待。

宋柏舟刚刚转醒就注意到了斜前方的目光灼灼。

莫舒窈十分自然的转移了目光,没有半分偷看的心虚。

大厅里的几个人有如同宋柏舟一样睡得安稳的,自然就会有惊吓过度一夜未眠的。

秦思恒的呼噜声打的十分响亮,身体也从椅子上滑了下去,躺在地上依旧睡得香甜。

李泽江就不一样了,即使知道昨晚是平安夜,还是因为恐惧还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原创文章,作者:莫子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6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