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无限游戏里度假》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旭日正空,阳光从透明的玻璃透入,二楼是最光亮的地方,显得二楼开阔又不沉闷。

向日葵花向阳而生,就如同人在极致的黑暗中也会抓住最后一点光。

并肩作战并不意味着是盟友,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合作而已。莫舒窈与宋柏舟现在的状态,不外如是。

彼此戒备,各留余地,对两人都好。

尖叫声,跑动声,此起彼伏,光亮的环境也缓和不了一丝心中的凉意。唇亡齿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轮到自己身上。

秦思恒把自己一米八的身体尽力往柜台里缩了缩。

在心里默念着,该卖就卖,不能圣母,该卖就卖,不能圣母……

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但是轻举妄动莫过于找死,他们进退两难。

不知道多久过去,三人的心情放平和了些。莫舒窈小心的将头移出柜台,在柜台里面拿了面包。

她看了看桌上的的咖啡机,有些心动,但是简单思考了一下,还是算了,声音太大,不想招来傀儡。

她打开冰箱门,拿出了一瓶牛奶。回到原来的位置,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即时沦落到如此地步,她的吃相依旧斯文优雅。

宋柏舟早上也没有进食,几乎能确定外面安全的他,也慢慢移出柜台。

拿出了食物开始慢条斯理的吃着,秦思恒直勾勾的盯着面前两个啃面包的,眼睛发亮。

只听“咚”一声,莫舒窈和宋柏舟齐刷刷的往中间看去。秦思恒捂着脑袋,一副想喊疼又不敢的样子。

莫舒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宋柏舟能明显发现她这抹笑和她平时的微笑是不一样的。

秦思恒寻声看去,傲娇的扭了扭头,气冲冲的去拿吃的。

“你不是刚吃过早饭么。”莫舒窈可没忘记,这家伙边抱着她大腿边吃面包。

“我没吃饱不行嘛!”秦思恒的声音明显和平时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因为莫舒窈的嘲笑,还是被自己蠢到了。

“你放心,我们不会歧视饭桶的。”宋柏舟也调侃了一句,瞬间又在秦思恒身上补了一刀。

秦思恒感觉已经没有办法愉快的玩耍了,索性当听不见,快速的把爆米花往嘴里塞。

“呜呜呜,刚才饿的我都没有力气思考。”秦思恒感叹道。

“所以,吃饱的你思考出了什么?”莫舒窈出声问道。

“嗯,什么都没有!”秦思恒回的理直气壮,完全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宋柏舟也忍不住,眼中带笑。秦思恒的存在令本来压抑的游戏多了几分光亮。

因为傀儡的提前行动,莫舒窈和宋柏舟只得另想办法脱困。

一群没有什么作用的队友,一个无尽杀戮的玩偶。这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我觉得,还是要干掉傀儡,这个傀儡很明显的一天只能杀一人,也必须杀一人,漫漫长夜躲闪几个小时这么小的地方,根本不现实。”

顿了顿,莫舒窈接着说到“我们的游戏时间是七天,可是,如若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只剩下五个人了。”

人越来越少,再想不出来解决办法,全都要死在这见鬼的游戏里。

宋柏舟面色凝重:“我们一会去看看,生还者都是谁,大家聚在一起,说不定有办法。”

宋柏舟知道他们有思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在这个地方,不落单总是好的。

“再等一会儿,要是还没有动静,一起下去找人。”莫舒窈道。

早上杀过人的话,晚上应该不会继续了吧。杀过人的傀儡会回到原地么?一会去八号厅看看它在不在里面。

不久之后太阳当空,没有任何辨别时间的工具,便只得观察太阳的位置。

死亡没有成为终点,反而成了新的开端,如果说以前是因为不死在那些人渣后面,即时死了也合不上眼。

那么……现在呢?

没有亲人,没有恋人,也不存在友谊和仇恨。如若不是这样,她何必自首,死在炮弹之下。

只要她不说那群蠢货就算穷尽一生,也不会知道是谁做的。

当然即时她毫无求生欲,她也不打算死在傀儡手下,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里。

她的命,从那里逃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的属于她自己了,这场游戏,她一定会赢。

莫舒窈的眼神越发温柔缱绻,像是想起情人的姑娘。

宋柏舟看着她的表情一股凉意席卷全身,他是明白的,这个女人越笑得温柔便越是恐怖。

秦思恒有些疑惑,咦,这般神情,舒窈姐莫不是看上泊舟哥了。嗯嗯,两人倒是挺般配的。

可惜这个处境不适合给他们创造机会。嘿嘿~静待日后,定有适合的时候。

如果宋柏舟知道秦思恒的想法怕是想就地把他脑袋倒过来控控水。

他和莫舒窈之间只有生死没有风花雪月。

可惜宋柏舟即使再厉害也没有看透人心的本领。

“走吧,我们去找他们。”莫舒窈从柜台慢慢站起,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对身旁的两人说道。

如果没有猜错,已经出现了第三个死者。

宋柏舟艰难的点了点头,狭小的空间内实在是有点为难这个高大的男人。

“好呀好呀”秦思恒用手护着脑袋,慢慢从柜台移出,显然是记住了刚才的教训。

莫舒窈默默往电梯方向走去,剩下二人紧随其后。

来这里两天,要不就是在找人,要不就是在找人的路上。

秦思恒对那几个人的拖后腿深有体会,遇见傀儡就腿软,藏不住还跑不动。他真的毫无办法。

秦思恒看着莫舒窈的背影,瘦小娇弱,配上那样的气质与容貌,像是在温室里养育的玫瑰花,可其实却是一朵曼陀罗。

令人沉迷于她的温柔之下,放下戒心防备。

她的伪装天衣无缝,如果不是她故意显露,他可能也不过是觉得有些不同寻常而已。

当然介于她的坦诚,宋柏舟也没有装疯作傻。

他们本就是同类,一样的人,同类之间的吸引力,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宋柏舟总是忍不住看向莫舒窈,就如同莫舒窈也从不避讳的打量着宋柏舟。

原创文章,作者:莫子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6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