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家的偏执王爷又在撒野》小说章节目录褚璇,梦娴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神医家的偏执王爷又在撒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江锦棉

简介:重生后的锦慕不想再追着遇今朝跑了,只想专心搞事业,高调爆马甲,顺便被亲生父母找到。于是新婚当夜,她甩下一纸和离书。未料,对她厌恶至死的战神王爷,竟一把抱住她:和离,休想!深受她堂妹蛊惑的王爷兄长,眼看自家精致猪要去拱糙白菜,一万个不乐意。“阿朝,你是瞎了吗?这恶毒女人抢了堂妹的婚约,故意爬你的床!”“呸!胡扯,我要娶的就是慕慕!”王爷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紧锦慕大腿:“娘子我错了,别走!”

角色:褚璇,梦娴

《神医家的偏执王爷又在撒野》小说章节目录褚璇,梦娴全文免费试读

《神医家的偏执王爷又在撒野》第1章 重生,回到成亲当夜免费阅读

【注:别被开篇吓到,本文绝宠!绝对无敌宠!】

……

锦慕死了。

为了救遇今朝,被一箭射死的。

那一刻,她想,这样也好。

用生命去爱遇今朝,也算不枉此生。

只是,倘若还有下辈子,她一定不要再爱他。

爱一个连正眼都不愿瞧你的人,真的,太累了……

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凄楚的笑,衬着脸上十几道纵横交错的刀疤血痕,不显丑陋与恐怖,反倒像一朵妖异的曼珠沙华,绝艳无双。

锦慕闭上眼,任由自己沉入冰冷的河水。

河滩上,一男子双目赤红,从胸腔里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呼喊。

“锦慕!!!”

犹如困兽嘶鸣,悲痛欲绝。

像是……

遇今朝的声音。

大约是她幻听了。

这男人巴不得她再也不要出现,怎么会因为她的死痛苦?

锦慕自嘲地笑了。

可这一笑不打紧,直接让微凉的水灌进鼻子,险些没把她呛死。

胸口也闷得像要炸开一般,窒息感直冲脑门。

她再也憋不住,哗啦一声探出水面,狼狈地咳嗽,急促地喘息。

“哈哈……你们看她呀,就这鬼样子也敢觊觎我们家王爷呢,真是不要脸。”

“哼,她若要脸,又怎么会做出抢堂妹婚约这种丑事?”

“就是啊,梦娴小姐那么好的一个人。只因为父亲没能承袭爵位成为永安侯,就活该要被她拿永安侯嫡女的身份欺压吗?”

“原本今日该是梦娴小姐与王爷喜结连理的大好日子。哪想到这女人竟会恬不知耻地冒充梦娴小姐上花轿。你们是没瞧见,王爷离开新房的时候,脸色有多难看,跟要吃人似的。”

嘲讽的议论声像鸟雀,叽叽喳喳,好不聒噪。

总算缓过气的锦慕抬眼看去,就见荷塘边上站着几个丫鬟。

为首的她认得,是遇今朝身边的大丫鬟,褚璇。

锦慕皱眉。

眼下她应该和遇今朝一起,被百万大军围在渭水河畔扎成刺猬。

而不是在荷花塘里,遭丫鬟围观。

她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正穿着一身大红嫁衣。

天是黑的,她瞧不清水中倒影。

只看着自己的手,瓷白细腻,干净修长,不见半点被鞭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痕迹。

锦慕呆了一瞬,终于意识到,她又重生了。

重生在一年前,她代替堂妹锦梦娴,嫁给战神翊王遇今朝的那一日。

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

然而,当遇今朝挑起喜帕,发现同他成亲的并非他心仪之人,怒得当场摔门离去,彻夜未归。

之后,几个丫鬟在褚璇的带领下,打着为主子出气的旗号,将她丢进荷塘里,极尽羞辱。

彼时她念着他们是伺候遇今朝的,无论王府上下如何待她,她从不在意,也从未想过计较。

可既然天道都让她重新来过,她又岂会再重蹈覆辙?

“咻!”

忽地,迎面一阵劲风袭来,锦慕神色一凛,一掌拍向水面。

霎时,水花溅起,击中飞来的暗器。

深厚的内力裹挟着丝丝灵力,迫使那淬了毒的暗器又直直射回来处。

赫然是褚璇。

这一幕叫众人始料未及,褚璇更是满目震惊。

她手忙脚乱,狼狈地侧身闪避。

可暗器速度之快,仍旧擦着她的脸划过。

脸上登时又痛又痒,暗器留下的血痕转眼化脓。

“啊!我的脸!”褚璇捂着脸尖叫。

这毒是会毁容的!

“褚姐姐!”丫鬟们吓了一跳,齐齐围了上去。

褚璇手颤抖个不停,目眦欲裂地指着水里的锦慕厉声命令:“把这丑八怪给我拖上来!”

她也要刮花她的脸!

“敢伤褚姐姐,必须教训她!”

“呼啦!”

丫鬟们正怒气冲冲,锦慕便脚踩水借力跃出水面,再轻巧地落回岸边。

嫁衣湿透了,衣摆、广袖沉沉地坠着。

锦慕索性扒掉了这身本就不属于她的华贵嫁衣,只余中衣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曼妙身躯。

再抬眸,她漫不经心地笑看着眼前这群人:“不劳烦诸位,毕竟,狗刨水挺慢的。”

“你骂谁是狗?”

有丫鬟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怒声叫嚣:“别以为你是永安侯府的嫡四小姐,就可以在王府里作威作福。同我们家王爷拜了堂又如何?厚颜无耻抢来的亲事,永远不会属于你!王爷也只会更加厌恶你!”

其余丫鬟皆是义愤填膺,看锦慕的眼神充满鄙夷。

因她总是死皮赖脸地缠着王爷,整个翊王府,就没哪个会给她好脸色。

锦慕沉默了。

丫鬟以为戳到她的痛处,正得意洋洋。

却见锦慕颔首,一本正经:“你说的没错。”

丫鬟:“……”

锦慕一直觉得,喜欢就要勇敢追,这没什么问题。

可要追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问题就大了。

所以这次,她要给自己选一条退路,即便他们已经拜过天地。

“贱人,敢弄伤我的脸,看我不抽死你!”

长鞭夹带着破空声迎头劈下。

锦慕却眼也不眨,只伸手一拽。

鞭子顿时从褚璇手里脱落。

不等她反应,锦慕反手一鞭,重重抽在她身上。

啪的一声。

直接将她抽飞出去。

“啊!”

褚璇痛叫一声,整个人呈大字型摔趴在地,好不狼狈。

另几个想帮忙的丫鬟吓坏了,愕然地瞪着锦慕。

这、这花痴丑八怪不是个废物吗?

怎么会有这样厉害的身手?

“你,你敢打我?”褚璇气得脸色扭曲,衬着化脓的血痕,愈显可怖。

锦慕嫌弃地斜睨她一眼:“怎么?以为会学几句汪汪叫,就能让我打狗看主人面子?”

“你!”褚璇脸色铁青。

有胆大的丫鬟一边扶起她,一边恶狠狠地威胁:“知道她是谁吗?王爷身边最得宠的大丫鬟!你敢打她,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锦慕笑了:“哦,还真想让我打狗看主人啊?”

丫鬟:“……”

“快看!王爷来了!”

有丫鬟惊喜地喊了一声。

锦慕一愣,下意识看了过去。

正疾步行来的男子穿着一身红底绣麒麟的精致喜服,衬着那张俊美清贵的容颜更似天人之姿。

一双桃花眼潋滟多情,偏生薄唇一抿,又显出凉薄的冷硬。

只是此刻的他好似受了什么刺激,面色十分苍白,精神也有些紊乱。

他步履匆乱,几乎是用飞的朝新房赶去。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江锦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6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