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成了病娇大佬的白月光》小说章节目录唐悦,安淑全文免费试读

“爸,想我了吗?”唐悦笑着挽着唐子峰的手臂,像小时候那样。

“哼,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在美国了。”语气不好,却没有把手臂上那双白嫩光滑的手甩下。

楼下,唐玲因为忘记有文件需要给父亲签字,便又返回。走到书房外刚要推开半掩的门时,便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父亲,我已经长大了,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为什么你就是要让我去继承什么公司呢,再说了,姐姐不是经营得很好吗,为什么偏要是我?”

“够了,我已经说过了,唐氏集团必须是你来继承,我已经同意你出国学习,既然回来了就乖乖听话吧,好好跟你姐姐学习如何管理公司,别再想什么设计了。”

“爸!”

手里的文件被捏地变了形,唐玲轻轻地走开了。咬紧的双唇泛了白。

为什么,为什么,我都苦苦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得到父亲的认可,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凭什么你一回来就能轻而易举地抢过去。父亲,有时候我都在想,你为什么这么偏心,从始至终你都不曾善待过我,难道我不是亲生的吗?

唐子峰转头不再理她,这次重逢以结尾。唐悦便也识趣地退出了书房。

怎么办啊,我根本就不想管理什么公司,到底应该做什么才能改变父亲的主意呢。

躺在床上的她百思不得其解,辗转难眠,翻来覆去没头绪。

上官离家

沙发上,金棕色头发的男人静静地坐在那,宛如睥睨众生的仙者。淡淡殷红的薄唇微抿,精致的鼻和眉,棱骨分明的脸庞加上妖冶的眼型,只一眼就让人春潮汹涌。男人生来的瞳孔带有隐晦的红色,就好像晶莹透彻的玉石夹杂独一无二的红辉。

手上把玩着最新型号的手枪,这里擦擦,那里吹吹,还时不时抬眸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人,那样子犹如阎王在世!

“上官离,你说,是不是我没有对你出过手,你就觉得你能奈何得了我,嗯?”

这上官离,这次怕是真的触到上官擎的逆鳞了!

男人擦拭完手中的枪,慢慢地抵在了上官离的额头上,动作根本就不像是要取人性命,好像是把玩具丢给宠物一般的不屑。

“上官擎,我可是你二叔,你,你不要太过分!”被枪指着脑门的男人明明害怕地抖得厉害,却还是想借辈分来得到生的希望。一同跪着的还有李青,哭哭啼啼,拼命恳求着。

“呵,现在才想起来是我二叔啊,暗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呢。上官离,你该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男人慢悠悠得说完,可语气却骇人得很,就在上官离还未开始求饶时,一声枪声响起,紧接的是女人的尖叫与痛哭,窗外鸟儿被惊得飞起,树叶也沙沙的,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上官擎丢开手枪便执起手帕仔细地擦拭手指,连指甲缝里都不放过,洁癖太强。抬腿离开,自始至终都没透露任何情绪。

“爷,接下来去哪?”

“这不杀了二叔,得去向老爷子请罪嘛,去轻园。”男人邪魅一笑,无半点自责。

轻园

原创文章,作者:虞兮若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6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