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小说章节目录詹穆,詹永枫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就是那个二世祖

小说:历史

作者:小葫芦僧

简介:别人救人有好报,我救人坠山崖。二十一世纪码农云破军因救人坠入山崖,被自己的手机穿越到另一时空里一片名叫圣泽的大陆,成为永安侯的二世子。什么,你说我败家?我不光败家,还能挣钱,你说我纨绔?我不光纨绔,还有才华。浮夸听过没?没听过还敢跟我比唱词。大染坊看过没?没看过还想跟我玩倾销。手机在手,天下我有。且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玩转这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建功立业,娶得娇妻美妾。

角色:詹穆,詹永枫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小说章节目录詹穆,詹永枫全文免费试读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第1章 纨绔少年免费阅读

“小凝姐,小凝姐,二少爷的手动了。”

“什么,那你快去叫大夫,我在这儿看着二少爷。”

云破军耳边传来两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眼前一片漆黑,我不是掉下山崖了吗,难道我没死?”云破军的脑子一片混乱,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出现在自己脑中。

这是一片名为圣泽的大陆,这里有大大小小十多个国家,此刻他正身处大陆北方的雷国。

他父亲云仲是雷国的永安侯,也是雷国凌、詹、云、楚四大家族中云家的族长,他是云仲的二儿子跟自己同名,刚满二十三岁。

不过自己穿越的这个云破军,自小便是家族的祸害,他三岁招猫五岁逗狗,十一岁跟父亲进宫面圣之时偷看宫女更衣,十六岁就开始出入烟花之地,二十岁他父亲忍无可忍把他赶出了京城,派他到离京城百里之外的碧水镇管理家族产业。

对外说是家族派他出去历练,实则是让他远离京城,少生事端。

临行前他父亲曾当面告诫他,什么时候不再顽劣什么时候才准回来,谁知他带着一行人刚出京城他便大呼解脱,到了碧水镇后更是狂宴三日。

此后,碧水镇就整日传出云家二少爷的荒唐奇闻。

“云家二少爷大闹老字号海味居,逼海味居的老板喝马尿。”

“云家二少爷光天化日强抢城南王员外的三儿媳入府,还当街殴打王员外和他的二儿子。”

“云家二少爷在仙怨台为博头牌伶人澜海仙子一笑豪掷千金,并将澜海仙子带回府内共赴巫山,据说此后的三天云少爷竟无法下床。”

“云家二少爷前几日出城打猎,被猛虎吓得一动不动,据其身边卫士的小道消息,当时他吓面如白纸,身似筛糠,裤子湿了一片,要不是后排弓手射伤猛虎,他的小命恐怕难保。”

“哎,可惜了…没死成。”

“永安候宽厚仁爱,怎么生就出这么个顽劣好色,性格猥琐的儿子,还把他派到这里来,真乃我碧水镇之祸啊。”

“此话万万说不得呀,万一传到他耳中,还不要了你得老命啊,再说你别忘了,你大儿子也是刚娶了媳妇。”

很显然百姓们背后咒骂的话前世的那个他也有所“耳闻”,但他却对这些闲言碎语根本不予理会。

“哎,我怎么穿越到这么一个人身上了。”云破军一阵苦恼,缓缓睁开了眼睛。

“少爷,你醒了?”出声问她的是他的贴身丫鬟小凝。

“我有些口渴,给我拿点水来吧”云破军沙哑着说道。

小凝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给他端过来。

他刚想伸手去接,小凝却拿着杯子坐在床边直接喂起他来。

“咕噜…咕噜…”

一杯温开水下肚,云破军感觉嗓子舒服多了。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公子,你已经昏迷三天了。”小凝给他擦了嘴,答道。

“三天,我昏迷了这么久?”云破军问。

“嗯”小凝点了点头。

“这三天有没有人来看过我?”

小凝摇了摇头。

云破军听到这,皱起眉头道:“好了小凝,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小凝出去后,云破军闭上了眼睛,整理着脑中的记忆。

半晌后,他睁开了眼睛,眼中寒芒一闪,缓缓吐出两个字:“詹穆。”

云破军在碧水镇这两年,身边聚集了一群狐朋狗友,这詹穆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京城中另一家族詹家的旁系子弟,因他家这一支脉多年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詹家十年前将他父亲詹永枫派到了这里,詹穆也就跟着到了碧水镇。

詹穆在京城中时就知道这个云家二世子的德行,所以两年前云破军刚到这里,就主动接近他,不是请他喝花酒,就是带他逛青楼,没过几天二人就以兄弟相称了。

这些年除了带他出入风化场所,詹穆还给他介绍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当地纨绔。

这次云破军昏迷,也是因为詹穆说他打听到最近离此一百五十里的寒水城名伶幻梦神女,受邀前往京城在靖王雷宇鲲的寿宴上献艺,途中路过本地应海澜仙子之邀在仙怨台逗留两日。

谈及此处,詹穆还不忘提醒他:“楚兄,听说日前你以才气打动了海澜仙子,带她去你府上过了一夜。这次不如再作几首佳句,让幻梦神女也臣服于你楚兄的床榻之上,来一场“双星伴月”岂不美哉。”

“楚兄,再作几首吧,。”

“上次楚兄的那首《美人啼》写的真是迂回婉转、声声娇嗔。让我这个过来人都大呼吃不消啊。”

那些纨绔子弟纷纷附和道。

其实他哪里会作什么诗,他写的那些东西与其叫诗,还不如二十一世纪的网络黄段子有文采,这些人跟着起哄多半是想让他出丑。

但云破军非但不觉丢人反而颇为自豪,见这些人纷纷称赞自己大有跃跃欲动之势。

詹穆见他上钩,便顺势说:“楚兄作诗,没有美景佳人相伴岂不冷清,小弟今日特在镇中澹心湖中包了一艘画舫。咱们去找几个伶倌唱曲,边喝酒边做诗如何?”

闻听此言,云破军皱眉道:“唱曲有什么好的,只能听又不能摸。”

詹穆微微一笑:“云兄有所不知,最近这镇中开了一处听伶轩,其间伶人都是坐在男人怀中唱曲的。”

“有这等好去处你不知道早说,咱们这就过去。”说罢,云破军拉着詹穆就走。

“哎,云兄,走错了,是这边。”詹穆把云破军拽了回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当日,这群人在画舫上喝酒作乐直到傍晚。就在画舫靠岸,众人准备下船之际,云破军从船上落入湖中,一刻钟后才被人捞上来。

前一世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那个倒霉鬼最后的记忆就是感觉落水时有人推了他一把…

而穿越过来的云破军怀疑这个人就是詹穆。

原创文章,作者:小葫芦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4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