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白月光:陆少,你也重生了》小说章节目录林冉,顾倾月全文免费试读

千钧一发之际,顾倾月突然伸出手,绕过了陆睿渊,将陆睿渊整个人,用力一推,子弹穿入了顾倾月的心脏侧边。

被推开的陆睿渊摔倒在地,随后眼睁睁看着子弹穿入顾倾月的心脏侧边,十分悲痛的吼了一声:“月儿!”

顾倾月在他惊怔的眼神里看到了惊恐,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而后向后倒了下去。

“月儿!”陆睿渊这才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就在顾倾月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挣扎着站起来,手疾眼快接住她,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一阵阵突如其来的警车声响起,林冉和陈伟还有一群黑衣人都保持警械状态。

“陆睿渊好样的你,你竟然敢报警!”陈伟大骂着,然后快速走到陆睿渊身边,拿起被陆睿渊扔在地上的陆家继承权,看了一眼,确定一下真实性,带着怀有身孕的林冉还有一群黑衣人慌张而逃。

“月儿,你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你不是恨我吗?你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还要替我挡子弹?为什么?!”陆睿渊也不去管慌张而逃的陈伟和林冉二人,还有一群黑衣人,只是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儿,吼声撕心裂肺。

“睿渊哥哥。”顾倾月躺在陆睿渊的怀里,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撕心裂肺的陆睿渊,心疼极了。

她后悔了。

她后悔离婚了。

是她对不起他,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若不是她识人不清,若不是她认不清自己的心,若不是她执意要跟他离婚,或许他们二人是不是可以在幸福的日子中度过,还有他们的孩子!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我在。”听到顾倾月说话,他立马回应她:

“月儿,坚持住,我带你离开这里,坚持住好吗?睿渊哥哥带你去医院。”陆睿渊说着要把她抱起来。

躺在他怀里的顾倾月按住他那双想抱起她的手,对他摇了摇头,在动的时候,不小心扯动了心脏旁边的伤口,“嘶”了一声,突然隐隐感觉腹中传来一种刺痛感,捂住肚子,一股暖流突然从下体顺着内侧腿流了出来,不一会儿,漆黑的地上就已经满是滚烫的血液,也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陆睿渊听到她的声音,以为她很疼,伸手想摁住她的心脏涌出来的血液止血,见她捂住腹部,刚想开口问她是不是腹部也中了子弹,还没问出口,突然,他的周围满是滚烫感,鼻子里满是血腥味,这才低下头顺着下面看去,竟然是血!顺着血液的来源看去,这才发现是她的下体有一条鲜红的液体顺着内侧腿流了出来……

所以这血……是从她的侧腿流出来的。

等等!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怀孕了?

她居然怀孕了?

他看向怀中的人儿,颤抖着声音问:“什么时候有的?”

“……”顾倾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她不想让他的往后余生,因为这事而对她和孩子怀有愧疚,可,他作为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确实有知情权。

沉默了一阵,她才露出一抹十分苦涩又有些虚弱的笑容:“已……已经……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两个多月?那不是……他最后一次逼她做……做那个活动……的时候吗?

陆睿渊愣住,他的月儿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那一次……她竟然没吃避孕药?

其实这五年来,他和她的婚姻,没有一丝丝的幸福,反而有一种束缚感,因为她“不爱”他。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闹离婚,他不同意,因为他爱她,他是真的爱她,他绝对不可能放手,他从小就不擅长表达,他自以为是的觉得,只要他爱她就够了,不用说出口,他觉得爱一个人,默默为她付出行动就行了。

哪怕是她“不爱”他,哪怕是她恨他厌恶他,他也要紧紧的将她拴在手中,将她紧紧的绑在自己身边,他也在所不惜,于是,他就将她囚禁在那个他们二人的“家”,将她为自己画地为牢,因为每次下班回到家中一看到她,他的倦意,也就全都消失了。

就这样耗着,僵持着,互相折磨着。

但每每,看到她为另一个男人“牵肠挂肚”的样子,听到她提出离婚,他就好恨,好恨那个男人,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她,明明是他陪她一起长大,明明在他去美国之前一切都好好的,明明那个男人只是在利用她,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她。

其实这些年来,为了逼他跟她离婚,她闯出的祸也不少,她每次闯下的祸,都是他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收拾,默默的善后。

久而久之,久久得不到她的任何回应的他将自己爱意转化成了恨,恨意就慢慢吞噬了他的理智,所以,这些年来,有多少次的夜里,他都会逼她做那个活动,惩罚她,也是在惩罚自己。

每次做完那个之后,看着她被他折磨得累极的样子,他却心疼了,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但更多的时候他是在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爱她?为什么就不能放手?

但爱了就是爱了,毫无理由可言。

多次做那个活动,她都没能怀上他的孩子,而且,他家里的长辈也一直在催生,其实他并不是不想要,相反,他一直都很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只是他和她之间的关系……根本不可能要孩子,夹在长辈和她之间的他也很为难。

后来慢慢的,他的那些长辈也不催他了。

突然有一天,他下了班准时回到家中,她不在家,他想她又出去见那个男人,他本来是想派人抓她回来的。

然而这时,他在房间里的垃圾桶发现一大堆避孕药的包装盒,他惊了。

这时,他才明白,这些年来,她为什么不孕了?

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手。

就这么耗着,互相折磨着。

最后一次逼她做那个活动,是在两个多月前,他以为她又吃了避孕药,可是,事实却是,在那次做那个活动之后,她并没吃下那个避孕药,所以……这个孩子存在她腹中,她和他都毫不知情。

只是,那次之后,他发现他累了……他真的累了……他不想互相折磨了,他不想再次一个人维持和支撑这段单方面的感情和婚姻了……

他是人不是神仙,他也会累,单方面的付出久久得不到任何回应,让他对她的爱,耗尽了,这么多年来,他和她的感情,他和她的这段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直到二十几天前,他终于决定放手了,于是他就带她到民政局,签字离婚,办理离婚手续。

离婚后,他就没找过她,话虽如此,但他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于是他就派人在暗中跟着她,保护她。

直到三天前,他听到他派去保护她的人说她去了医院,他还疑惑,她去医院干嘛?然后在听到她从医院回酒店的时候被人绑架,那一刻,他慌了。

直到陈伟的来电,说是让他一个人三天后带着陆氏集团的继承权来交换顾倾月,不准报警。

他自是知道,报警的后果是什么。

他不会让她死!

因为他害怕失去她,她还未被绑架之前,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但他起码知道她好好活着,他还是可以远远的看着她啊。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就答应了。

可是……现在,他的月儿乖乖地躺在他的怀里,告诉他,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而且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

没想到……命运总是爱给人开玩笑……现在,一直未孕的她居然怀上了!

他最爱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他有孩子了?

孩子?

他要做爸爸了?

心里莫名的激动,开心,通通涌出来,只是……

陆睿渊愣愣的看着她,良久,才开口问: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

“这事……我也是三天前才知道的。”

“对不起……睿渊哥哥,我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这三天本就因为她一滴米水未进,营养不良,再加上这一枪,孩子没了,现在因为流产,她也快不行了。

所以,现在的她就算到医院抢救,也来不及了,况且,她已经很疲倦了,若真的依了他,她怕,来不及把她想说的话说完。

陆睿渊明显感觉怀中的人儿快不行了,他紧紧抱着她,通红的眼睛一直盯着她那虚弱的样子和她那内侧腿流出来的鲜红液体,可他除了静静听着怀中的人儿充满虚弱的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温热的泪水顺着他那俊秀的脸庞滑下,一滴两滴的滴在顾倾月的脸庞,一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他流泪了,这是他从懂事起的第三次哭。

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感到这么的无助,这么的无力,好像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一般。

他崩溃的摇了摇头,不,不要!不要离开他!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失去了她,他真的不知道,漫长的人生里该如何走下去?

亲人都已经离他而去,如果再失去了这个他从小爱到大的女孩,和他们二人的孩子,他是真的不知道往后余生,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顾倾月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脸上的湿漉漉,一滴两滴,这个一向高傲的男人竟然哭了?

她想,如果自己离开了,他会不会连活都活不了?

不行,他要好好活着,他一定要好好活着!

思此,顾倾月抬手,想摸他的那张英俊的脸庞:

“睿渊哥哥,答……答应我最后一件事,好吗?”

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越来越虚弱。

“好,你说。”陆睿渊马上回握她那只抬起来的手,放在自己的那张明显充满了疲倦的俊脸。

“你……你自己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活下去……一定要……一定要……给顾陆两家,还有我……和……我们的孩子……报仇,好吗?”因为虚弱,所以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断续:

“答……答应我。”

她提这个要求是:希望他能好好活着,至于她说的报仇,她当然不想他一辈子活在仇恨里,只是,要给他活下去的希望,她必须要这么说,有希望总比没希望的好,与其让他的余生浑浑噩噩,倒不如在仇恨中度过。

这是她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其实,她也希望,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不要一辈子活在仇恨里。

她归天之后,一定要去求月老派个女人来爱他,陪他,与他共度余生,不会让他孤零零的过一辈子,更不会让他被仇恨所吞噬!

“好……我答应你。”她的要求,他只能答应,不然就算她死了,她也会不安的。

可是……没有了她,他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报仇?呵,是啊,陈伟他们都还没死呢!如果这是她所希望,那他就一定会做到。

“那就这么说定了……如果你做不到……就……就别来找我……和我们的……孩子……”

“好,我答应你。”陆睿渊点头又摇头。

这下,顾倾月觉得,她可以安心离开了。

因为他给她的承诺,他一定会做到的。

“睿渊哥哥,对不起……若有来生,我……我一定会跟你一起好好过日子,还有我们的孩子。不吵,不闹。”

“我……”顾倾月越来越虚弱,眼皮有一下没一下闭上又睁开。

她真的很舍不得,舍不得眼前这个男人,舍不得这个爱她入骨,她也爱着的男人。

“我……我爱你。”用尽所有的力气说完最后三个字,就缓缓闭上了眼睛,眼泪流了出来,随着她闭上双眼,摸着男人脸庞的手也瞬间垂了下去。

“啊!”在彻底闭上双眼的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了那个男人充满悲痛的吼声。

睿渊哥哥,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吧?

对不起,若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跟你在一起,好好爱你。

【完】

原创文章,作者:宁静心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1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