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白月光:陆少,你也重生了》小说章节目录林冉,顾倾月全文免费试读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巨大的庭院外的大门口停下,并没有驶进去。

“到了,总裁。”

司机的声音让陆睿渊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左手放在旁边的扶把上,按了降下车窗的按钮,车窗缓缓降下,他看着车窗外的一处庭院外大门紧闭着,然后里面有一座巨大的欧式风格的独栋式别墅。

收回目光,然后看了一眼还在自己怀中假寐的顾倾月,轻声地提醒了她一声。

顾倾月缓缓睁开双眼,从他的怀里起身,看了一眼这个她从5岁开始就在这里生活的地方,她前世嫁给陆睿渊的时候起就没回来过。

随后,她又闭上了双眼,轻抖着身子。

她前世嫁给陆睿渊之前,一门子的心思想逃婚,结果被顾家给破坏了,再加上林冉和陈伟的挑唆,顺而让她恨上了顾家。

跟陆睿渊结婚之后,她干脆就不跟顾家联系了。

当时陆睿渊还经常叫她回顾家看看,她当时对陆睿渊的恨意可谓是滔天大恨,以为他在做作。

直到临死前,都没能回来看一次。

想到前世林冉说的话,她能幻想顾氏被她的“好父亲”林擎天收购的时候,教她做人的外公是怎样活活被气死的?疼她的两位舅舅是如何在得知这件事后病死的?抚养她长大的外婆是如何疯的?把她当亲生女儿的两位舅妈得知的自己丈夫病死之后,受不了打击,抛下儿子与那两个待产的儿媳自杀离开人世的?还有把她当亲生妹妹对待的四位表哥如何在牢里度过一生的?还有她那待产的两个表嫂是如何因为受不了丈夫坐牢的打击,连带着腹中已成形的孩儿难产而亡的?还有她那满8周岁的小侄子是如何被林冉毒死的?

前世的林冉说的没错,她顾倾月,确实是害顾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她有什么资格再回到这里?

不,她不配回来!

陆睿渊发觉她的不对劲,知她莫若他,把文件放在旁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开口道:

“我陪你进去。”

“好。”顾倾月没有拒绝,深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和陆睿渊那边同时开车门,陆睿渊开的是左边车门,而她开的是右边的车门,下了车,顺手关上车门,绕过车尾走到陆睿渊的旁边,站在庭院的大门前。

司机帮她把行李箱从车尾箱里拿出来,放在地上,然后再走到陆睿渊的身边,把行李箱递过去。

“走吧。”陆睿渊右手拉过行李箱,然后伸出左手,张开手掌,示意顾倾月的手放在的手掌心上。

顾倾月会意,把右手放在他的手掌心上:“嗯。”

原本紧闭庭院刷脸的大门缓缓打开,传来机械的声音:“欢迎四小姐回家。欢迎陆先生到来。”

顾倾月与陆睿渊一起并肩牵着手走进庭院的大门,进了庭院的大门后,脚下是沿着别墅门口台阶两边长方形的石板路石,庭院的空中飘来一股淡淡清香。

抬头望去,首先入眼的就是在别墅和庭院中间的超大喷泉,巨大的水柱喷射出来又落下,反复循环着,仿佛永不停歇。

他们踏上石板路石,在石板的第三块就开始分成两边,他们二人并没有分开走,而是一起往右边的石板路石走着。

绕过喷泉后面,再次映入眼帘的是个巨大的欧式风格的独栋式别墅,别墅里面紧闭的大门,打开大门。

他们进了别墅里面的大门,首先看到的是长长的走廊,大门的对面是一道通往二楼的双跑平行式楼梯,走廊左边是偌大的客厅。

在踏进别墅的走廊时候,不知是因为陆睿渊走得快,还是因为顾倾月走的慢,原本是并肩走着的俩人慢慢的,变成她走在后面,陆睿渊前面拉着她。

走廊也不是很长,明明只有几十步之遥,但,这几十步对于顾倾月来说,却是离一个世纪那么长。

雪白的天花板下,有个玻璃的水晶体吊顶大灯挂在欧式茶几上的中间,白天看不出来,但到了晚上,只要有人在,它就会自动亮灯,泛着璀璨的光芒,茶几后面的欧式长款沙发后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十分昂贵的字画,写着“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

欧式的长款沙发上坐着白色的白发苍苍老人,他旁边那个白发苍苍的顾老夫人不停的向门外望去,笑容满满,两个中年男人与他们的妻子张梅庄萍各坐各在一处,还有两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如大家闺秀般的女人,他们中间还坐着一个男孩在玩着玩具汽车。

“月儿,欢迎回家。”说这话的是温柔,稳重的男声。

只见男人站起来,朝着顾倾月走去,一头黑色的复古背头,挺拔的身躯,身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衫。

刚好今天周六,不用上班,在家中就穿着休闲式的衣服。

顾卿耀,32岁,在顾倾月这一代排行老大,顾家长房的长子,顾家的继承者,顾氏集团的总裁。

前世,他和自己弟弟们是在五年后因为被冤枉成“滥用职权发放贷款”而送进监狱,那一年他刚好37岁。

“Hello,月儿,欢迎回来。”另一道温柔的男声响起。

另一个英俊的男人也跟着站起来,朝着顾倾月走来,一头棕色的复古背头,身着浅灰色的衬衫,一副吊儿郎当,好不正经的模样。

顾卿凡,30岁,在顾倾月这一代排行老二,顾家二房的长子,顾氏集团的副总裁。

顾卿耀的性子稳重,而顾卿凡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在处理公司的事,还是跟顾卿耀一样稳重,还是他们兄弟二人强强联手将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些年,公司在他们的管理之下,顾氏在华国和全球的经济位置也越来越高,顾氏在华国经济市场中的排名可以说是位居第二,在全球经济市场的排名位居第三。

前世的顾卿凡,因自己的堂哥是在五年后因为被冤枉成“滥用职权发放贷款”事件去找林擎天质问,而后却遭到了林擎天的举报,从而也被送进监狱,那一年他刚好35岁。

顾倾月想到小时候,自己还是四五岁的时候,来到顾家的时候,有点轻微的自闭,还是她的四个哥哥,陪着她玩。

顾倾月想到前世他们的下场,不禁愧疚了起来。

“大哥。二哥。”然后上前一步抱住他们,失声痛哭了起来。

“小月月,你回来了。”男孩一看到顾倾月就从沙发上跳下来,迈着小腿,到顾倾月面前笑眯眯的打招呼,稚嫩的声音响起,听起来软萌软萌的,肉呼呼的小脸十分俊俏,眉眼之间有一股和顾卿耀一样的英气。

顾凯乐,小名乐乐,3岁,顾卿耀的儿子。

前世的5年后,年仅8岁的顾凯乐,被林冉下毒而死。

看着站在自己膝盖下顾凯乐的小脸,顾倾月心中一顿愧疚,想起了前世时8岁的顾凯乐被林冉逼着灌下毒药的。

还有她的孩子……

想起了前世那个还在自己腹中未成型就流掉的那个胎儿,她的心很痛,狠狠闭上双眼。

她想,如果她的孩子还在的话,应该也像乐乐这么可爱吧?

陆睿渊也一直盯着顾凯乐看,想到那事,心里也很痛。

那是他和月儿的第一个孩子……连是男孩女孩都不知道呢……

随后他转头,看向顾倾月,只见她闭着双眼,她应该也很痛苦吧?他握着她的手不由自主紧了紧。

“乐乐,不得无礼,叫姑姑。”坐在顾凯乐旁边的女人开口冷冷的训斥了一声顾凯乐,温柔的声音如春风一般。

郑静欣,32岁,顾凯乐的母亲,顾卿耀的妻子。

在前世的五年后,年仅37岁的她在怀第二胎的时候,难产而死,丈夫和三个小叔子在狱中坐牢,顾家被易主,仆人离开,祖父公婆去世,祖母疯癫,小姑子又嫁了人,二弟妹又不在家里,8岁的顾凯乐上学去了,无一人可帮。

根据前世的林冉所说,她当时大着肚子待在家中,几乎是快临产了,可是偏偏却在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滑倒。

她不是没有娘家,当时滑倒在地的她,想跟娘家求救,可连手机没随身带携,她当时没有一人可帮。

后来,也是大着肚子的二弟妹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就赶紧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把她送进医院,但是已经迟了,她已经奄奄一息,抢救不过来了,连带着腹中已经成型的胎儿一起离开人世。

“没关系的,大嫂,乐乐想叫什么就叫。我不会介意的。”顾倾月蹲了下去,伸手摸了摸顾凯乐的小脸。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白发苍苍的男人从妻子的搀扶下起身,拄着手中的手杖,一步一步不利索的走到顾倾月面前,抬手拍了拍顾倾月的肩。

顾老爷子,86岁,顾家的当家人,顾倾月的外祖父。

前世的五年后,顾氏集团和顾家被易主,从而被林擎天气死,享年91岁。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顾倾月闭上双眼,狠狠跪在地上。

顾倾月看着他们每一个人,眼眶红了,这可都是真正疼她爱她护她的家人啊。

自从她妈妈顾雅死后,顾家就跟林家争夺她的抚养权,将她抚养在身边。

因为她在林家过的是什么生活,顾家的人都知道。

“扑通”一声,极其重,整个客厅都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被她这一跪,给呆住了。

“月儿!”陆睿渊一直注意着顾倾月的动作,惊呼一声,当她双腿弯曲,他眸孔一缩,快速走到她身边,可还是慢了一步。

重重的一声,深深烙在陆睿渊的心,狠狠发疼,他心疼他的女孩。

随着陆睿渊的惊呼声,顾老爷子他们才回过神来,纷纷让她起来。

“快起来,月儿……”陆睿渊一只手托着顾倾月,想让她起来,却被顾倾月制止了,她已经泣不成声。

“有什么事起来再说,跪着成何体统?”顾老爷子见她不起来,当即就拿出当家人的威严来。

唉,这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顾倾月一直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对不起,外公,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上辈子听信他人的挑唆,你也不会被活活气死,顾家也不会沦落成家破人亡的地步,更不会易主。

“我错了,月儿错了,我不该听信林冉的话,也不该听信陈伟的甜言蜜语……”

“你这孩子,诶……来,快起来。”顾老夫人和张梅扶着她起来。

而她旁边的陆睿渊一言不发看着眼前的女孩,直接用横抱将她抱起,坐在单座式的沙发上,他们的四周围着一群人,那些人都面露关心和担心,单膝下跪,掀开她的裙?,入眼的是刺目的一大块淤青,赶紧让顾老夫人吩咐佣人拿药油来。

“奶奶,我去拿吧。”郑欣静开口说话,柔柔的如清风一般的声音,然后不等顾老夫人说话,转身就去拿药油了,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大家风范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郑静欣将药油拿来了,直接递给顾老夫人,然后顾老夫人将药油递给陆睿渊。

陆睿渊接过,将药油瓶盖打开,将里面的药油倒在手掌心,替她揉着膝盖,动作温柔,抬头看着她,心疼问道:

“疼吗?”

“不疼。”顾倾月摇了摇头,随后低头看着他温柔的动作,半点都不觉得疼,真的不疼,睿渊哥哥的手好温暖,真的好温暖……

就算疼,前世比这更疼的都熬过来了。

想到前世所发生的一切,她握紧双手,缓缓闭上双眼。

见她闭上双眼,在场的人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除了陆睿渊。

陆睿渊抬头,双眸深情似水的望着她,月儿,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今生今世,永生永世。

不管什么时候,你的睿渊哥哥都会甘愿做你身边的那个透明人,一直守护你。

>>>点此阅读《重生白月光:陆少,你也重生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宁静心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1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