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祖宗是大佬》小说章节目录穆青,祁西全文免费试读

回到穆家后,穆青就回房间了,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她处理。

荒神总部。

云昭正在开会,突然自己的电脑屏幕跳出来一堆乱码,他险些跳起来当众出丑,想到了某位大佬与众不同的见面方式才控制住。

“行了,你们下去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屏幕另一方已经完全变成了穆青的脸。

“大佬,求求你不要再用这么刺激的方式了好吗?我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云昭对穆青每次见面的方式都心惊胆战,无时无刻她都能随意从任何一个电子屏幕里跳出来,简直是挑战他的承受力。

要知道,他可是在荒神总部,这里任何一件文件泄露,防火墙被攻破,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动荡,他实在是承受不起!

“听说,有人在调查我。”

穆青没有理会云昭的抱怨,荒神的防火墙是她亲手做的,她知道承受的最高点,云昭的担心就是杞人忧天。

听到穆青的问题,云昭也冷静下来了,看着穆青,“对方出手了三次,一次比一次价高,显然是下定决心要找到你了。”

“我已经从顾烟那里知道是谁了,如果他们再出手,你就接下来。”穆青嘴里叼着棒棒糖,很是不羁。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云昭知道穆青的实力,况且她身边还有沈青朔那个疯子,他并不担心穆青会出什么意外,但是对于穆青的决定还是有些不解。

“最近缺钱。”穆青随口回了一句之后,就关掉了通话,只剩下云昭还在反应。

缺钱?

云昭恍然大悟,大佬就是大佬,连趁火打劫的方式都与众不同。

晚上,穆家餐桌上的气氛有几分怪异。

美味的饭菜没有几个人在吃,全部就只是扒拉着碗里的白米饭,然后偷偷观察着穆青的表情。

姚词心里很是没底,整整一个下午姚宏朗都没有来电话,感觉像是害怕伤欢欢的心,所以拖着,但是看穆青的状态却没有半点考砸的迹象。姚词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一个电话打来,现在的平静表象破碎。

最终还是穆乐忍不住了,先开口,打破沉默。

“姐姐,今天你的测试怎么样?”

穆青正在和糖醋鱼战斗,专注挑鱼刺,很是随意地回了一句,“还好。”

“那测试题难吗?”穆乐又继续追问。

说完之后就后悔了,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多嘴。

剩下的人都瞪了他一眼,真是不会办事,欢欢都说了还好,知道感受了还继续问,要是没考好欢欢尴尬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穆青停下来动作,所有人以为是测试题太难了,穆青不好意思说。纷纷开始打圆场。

“欢欢,你别听你弟弟瞎问,帝都高中的题我们都知道挺难的,考不好也没事。是不是盛世?”姚词向穆青碗里夹了一块糖醋鱼,然后向穆盛世使眼色。

“对对,你弟弟他就是随便问问,千万别往心里去。”穆盛世给穆青乘凉一碗汤给过去,还是她喜欢的甜汤,里面放了上好的药材可以补气血。

“欢欢别怕,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次没考好而已,别伤心。”穆修也安慰。

“不是,我……。”穆青想解释,还没说完,姚词就接到了姚宏朗的电话,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爸,欢欢的结果怎么样?”所有人除了穆青都放轻呼吸,生怕听错一点。

“就算没考好也没事,您直说,我们会安慰欢欢……”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接下来的满分直接砸昏了头!

“阿词,欢欢考的很好,这次的测试她得了满分!”电话另一边的姚宏朗显然很高兴,声音直接从手机里窜出来了。

满分?

满分!

满分!!!

“我们决定……”

电话里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已经没有人再用心思听了,一个满分直接将他们的理智燃尽。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穆青,目光里是满满的骄傲,帝都高中的测试从来没有人得到二百五十分以上,更不用说是变态的满分。

这简直是帝都高中办校以来的独一份,而这个荣誉是属于欢欢/妹妹/姐姐的,穆家人都欢呼起来了。本以为今天的测试是个坎儿,结果是个惊喜,让人喜出望外!

整个穆家唯有穆青是最淡定的,默默吃着鱼,这只是基本操作,不值得炫耀。

“赵姐,将我珍藏的好酒拿来!”

餐桌上每个人都被倒上了酒,连穆青都不例外。

穆盛世举起酒杯,脸上满是骄傲自豪,“今天欢欢测试得了满分,不仅进了国际A班,还创下了帝都高中的第一个奇迹,完美开始新生活,让我们举杯祝贺欢欢,干杯!”

“干杯!”

这场欢庆让所有人都真正从十八年的噩梦中走出来,每个人都格外兴奋!

等所有人都冷静下来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客厅里飘散着酒味儿,穆青小脸红红的被穆修放抱到了房间里,“晚安,欢欢。”清冷的月光下,穆修的英汉形象有了几分柔软。

暗夜酒吧。

祁白进来时,包厢里就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全是他的发小。

“七哥,你来晚了,可是要自罚三杯啊!”说话的人一头奶奶灰格外引人注目,加上本身就比较显小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像个未成年。

祁白在祁家排行第七,人称七少,与“祁少”同音,只有祁白当得起这个称号。毕竟人家在十三岁时一个小小的举动造成了全球经济动荡,可见实力之恐怖。

“谢瑾,你成年了吗?就喝酒?”调侃之意不言而喻,带着金斯边框眼镜的慕容行走过来。

“滚!滚!滚!老子成没成年你不知道!怎么哪都有你这个斯文败类!”谢瑾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行了,你俩一见面就掐,也不嫌烦。”樊和玉将两人按在沙发上,和祁白打招呼。

“阿白,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吧?”樊和玉名如其人,待人接物温润如玉,这要是在古代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嗯。”

祁白的话一向很少,这要是旁人估计不会得到一个字,好歹是多年的好友,几人还是有些地位的,但也就是一个字的差别。

四人坐在沙发上,真是各有千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方的大佬在开会呢!

不过这四人也确实是在开会,谈论的还是大问题。

“都已经几年了,连那群人的影子都没发现,真是晦气!”谢瑾沮丧地靠在沙发背上,头耷拉着。

“要知道当年,所有被卷进来的家族都插手了还没有发现,现在才到哪里,等着吧。不过这笔帐总会和他们算清楚的!”慕容行微眯的眼,眼底的暗涌深不可测。

几人都不是同一个国家的人,聚在一起是因为十八年前一桩骇人听闻的绑架案。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都想赚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0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