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反派小咸鱼》小说章节目录王翠莲,夏老太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成年代反派小咸鱼

小说:年代

作者:公子九爷

简介:【萌宝、团宠、爽文】夏瑜是千年树懒,一朝穿越成了反派家早夭的小闺女。别人家的孩子一哭二闹三打滚,他们家这个只会咸鱼躺。反派一家操碎了心,挖空心思让自家小咸鱼动起来。反派二哥:小妹,不能继续咸鱼躺了,你这身材都能滚了!小瑜瑜撇嘴不开心了:不懂审美,圆嘟嘟多可爱啊!反派三哥:身体可以懒,脑子不能懒,会生锈的,来跟三哥认字!小瑜瑜:嗷~她的记忆只有七秒~认什么字!还是继续咸鱼躺吧!

角色:王翠莲,夏老太

《穿成年代反派小咸鱼》小说章节目录王翠莲,夏老太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年代反派小咸鱼》第1章 咸鱼降生免费阅读

“啊——啊——使不出力了!”床上的王翠莲脸色煞白,气息微弱。

夏老太蹲下身握着儿媳妇的手给她加油打气:“老二媳妇,我相信你行的!”

“翠莲,集中精神,跟着我做……”痛了好几个小时,肚子里的孩子迟迟不肯出来,产婆一脸紧张地引导她:“你不是一直盼闺女吗?这胎肯定是闺女。”

想到软萌萌的闺女,王翠莲咬紧牙想拼一把。

“生了!生了!哎呦,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孙女!我孙女真好看!! ”

伴随着夏老太喜悦的声音,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突然停下来,耀眼的彩虹悬挂在高空,洒下无数亮斑。

产婆扒开襁褓对着小小的屁股拍下去。

宝宝象征性地哭了一声,像猫儿似的,软软的,没一点杀伤力。

产婆把孩子交给夏老太:“不足月的孩子难带,一定要注意营养,养精细一点。大人也要吃好点,不然没奶。”

夏家闺女虽然没足月,但跟其他刚出生皱巴巴的婴儿完全不一样,她皮肤白白嫩嫩的,就是小了点,还没手掌大,看着让人心疼。

夏老太疼爱地看着怀里的孙女:“要是足月多好啊!你妈摔跤,你也跟着受罪。”

一直在外面徘徊的夏云飞见媳妇生了,下意识往屋里冲,却被夏老太拦下:“老二,你进来干啥?还没收拾干净,快出去!”

夏云飞搓了搓手,激动问道:“娘,翠莲跟孩子还好吧?”

老二媳妇不小心摔了一跤导致早产,生娃的过程中,夏老太怕出意外,精神一直紧绷着,直到母女平安才松一口气,她笑着回答:“好着呢!我们家终于有女娃啦!!!”

夏云飞一听,心情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哈哈哈……老天开眼,老子也有闺女了!”

“哈哈哈……终于不再是讨债的臭小子了!”

在姨婆家做客的三兄弟齐齐打了个喷嚏:“……”

夏老头听到此话,旱烟也不抽了,他猛地站起身。

“老三,你去供销社买四斤糖果回来发给村里的孩子,让大家也沾沾喜气。”

“老大,你去请村长跟辈分较大的叔父过来,我们今天把家分一下。”

刚迈出一只脚的老三浑身一震:“爹,好好的,分什么家?”

太突然了,一点征兆也没有!

老大也是一头雾水:“爹,不是说父母在不分家吗?”

夏老头兴奋地搓着手,说的那个理直气壮:“这能一样吗?乖孙女身体弱,不能在大家庭长大,需要安静的环境,我跟你们娘还有二房一起去村尾的老宅住。”

老大整个人都不好了,就算分家,老两口也是跟大房一起住的,现在老两口越过大房,直接跟二房住,这算什么事啊:“爹,分家可以,但你们得跟我们住。”

夏老爹一脸嫌弃地看着老大:“跟一群大老爷们住,有啥意思!你们一个个臭烘烘的,有老子乖孙女软乎么?”

夏老大,夏家所有儿郎们齐齐傻眼:说好的孙子是宝,孙女是草呢!为啥他们家,是反过来的?

夏老爹瞥了眼夏老大,傲娇说道:“想让我住大房,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要生个女娃!”

这话是真诛心啊!夏老大也一直盼女娃来着,但生的都是男娃,他也很绝望好不好!

夏家六代没出过女娃,所以特别稀罕。

夏老爹见老大老三像傻子一样站着不动,拿烟杆赶人:“还磨蹭什么,快去,快去……分了家,还是一家人,老头子我有补贴,也不需要你们的养老钱,你们过好自己的小家就成了!”

里面收拾干净,产婆打开门,出声打招呼。

一听可以进去了,夏云飞瞬间丢开围在他身边的小辈,健步如飞冲进屋。

夏老爹紧随跟上。

屋里炕上,老二媳妇王翠莲躺在被窝里,面色瞧着没有一点血色,头发也湿透了。

她枕头旁边的女娃娃粉雕玉琢,小嘴巴微微蠕动着,可爱得紧。

夏云飞进屋,先看了下自家媳妇,确定她无恙,又看向襁褓里的女婴,搓了搓手想抱抱:“这就是我闺女啊!长得像我,真俊!”

“你没轻没重的,别抱我家乖宝!”夏老太止住他,不许他抱,随后又扫了下他的脸,语气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像你这个黑雷公,有啥好的!”

夏老爹把夏云飞挤开,瞧着襁褓里的女娃,露出傻笑。

他家孙女真好看!

小脸蛋儿白净光滑,浑身透着一股灵气,长长的睫毛如蝶羽一般轻轻煽动着。

哎呦,这么好看的女娃娃是他们家的!

……

七二年是工分制,吃的也是大锅饭,不需要分土地,只要把家里的东西分分就行了。

老大媳妇周兰眼馋老两口手里的钱,不同意他们跟二房住。

老太太直接怼回去:“生不出女娃,还想要我们跟大房住,长得不美,想得倒是挺美的!”

老大媳妇周兰气得脸差点变形:“……”

她结婚十五年,前后生了四个儿子,原以为底气足了,可以掌管夏家的经济大权,谁能想到,夏家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一点也不稀罕男娃,反而稀罕女娃!

纵使周兰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家里的男人听二老的,她只能坐在旁边生闷气。

老三两口子知道二老心意已决,只能听从安排。

老太太有四个儿子。

老四为了纺织厂的名额,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其他三个都是农民。

老两口觉得丢脸,跟老四断了关系。

所以这次分家,老四是不参与的。

一分为四,村长及几位叔父每人留一张分家协议。

打发村长几人走后,老太太生龙活虎地拉着老大老三去发糖。

一盏茶的功夫,村民们都知道老二媳妇生了个金疙瘩。

有人开心,自然也有人酸。

“生个赔钱货,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我记得老二媳妇没足月吧?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养活?”

“精细着养,应该差不多。”

“哈!!!这年头连吃饱都成问题,还精细着养?谁有这资本?”

……

“翠莲,翠莲……娘跟你小弟来了……”声音刚落,一个穿着补丁衣的老妇跟年轻小伙子冲到二房,眼睛贼溜溜的转,一看就不怀好意:“听说你们分家了,还分到不少钱?”

王翠莲坐起身,看着空空荡荡的两人,心底升起一股悲哀,她生孩子,半条命都没了,她娘一句关心话都没有,反而惦记她手里的钱。

“钱在我婆婆手里。”

“什么?”老妇人的脸倏地沉下来,手指用力戳王翠莲的头:“老娘咋生了你这么个傻东西!都分家了,还让你婆婆……”

“叮呤咚隆……”话才说一半,就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娘,你傻不傻的,姐说什么,你信什么!都分家了,哪个傻子会把钱交给婆婆保管!”

看到屋子杂乱不堪,王翠莲立马下床,刚生完孩子身体很虚,走路发飘特别吃力:“小弟,你在干啥?住手,住手……”

年轻男子推开碍事的王翠莲:“滚开——”

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眼睛泛红大声吼着:“滚,滚,这里是夏家,你们这两个强盗……”

“我是你娘,来女儿家做客,谁敢说三道四?”老妇人一耳光扇在王翠莲脸上,她耳朵嗡嗡响,听不到任何声音。

老二几人从老宅回来,听到哭声立马冲进屋。

屋里一片狼藉,王翠莲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老妇人跟他儿子在翻东西。

老二眼底戾气乍现,单手攥紧拳头,一只手拧起年轻男子的衣领,拳头像铁锤一样,狠狠砸在他身上:“敢欺负老子媳妇,看老子打不死你!”

“啊啊啊……姐夫,是我,我是你小舅子!”年轻男子痛得龇牙咧嘴。

老二冷哼:“我才没有这种强盗小舅子。”

夏老太冷飕飕地扫了下老妇人,扶起王翠莲:“你才生了乖宝,身体虚着呢,坐地上容易着凉,快回床上躺着。”

王翠莲心里很不得劲,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家人!

“啊啊啊——”凄惨尖锐的声音直冲天际,年轻男子被老二揍得鼻青脸肿,嘴角挂着血。

人家都欺上门来了,夏老太也不是好惹的,她咄咄逼问:“你来夏家干啥?去年差点害死老二媳妇还不够吗?死老太婆,你不稀罕老二媳妇,我们稀罕!”

老妇人生怕自家儿子被老二打残,冲过去挡在儿子面前,红着眼眶嘶吼:“老二,住手!”。

夏老二对王翠莲一见钟情,即使知道她娘家有一群吸血鬼亲戚,还是义无反顾把她娶回家。

离开火炕的王翠莲很少回娘家,就算回去,也只是带点粮食回去,不给娘家拿一分钱。

王翠莲她娘嫌夏家小气,去年以得重病为由,把王翠莲招回去,下药把她卖给一个鳏夫。

关键时刻,老二赶到把人救走。

自那以后,哪怕娘家办喜事,王翠莲也不回去。

时隔一年,没想到她娘今天会突然出现在夏家。

老二只要一想到去年的事,拳头根本停不下来,妇人疯了似的捶打老二,夏老三立马拉住她:“你家小子欠收拾,做娘的舍不得打儿子,让姐夫来也一样!”

“让开——”老妇人气得面容扭曲,想打夏老三,却被他躲开了。

这时,夏老二说话了:“娘,家里遭贼,报公1安比较好。”

这个年代,最怕的就是公1安,老妇人一听,哪还敢撒泼,扶起儿子连滚带爬跑了。

夏老二看着两道逃命似的背影冷哼一声:“……”

这时,炕上的婴儿吹了个鼻涕泡泡,然后哇哇大哭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公子九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