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四岁半崽崽又奶又凶》小说章节目录王平远,欢欢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软萌四岁半崽崽又奶又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花和尚

简介:才搬来清阳村三个月,乐正家的那个四岁半的小团子已经烧了村里的三个草垛子,吓跑了四条狗,打哭了五个野小子。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们都不淡定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无法无天了,我看就需要打一顿。乐正凯:谁敢打我妹妹,看我揍死他。乐正东旭:谁敢打我闺女,这书塾我不办了,谁家的娃要认字那就自己教好了。隔壁王爷爷:谁敢打我宝贝干孙女?以后谁要打猎就自己进山好了,别叫上我,不过你们小心别喂饱了山里的豺狼野豹

角色:王平远,欢欢

《软萌四岁半崽崽又奶又凶》小说章节目录王平远,欢欢全文免费试读

《软萌四岁半崽崽又奶又凶》第1章 被烧的三个草垛子免费阅读

“着火了……”

“快救火啊……”

“快来人呐……”

“哪个天杀的放火烧我的草垛子的……”

炎热的夏日,正午时分,一向平静的青阳村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在各个大树下纳凉的村民们,听着村头这呼天抢地的声音,一点不慌,而是有条不紊地回家拿工具救火了。

谁让他们最近救的火有点多呢,都积累出救火经验来了。

很快,救火的人就从各家各户挑着水出来,浩浩荡荡地往冒烟的方向冲去了。

一个粉妆玉琢的四岁小姑娘,穿着粉色的小襦裙,跟在人家后面歪歪扭扭地跑着,头上的两个冲天辫左晃晃右晃晃。

小姑娘许是跑了一段路,出了汗,几根呆毛都贴到脑门上了。

“王爷爷,等等欢欢,”

挑着水的王平远,乍一听到这个小奶音,就赶紧停了下来,放下水桶,正打算回头一看,就发现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个小团子。

只见乐正欢这个粉嫩可爱的小团子正抱着他的腿,仰着小脑袋咧着小嘴巴,呵呵地冲着他傻笑个不停。

“王爷爷,欢欢累了,要抱抱。”

要是论撒娇,乐正欢表示,在这清阳村,自己要是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高大威猛的王平远,现在已是花甲之年,胡子花白,也算是个见过世面、曾经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都不慌不忙的人,却对腿上的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干孙女都撒娇了,别说是烧草垛子而已,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等着。

王平远瞬间就把救火的这件“小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一把捞起挂在腿上的小团子。

“欢欢,听说你爹罚你面壁呢?怎么出来了?”

王平远一边说,一边用袖子擦了擦小团子脑门上的汗,还手痒痒地摸了摸小团子头上的冲天辫。

乐正欢亮着两只圆滚滚的大眼睛,也“顺手”摸了一把王平远花白的长胡子。

然后左看看右看看,捂着小嘴巴贼兮兮地笑了起来,凑到王平远的耳朵边上,奶声奶气地说:

“王爷爷,爹爹他们不在家了,哥哥挑水去救火,爹爹也跟着跑了。”

敢情是监督你的人都不在家了,所以你这小滑头也跑了。

王平远看着小团子滴溜溜地转个不停的大眼睛,忍不住在她娇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可再仔细一想,他又觉得不对劲,琢磨了一下,开口问道:

“欢欢,你爹爹不会是空着手去看热闹吧?”

小团子的笑容更大了,拍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脆生生地说:

“是的呀,是的呀,王爷爷,我们也快跑吧,欢欢也要去火,欢欢最喜欢看火了。”

“呵呵,欢欢,小姑娘玩火,晚上睡觉可是要尿床的哦……”

王平远脸上笑呵呵地应对着怀里的小团子,心里却在暗暗磨牙:

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是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连一桶水都挑不起来,救火都指望不上你。

乐正东旭这混账东西也是三十好几的人,闺女都这么大了,还整天想着看热闹,真是不靠谱,可怜我们家欢欢摊上这么一个爹,真是造孽啊……

刚刚三十岁的乐正东旭:“……”

等王平远抱着小团子来到着火的草垛子这边的时候,火早就灭了,由于救火及时,草垛子倒是没有被烧多少。

就是在草垛子周围围观的人有点多,围了一圈又一圈,有的人是热心来救火的,有的人纯粹是来看热闹的,而有些人是两者皆有。

草垛子的主人,也就是三大娘,因为刚刚着急扑火,此时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正捶胸顿足地骂骂咧咧着。

“哪个天杀的放火烧我的草垛子,还让不让人活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看我不撕了他,敢欺负到老娘头上来。”

王平远感觉自己怀里的小团子抖了抖身子,正纳闷,就又听到气狠了的三大娘冲天怒吼:

“哪个王八羔子烧我的草垛子,自己站出来……”

然后,王平远感觉自己怀里的小团子又抖了抖。

王平远看着刚才还兴奋地嚷嚷着要来看热闹的小团子,此时却蔫了吧唧地趴在自己肩膀上,心里总感觉不对劲。

正在怼天怼地的三大娘,看到躲在木头桩子后面的几个臭小子,一个猛扑,就揪住了自家孙子的耳朵:

“臭小子,你们是不是一直在这里玩?说,是谁烧了我们家的草垛子,不会就是你们自己烧的吧?”

“疼疼疼,奶奶,你快放手,耳朵要掉了,不是我们烧的,我们是看到着火了,才跑过来的……”

长得虎头虎脑的虎子,双手护着耳朵嚷嚷起来。

旁边的几个孩子也纷纷点头附和,这三大娘披头散发的,连自己亲孙子都舍得下手,他们可不敢惹。

三大娘这才把虎子的耳朵放开了,又朝着人群怒吼:“我就不信这草垛子还会自己着火了,是哪个天杀的放的火……”

乐正欢又抖了抖自己的胖身子。

王平远:“……”这火,不会是我怀里的这个小魔王放的吧?

王平远狠狠地甩了甩头,想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去,然后他又想起来这小魔王刚才被她爹罚面壁呢,应该没时间作案才对。

想到这,王平远觉得乐正东旭这混账东西终于做对了一件事了,于是给了正在不远处看热闹的乐正东旭一个赞赏的目光。

乐正东旭接收到王平远的这个目光,心里有些忐忑。

毕竟王平远最看不上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人了,恰巧乐正东旭自己就是这种人。

平时王平远看他的目光,要么是面无表情,要么就是怒目而视,绝对跟赞赏扯不上干系。

乐正东旭也顾不上看热闹了,忐忑地一步一步挪到王平远面前,故作淡定地伸手对自己闺女说:

“欢欢,爹不是让你在家里面壁吗?你怎么出来了,来,爹抱抱,别累着王爷爷了。”

听到面壁,蔫了吧唧的小团子瘪了瘪小嘴巴,继续趴在王平远的肩膀上不动弹了,“不要爹爹,要王爷爷。”

王平远笑眯了眼睛,“好好好,王爷爷抱,不要你爹。”

说完,王平远还给了乐正东旭一个挑衅的目光。

乐正东旭被王平远的笑容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王叔,你的笑容,我都看了三个月了还是不习惯,要不是经过你闺女王桐云云姐的官方认证,我绝对要怀疑你是假冒伪劣的。

这三个月来,村里连续被烧了三个草垛子了,却连一个真凶都抓不到,别说是村里人,就是村长苏茂成也坐不住了。

很快,苏茂成就几乎把全村的男女老少,两百多的人口来了个大集合。

六年前王平远举家搬来清阳村,虽然村里人不太了解他们一家人之前是做什么的,但是就王平远的一身武艺,以及高超的打猎手艺,就足以让他成为村里德高望重的人。

这还不论他们家在村里建的那二进的青砖瓦房,这可是村里头一份。

别人家还住茅草屋呢!

村长苏茂成在说话之前,习惯性地先征求一下王平远的意见:“王叔,你看,这事该怎么查?”

王平远还没说话,他怀里的小团子就哼哼唧唧地要换姿势了。

原本小团子是趴在肩膀上的,又扑腾着手脚,然后趴在他的胸口上了,眼睛还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王平远轻轻地拍着小团子的后背,说道:“你是村长,你自己看着办吧。”

原创文章,作者:花和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9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