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娇娘:这片鱼塘被我承包了》小说章节目录林樾,何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冲喜娇娘:这片鱼塘被我承包了

小说:种田

作者:四月十一

简介:尤织穿书当日被系统坑害死了又重来,这都没什么,关键是她夫君还是个瞎子……小瞎子软乎乎的,人帅易推倒。为了得到他的好感度并成功活下去,尤织只能变着法儿做好吃的哄小瞎子。在系统的加持下,她养鱼、开饭馆……拥着帅气夫君走上了致富之路。

角色:林樾,何婉

《冲喜娇娘:这片鱼塘被我承包了》小说章节目录林樾,何婉全文免费试读

《冲喜娇娘:这片鱼塘被我承包了》第1章 我自救免费阅读

作为一名穿书者,尤织感受到了来自系统满满的恶意。

她穿来时,正遇上一个船夫要将原身抛尸河里,好在她反应快,才避免被淹死的可能,她不会水。

这是尤织第四次逃走被抓住,准确的来说,是原主要逃跑,而她好巧不巧穿进了第四次逃跑途中意外死掉了的原主的身体里。

“小奶包……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我,我快断气了……”

【说了好多次了,我是大包子啦,对不起啊,我也爱莫能助。】

尤织终于挪到窗台上,一张脸涨得通红,她把身子伸出窗外,想破口大骂,可是呜呜咽咽的声音只能被风无情地吹散。

凭什么人家一穿书就能大展拳脚,而她只能被绑手脚。

“有没有什么技能可以换的?”她不死心地又问。

系统奶里奶气地淡淡回道:【有的,只是你现在还没有获得林樾的好感,用以兑换的好感度一分也没有喔。】

“你们这空间太坑了,我第一次穿来的时候原主正好死了,紧接着我就代替她被绑了起来,林樾的面还未见着,三天期限就已过,我死了你们又让我重来,好吧,重来就重来,可为什么还是这样的情况啊!?”

气得她都快翻白眼了,说好了给她三天时间收集好感度,可系统就跟故意的一样,指不定是个心理变态,喜欢看别人受虐。

【系统出现误差,本包子也无能为力嘛。】还挺理直气壮。

求人不如求己,尤织闭上眼,心一横,头着地重重地摔出了窗外。

眼冒金星的时候,她看到一个人缓缓向她走来,这个人一袭青缎锦衫,十八九岁的模样,黑发用一根银镶白玉的簪子半挽住,气质宛如清冷河水中突长的玉竹。

他的眼睛很好看,即使空洞无神。

尤织顾不上自己的脑袋瓜里面回旋的嗡响,一骨碌坐了起来。

他就是林樾。

他果真如书中描述的那般俊逸非常,令人惊喜。

林樾蹙着眉,弯了点腰伸手往前探了探,有些着急道:“你在地上吗?你还好吗?”

这语气也太温柔了!原主是怎么下得去手欺负他的!

“我在这!!”可惜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上就蹭到了林樾的脚边。

林樾瑟缩了一下,随后蹲下身来去找她的存在,尤织赶紧把脸凑到他手边,他一把抽出她嘴里的布团。

尤织的下巴又酸又痛,她大口呼吸着庆幸终于活过来了。

“把我手上的绳子也解开吧,多谢。”她又背过身去,仍喘息不止。

这回儿却没有那么顺利了,林樾看不见,尽管再谨慎,第一下还是碰到了她的腰侧。

尤织的腰最是敏感,碰不得,旁人一碰她就会扭着腰身笑个不停。

现在就是如此,林樾手僵在半空,听着她止不住的笑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说林樾,能不能麻烦注意点……”她语气不带指责,倒有些羞怯。

以前被人当做软肋冷不防地戳过好几次,她也落下了阴影,恨不能装上一对猪腰子。

“我……我会小心……”林樾有点紧张起来,手欲动不动。

“啊,没事,要不叫那谁……叫桑桃来帮忙。”她记得原主的贴身丫鬟叫桑桃,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她,被罚去整理库房了。”林樾仍在试想着该如何下手。

“……”原主逃跑连累了人家小姑娘。

因为是被反绑着,尤织只能极力把手抬高一点,呈现一个背手拉伸的动作,“好了,这下你再试试吧。”

小心再小心,林樾最终解开了绳子,只是过程艰难,他自己急得满头大汗,尤织是强撑着酸痛的手臂不免也出了薄汗。

“多谢。”尤织手上自由后自己解开了脚上的束缚。

“既已没有阻碍,就快些走吧。”林樾说。

“我为何要走?”尤织倏然站起贴近他,他感受到了急忙退后一步。

“你不是一直想要走吗?我娘不听我劝,害了你。”

尤织记得当初林樾病重,访遍名医都没有好转,后来遇到了个江湖术士,他直言只有娶妻方能破解。

这娶妻也有讲究,必须和林樾一样都是命中缺木,还必须是生来受了苦难还能顽强生长的女子,只有命够硬才能给林樾带来福运,才能替林樾挡住灾煞。

跟着术士的指引,林家找到了原主那个烂赌鬼的爹,给了他一锭金子,他二话不说高高兴兴的就把原主给送到人家宅里。

不知怎么的,还真就那么神奇,喜事过后,还真让林樾“妻到病除”,身体康复得很快。

只是原主可不是什么善茬,这一切她都被蒙在鼓里,她一个健健康康、还有美好人生路要走的大好女子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瞎子兼病秧子?

原主逃跑一次不成,就开始变着法的欺负林樾,说的话要多恶毒有多恶毒。

林樾虽心善,但怎可能不往心里去,一纸和离书塞到原主手里还助她逃跑。

很可惜,林母铁了心的要把原主绑在林家。

“我又不想走了。”尤织望进他空洞的眸子里,倍感惋惜,又重申一遍,“我不走了。”

【恭喜您成功开启指令,现在只有开始收集林樾对您的好感度,才得以保命喔,您目前所拥有的好感度为0,三日内,若还不能得到1分好感度,您就会死去,重新来过。】

“……这些我早就清楚了!”现在不如一开始那样处于懵圈的状态了,她很有信心。

林樾对于她的反常感到很意外,突然明白道:“我去给你拿些盘缠,你在这等我。”他说着就要走,被尤织拉住了。

“不是钱的事儿,就是,我不想走了。”她该怎么说出留下的理由呢?

我突然发现我爱上你了?

不行,太浮夸了。

为了你林家的钱,我决定不走了,和你安安心心过日子?

好像也不行,太势利眼了。

林樾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淡然道:“你我之间本就没有夫妻之实,连拜堂都没有,我林家也没有宣扬娶的是何人,你且放心离去,无论如何这次我会让我娘放过你。”

“我说了不走,”尤织有些急了,“我现在就去找你娘。”

这回换林樾想拉住她,只可惜伸出手只将将触到一片袖尾。

尤织快步穿过庭院,来往的下人见了她就要上前将她擒住。

“等等!你们误会了!”尤织展了一个微笑,“我不是要跑,烦请各位带我见一见老夫人。”

阴沉的天终于破开来,豆大的雨珠滚滚落下。

此时,尤织和何婉就坐在偏厅里,看起来一派和气。

“不跑了?”何婉手上捻着一串黄花梨佛珠,四十几岁的年纪老态毕现,两鬓斑白,衣着素雅,头发只用一根打磨精细的祥云木簪子盘住。

她气度尚温婉,眼神又无端凌厉,看似云淡风轻的举止言语,可尤织只瞧了一眼就被震慑住了。

“不跑了。”尤织毫不避讳她的目光。

“说说理由吧。”突然不闹了,反倒叫人不安心,她凝视着尤织,生怕错过了一些蛛丝马迹。

“我都跑了四次了,还不是被你给抓回来了,这是人为的阻绊,也是天意如此,与其奔波流浪,不如留在林家当少夫人。”

何婉轻哂,“看来是想通了。”饮了一口茶。

其实最直白也不过如此,林家家大业大,受点委屈就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她一个自小清贫的小人物,早该想通透了。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四月十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