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小说章节目录李东方,陈子佩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

小说:都市

作者:风中的阳光

简介:上一世,相貌娇艳的陈子佩,被村民们称之为扫把星,李东方怕被她“克”,对她非打即骂,终于在七夕节晚上,逼得她投河自尽。此后数十年,李东方始终深陷愧疚中,不可自拔。2021年七夕节,李东方重生到了90年的七夕节——李东方:“陈子佩,我回来找你了。”陈子佩:“嗯。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角色:李东方,陈子佩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小说章节目录李东方,陈子佩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第1章 陈子佩是扫把星转世免费阅读

2021年,七夕节傍晚。

一声山羊的叫声,让跪在陈子佩坟前,深陷痛苦回忆中的李东方,轻颤了下,睁开了眼睛。

“天快黑了,我要回去了。陈子佩,我以后再来看你。”

李东方低声说着,抬头。

陈子佩的坟,没了!

不但陈子佩的坟没了,就连不远处的高楼大厦,也没了。

李东方只看到了满山坡的荒草,和远处的村落。

还有一个小孩,正在旁边不远处放羊。

“这是怎么回事!?”

李东方彻底傻眼,慌忙爬起来,四下里看:“难道我跪的时间太久,产生了幻觉?”

半个小时后。

在和放羊小弟交谈过后,李东方抬头看着天,心中狂喜:“我,竟然重生到了1990年的七夕节!”

1990年,李东方21岁,陈子佩24岁。

今天,是李东方到死都不敢忘记,不敢回忆的一天。

陈子佩会在今晚,被他逼得投河自杀。

不知是哪儿人的陈子佩,刚出生,父母就因意外去世,被一个小杂技团收养。

李东方九岁那年,陈子佩随团来李家村演出时,全团住在了村头的一个破庙内。

可他们住进去的当晚,破庙就塌了。

除了陈子佩之外,其他六七个人都死了。

村长了解过情况后,看她可怜,就问谁家能收养这个孩子。

村里的“仙姑”林翠花,却说陈子佩小小年纪,就腰细奶大满脸狐媚的样,就是个白虎扫把星转世,谁要是收养她,娶了她,早晚都会被她克死的。

但李东方的父母,都是村里的民办小学老师,却不信邪;不顾大家的劝说,收养了她,还给她起了“子佩”,这个不符合当代潮流的名字。

林翠花当时就满村的嚷嚷,说李东方的父母,收养陈子佩是因为看她是个美人胚子,想把她当童养媳来养大后,嫁给李东方;可他家根本压不住这个白虎扫把星,早晚会出大事的!

果然——

陈子佩来到李家一年后,李东方的父母在小学修缮危房时,房倒墙塌,双双遇难。

如此一来,陈子佩白虎扫把星的凶名,再次远播。

父母去世后,十三岁的陈子佩,和十岁的李东方,俩人相依为命。

李东方长大后,听信了村里的传言,开始痛恨陈子佩,动不动就打骂她。

陈子佩则逆来顺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管她从小行走江湖时,练就了一身的拳脚功夫。

这也让李东方养成了好吃懒做,酗酒的坏习惯。

可陈子佩那点薪水,哪儿够他挥霍的?

李东方不管——

只要能弄来钱给他买酒,陈子佩去卖,都行!

陈子佩彻底绝望了,终于在今晚,选择了一死解脱。

陈子佩的死,彻底打醒了李东方。

他把陈子佩安葬在这个荒坡上后,离开了家乡,通过多年努力打拼后,成为了富豪。

但这些年来,李东方始终生活在痛苦中,甚至都从没碰过女人!

每年七夕节,每当陈子佩的祭日,时,李东方就会来给她上坟。

每次在坟前,李东方都希望,他能重回1990年的那个七夕节,多好?

现在——

老天爷给了李东方赎罪的机会!

“重生,真好。”

李东方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村落,喃喃自语:“陈子佩,我回来了。站那,别动!”

天刚擦黑,李东方回到了家。

一个女孩子正背对着大门,蹲在厨房门口,择豆角。

即便她是蹲在地上,只能看到她的背影,而且穿着很破的碎花衬衣,依旧能看出她纤细的腰肢,桃形的臀,和她的削肩一起,形成了标准的葫芦形。

看到这个背影后,李东方真想扑上去,把她抱在怀里,嚎啕大哭一场。

陈子佩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的回头。

李东方看到了,那张魂牵梦绕的“顶级网红脸”,全身的热血,哗的上头。

表面上,他却冷冷的问:“今天,有没有给我去赚钱?”

“有。今晚九点,一个叫黑子的会来咱家。”

陈子佩眼神飘忽了下,回答。

黑子,是县里铁矿上的一个混混。

陈子佩低头继续择着豆角,语气平静的说:“因为我以前,从没有被男人碰过,他非得来咱家,所以他才给一百块的高价。今晚,你能出去吗?”

李东方没有说话。

陈子佩的声音,更低:“当然,你也可以在家。外面蚊子多,会咬你一身包的。但你最好是在厨房睡,我会帮你挂好蚊帐的。嗯,还有,你最好捂住耳朵。因为我可能会。”

李东方走向屋门口,问:“你可能会什么?”

陈子佩回答:“可能会哭,会叫。那样,就会影响你的睡眠。”

李东方快步走进了屋子里。

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他只想拿菜刀,砍死自己!

更想痛骂陈子佩:“你他嘛的傻啊?我都逼着你去卖了,你还为我着想!还怕我被蚊子咬,怕你的哭叫声,会影响我的睡眠!你该拿起刀,砍死我才对!”

他坐在破椅子上,泪眼模糊的打量着屋子里。

三间北屋,西边的是卧室,和客厅相连;东边,就是厨房。

李东方记得很清楚,他小时候家里还是有一些家具的,甚至十五年前就有了一台收音机。

可是现在——

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台收音机,也早就被李东方以三块钱卖掉,换成了酒。

“陈子佩,既然我已经回来了。那么,就绝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累!”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后,李东方连忙抬手,擦了擦脸。

陈子佩摸黑走了进来。

因为李家太“有钱”,电灯都用不起。

擦的一声——

陈子佩划了一枚火柴,点燃了煤油灯。

一灯如豆下,身高一米七三的陈子佩,那张“狐媚脸”看上去更模糊,却依旧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安详。

陈子佩像往常那样,把饭菜摆在李东方面前,又放上了一瓶啤酒。

她看着煤油灯,低声说:“今晚,先喝一瓶。姐姐保证,等明天之后,每天都能让你喝个够。”

李东方张嘴——

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柴门被人推开。

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两个黑影,做贼那样溜进了院子里。

陈子佩回头看去时,身躯剧颤了下,咬了下嘴唇:“黑子,来了。”

李东方明知故问:“怎么是两个人?”

“我答应黑子,如果两个人,最少得给三百。”

陈子佩低头,说:“算起来,还是很划算的。”

原创文章,作者:风中的阳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9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