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他总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长乐公主,谢玄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快穿:反派他总想撩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6w6

简介:甜宠,快穿,1V1,男主灵魂始终是同一个。身为跑龙套的她偶然接了个替身的工作,竟然惨死于意外。系统君告诉她,只要执行任务攒够积分还有机会重开,她欣然答应,没想到第一个任务就要她一统天下?踹开冷酷无情的帝王,手撕穿越来的开挂女配,她堂堂长乐公主岂容他人小觑?她本一心一意干事业,奈何反派总是悄悄撩动她的心,他告诉她:我是这世间的风,将吹散你无边的寂寞。无论你将来要去往何处,我都会翻山越岭,为你而来。

角色:长乐公主,谢玄

《快穿:反派他总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长乐公主,谢玄全文免费试读

《快穿:反派他总想撩我》第1章 你怎么没死免费阅读

“叮!正在为宿主匹配新任务……”

“匹配成功!”

“正在为宿主传送故事情节……”

“叮!传送完毕。”

“系统君预祝您圆满完成任务。”

云洲大陆三十二年冬,魏国国君薨,魏国调动三千精兵护送在赵国做质子的谢玄归国继位。谢玄骁勇善战,又野心勃勃,在他统治下,魏国版图不断扩大,国力日渐强盛。

赵王恐有后患,欲立新公主前往魏国和亲。长乐公主独孤月知晓此事后,不惜以绝食相威胁,终于求得父王同意如愿嫁往魏国。

谁知新婚当夜,堂堂长乐公主竟被自己的贴身侍女翠竹杀死,胸口插着的这把滴着血的金剪刀正是她行凶的凶器。奈何死人不会说话,明明白白的一桩谋杀案硬是被这该死的侍女歪曲成了自杀。

长乐公主嫁到魏国为的是结两国之好,新婚之夜悔婚自尽,于魏国而言是奇耻大辱。以此为借口,谢玄亲自领兵攻进赵国都城襄阳,一举灭了赵国。

长乐公主含冤而死,一缕芳魂徘徊在忘川湖畔,久久不肯入轮回。何以这次的任务便是要以长乐公主的身份,替她报仇雪恨。

比起长乐公主,何以其实还要更倒霉一点。她原先是个十八线小跑龙套,为了混口饭吃,不得不接起替身的工作。

三伏天里某知名女演员正躺在保姆车里吹着空调吃葡萄,而何以作为她的替身却要顶着烈日拍一场跳宫墙自尽的虐戏。

谁能想到S级剧组的设备会这么不靠谱?当她吊着威亚第七次从高高的城墙上往下跳时,钢丝崩得一声突然断了……

没能玩转娱乐圈就成了永久的炮灰,她很抱歉。

也许,她真的是太惨了,强大的怨气居然唤醒了未来世界专门负责超度冤魂的系统君。系统君选她做了宿主,并和她签订契约,只要她完成系统任务,攒够积分,便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重活一次。

任务由系统随机分配,根据任务难度不同,系统君分别会给她十点到一千点积分。当然,任务执行失败的话也会扣除相应的积分。

“叮!系统君提醒您,这次的任务需要宿主您在这乱世之中,匡扶赵国上位,一统天下。”

什么鬼?难道系统君觉得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所以一上来就分配给她地狱级别难度的任务?想扣自己积分就直说嘛。

何以气得想当场把系统君给拆了。

“考虑到这次的任务难度,这次任务系统君特别为您开启钱袋功能,在任务执行过程中您可以随意调动钱袋里的余额,预算不设上限。”

听到“不设上限”这四个字,何以瞬间双眼放光,这不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暴富”吗?

何以消化完剧情,迅速进入到角色之中。再睁开双眼时,她便是独孤月了。

“公主殿下可千万别怪奴婢我心狠,谁叫您平时飞扬跋扈,到处树敌?落得今日这下场,完全是您咎由自取!”

翠竹冷笑一声,伸手想要掩上长乐公主死不瞑目的双眼,没想自己的手腕反被一双冰凉的手攥住,她看到那双原本一片死灰的美目,不知何时恢复了往昔的神采,那眼底的深深寒意如十二月的冷风刮得她胸口阴阴发痛。

望了翠竹半晌,独孤月忽然起身,一脚踹翻了床侧的落地花瓶,花瓶应声碎了一地。翠竹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用阴险无比的眼神瞪着她,威胁她:“今天你插翅也难飞了。”

趁着殿内无人,翠竹伸手狠狠扼住她的脖子,想尽快将她勒死。

巨大的动静惊动了守在外面的裴晖,他提刀冲进殿内,看到独孤月还活着,眼神微微一愣。

此刻翠竹正发了疯似的扑在公主身上,他急忙上前用刀柄将她敲晕,救了独孤月一命。

裴晖将晕过去的翠竹拖到一旁,抱剑单膝跪地,颔首带着歉意道:“请恕属下来迟,属下这就将她押去大牢,等候主上发落。”

“咳咳,何必如此麻烦。”独孤月缓了口气,朝裴晖微微一笑,踱步向他靠近,趁他分神,夺了他手中的刀,朝翠竹胸口干净利落地刺了下去。

裴晖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呆愣了好久。

“把她的尸体丢出去喂狗。”独孤月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翠竹是我从赵国带来的人,是生是死都由我说了算,无需劳烦主上。”

裴晖抬眸看了她一眼,答:“诺。”

“你不是说长乐公主自尽了吗?”清冽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

“奴婢、奴婢……”侍女巧儿吓得匍匐在地,不停抽泣。

独孤月抬起眸子,见来人正是谢玄,当即眨了眨眼,硬是挤出两滴泪来,可怜巴巴地上前拉住谢玄的衣角,撒娇道:“主上,我好疼呀……”

这变脸速度之快,令裴晖不得不心生佩服。

蓦地,他感受到主上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左肩上,他赶紧向主上禀告:“贱婢翠竹胆敢行刺长乐公主……”话说到一半,他感觉到另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右肩上。

他的弟弟和奶奶还在赵国,他没有办法得罪长乐公主,于是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情况危急,微臣为了救长公主,只能先斩后奏,还望主上恕罪。”说话时,他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主上,看起来十分卑躬屈膝。

“是吗?”谢玄不置可否,淡淡道:“你们都下去吧。”

站在独孤月面前的谢玄,一身华丽玄色暗纹锦袍,金冠玉带,身姿高大颀长,一双眸子如墨玉般漆黑深邃,一眼望不见底。他步履轻缓,向独孤月靠近一步,若有似无地瞥了眼她的伤口,冷冷道 :“长乐公主果真好手段,不惜自残,也要将孤骗来。”

独孤月听得心凉,脸色慢慢沉了下去:“主上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

谢玄不语,纤长的指尖抵在她胸口处的金剪上,忽然用力一扯,金剪咚得一声落到地上,血液顿时汩汩而出。

他轻启薄唇道:“独孤月,你怎么没死呢?”

眼底是一片凉薄。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8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