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师姐在修真界又苟又浪》小说章节目录陈漱灵,姜师兄全文免费试读

男子显然早有防备,在她即将近身之际升起一层灵力罩,直接将其如路边石子般弹开。

女子瞬间被冲击力击倒,一屁股摔在地上,但那光团十分诡异的穿过了灵力罩,以一隐秘的角度融入男子身体,他似乎并未察觉。

她看目的达到,无言起身,那男子更没说一句话,只见她慢慢地后退,眼里有明显的痴恋与疯狂,任谁都知道这是个不正常的女人。

转眼,场景如光点般消散。

最后一幕是女子被妖兽肆虐的场景,她手中握住一朵雪白小花,此时却被手上的血浸满了红色,刺眼夺目。

女子身上也渗出片片血渍,另一只手和两条腿都被扭曲成不正常的弧度,牙齿被打掉了几颗,微张嘴便能看到一片血肉模糊,头皮也被撕扯破裂,裸露出红色的皮肤,两只大眼睛已经没有灵气,涣散望着天空。

她刚刚捏碎了门派传讯符,但看到面前这个正在缓缓踱步而来、凶神恶煞的妖兽,好似已经没有求生的欲望。

她只是闭上了双眼,用还完好的一只手将白骨花挪动到胸前,便彻底昏迷过去。

游鸣明也同时从昏暗的石洞中醒了过来,她正趴在石桌之上,身体有些发麻,没有立刻起身。

她的脑子混沌得像是被水浸泡过一般,连呕吐的感觉都退却了。

那女子凄惨的死状一直在她脑海里挥散不去。

麻了……

她看到的记忆碎片只是零零散散的一部分,很多场景都无法串联,只深刻传达出,原身对那名为姜寻玉的男子是如何痴恋。

准确的说,大多都是原主痛苦的记忆。

原主为何对姜寻玉有如此大执念?她为何突然晕倒,被迫看到原主的记忆碎片?

最重要的是,那光团是什么,看着甚是邪门,绝非道门之物。

想到这里,她突然起身,重新翻看那一话本,眼中惊骇翻涌。

书的标题变成了——魔门秘典。

里面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她看不懂,但大受震撼!大体估测得出是一本修炼秘籍。

游鸣明匆匆翻看,发现里面多次了提到魂魄、控制之类的字眼。

难不成是原主想控制姜寻玉,但为何得手后要去危机重重的深渊送命?

姜寻玉会不会发现?

然更让她伤脑筋的是,原主真的和魔族有关系,但怎么可能呢?父亲是德高望重的长老,又身在名门正派,哪有和魔族接触的机会。

虽说后来其父亲离世而没了靠山,但大多也是躲在门派里,当然她看到的记忆并不全面。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原主的秘密。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游鸣明重新将秘典压在纸下,却没有刻意遮掩。

原主出事后不可能没人进来搜查,但这本秘典没被发现,那约莫是被下了禁制,多半只能由她打开。

粗略整理好后,她神情很疲惫地低下头颅,这时,她突然发现石桌下多出了一张纯白的符纸,似是被风吹到了地上。

纸上写着:灵素峰。

她能保证自己并没看过这张符,定是有他人邀约。

但趁着她刚回到洞府不久就约她相见,甚是奇怪。

谁要她过去?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叫她百转千回,跟坐过山车似的。

穿越难道就没有新手期吗?

可惜她并不知道相约地点,并且似乎她昏迷了有一段时间,倒不知道现在是何时?

这般想着,她准备到洞外看看,一起身,便瞥见了腰间的紫色锦囊,绣着一朵庄严精致的牡丹花纹,她最初以为只是一个装饰的香囊,但现在想想,应该就是储物袋了。

她拿起锦囊,试着输送一些灵力,顿时脑海中浮现出袋里的景象。

她只看到了几件奇形怪状的物品,一些亮晶晶的石头,乱得跟鸡窝平分秋色。

于是游鸣明又拿起靠在墙角的青萝,心里念着将其收入袋中的指令。

果然灵剑瞬间从她手中消失,而脑海中浮现地景象则多了一把灵剑。

绿色的灵剑在一堆废品里分外显眼。

这个袋子在原身悼念父亲的记忆中出现,极有可能是原主父亲留下来的遗物。

但剩下的东西不多,有些灵器甚至看着像破铜烂铁,多半是原主闯那深渊之地糟蹋了,否则她也不可能采到那什么花。

但那朵花呢?

思此,她又细细寻找了一番,无果。

游鸣明:“……”罢了罢了,讨好男人的东西,不值得留下。

这些知识都是昨日陈漱灵给她介绍的,一想到陈漱灵,她又将塞在衣襟里的传讯符拿出,放在了储物袋里,特意在脑海中给储物袋收拾出一块空地,稳稳当当地放好。

又觉得不妥,她抽出一张揣在怀里,出于习惯,这样放在身上对她来讲才是最安全的。

游鸣明将传讯符塞进了衣襟里,手却顿住了,随后,又摇摇头。

在修真界活下去没那么简单,但也并非毫无生机。

白昼与暗夜的交界,始终有一条极窄的缝隙,那便是黄昏,也是希望。

这念头就像一缕烟,在游鸣明心中袅袅升起,盘旋不定,于是她带着这份希冀,毅然踏出了洞口。

豁然开朗。

洞外晴空万里,春光明媚,正是清晨时分。

而洞口前立着只纸鹤,虽是纸做的,但却像真正的白鹤般鸣叫,像在催促她赶快启程。

游鸣明瞪了它一眼,连张纸都那么高傲,反正要被我骑的。

她这才想起陈漱灵说过的话,第二天她会去弟子堂学习。

便只好先将符纸及其花朵的事情抛之脑后,再作打算。

游鸣明骑上纸鹤,趴在其雪白的背部,双手死死地环抱着它的脖颈,将脑袋枕靠在上面。

“扑——”纸鹤挥动了翅膀。

它似已经被规划好了路线,一瞬间腾空而飞,游鸣明努力克服高空带来的恐惧感,眼睛慢慢露出一条细缝俯瞰这身下的奇景。

入眼是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山峰,被烟云笼罩着半山腰,看不见山与山之间相连的部分,显得整座地基都漂浮在空中,仿若仙境。

不对,就是仙境。

她看着自己被带往那座面积最大、高度却最矮的山峰之上。

最后纸鹤稳当地停在地上。

游鸣明颤颤巍巍地下了纸鹤,扫视面前这座古朴的殿宇,这是座木质屋舍,但建筑屋身的木头却是淡青色的,而屋檐下有块牌匾,上面刻着“求知堂”三个大字。

轻轻推开两扇大门,她看见里面坐着稀稀落落的人群,大多是孩童,也有年龄较大的,正前方坐着一位不苟言笑的男子。

此时所有人都在盯着她,人群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尹山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7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