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无第一,谋无第二》小说章节目录兰泉,刘守义全文免费试读

崔若译看着牧牛山上的林鲤,根本就不知道这样巨大却又弱小的精怪是怎样活在世界上的,占据独特的地形,一出生便吸收了大半的江山气运,加上天生就有的巨大体型,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会被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围剿的。

可是,关于林鲤的资料里面有着详细的介绍,林鲤出生仅三寸,漫长的岁月长河之中,便一直吸收所属江河气运,体型也随之增长,因实力低微,无论多大的体型,也仅仅是潜伏在山水林木之中,和林木融为一体,不被修士察觉。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只林鲤会显出本身,仅仅观其体型,就知道它所经历的岁月悠久堪古,经历过人世百态,山河沧桑。

林鲤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展示过自己的实力,不过对于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来说,厉害不到哪里去,相反,他们从不觉得猎杀林鲤是一件困难事,反倒是周围的百姓,林鲤融合周边气运,呼风唤雨,保佑这边风调雨顺,倒是比那些真仙人给的恩惠要多太多,以至于周围的一些山神庙里面,都被林鲤的雕像给取代了。

游走在牧牛山下的刘守义,刚刚才离开人群,一手雷光符箓吓唬住了不少心怀不轨的人,万万没想到还没有走多远,就看见了不少人已经准备冲进牧牛山了。这让刘守义愁起了苦瓜脸。

刘守义揉了揉下巴,“现在外面的修士都是这么莽吗?用眼睛看都知道这条林鲤不是他们能掺手啦?”

少年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臂,曲指虚空一扣,询问道:“前辈,能否谈一谈?”

天地瞬间万籁俱寂,再无风吹树叶,莎莎不绝,也没有修士上山,声势浩大。

这牧牛山所在,时间定格,光阴不动。

就连刘守义也被定在原地,就连脑海中的念头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和整个世界一起被定格了。

直到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儒衫老人,长眉长髯,气度不凡。

老人伸出一个手指,轻轻点在了刘守义额头。

“你是哪家的小孩,天赋这般出众!”面前突然出现的老人打量了一下刘守义,问道。

刘守义很快看出老人的不一般,仅仅是身上的气势,就已经可以说是不输于清风台上面的几个老头了,玄黑儒衫,罩在老人身上,与长髯之间相得益彰,遗世独立。

刘守义看到了老人,皱了皱眉头,显然眼前老人就是牧牛山上游曳的林鲤,少年明白一些事后,心里迅速开始盘算,最后只有神色黯淡,重重叹气,抬头望着眼前的老人,艰难说道:“前辈这次不逃,难道是必死的局面吗?”

老人显然被少年说的话惊到了,仍旧是笑道:“活了近万年的岁月了,活不下去了也好,省的一直躲躲藏藏的,就连我自己的后辈,都是看不起我。”

他言语一顿,随后说道:“这次我的后辈吞了大隋的江山国运,大隋无论无何也是要拿我的几个后辈开刀了,到时候只有我靠自己去补偿这段江山国运,才能换回这些后辈的性命,是我自己不想走,不是不能走。“

刘守义沉默片刻,随后说道:“你万年的修为来换几个后辈,这到底值不值得?”

老人无奈道:“那有什么值不值得,林鲤一族本就少,身为山水精怪,自当安山定江,这几个后辈出了问题,闯了弥天大祸,他们无力偿还,自然落到了我这个前辈身上。再说了,你们清风台的人不都是向来追求一个平衡无亏吗?现在大隋国运出了问题,想必最头疼的就是大隋了,要么杀了那十几只还没有成势的林鲤,将他们的吞噬的国运放出来,要么就是我甘愿赴死,用自己的气运去弥补国运。”

刘守义点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

随后又摇头说道:“但是您的那些后辈都知道这件事吗?他们就没有什么悔过的举动,比如以死谢罪?”

老人怪异的看了一眼刘守义,淡然道:“是清风台的底子没错,但是说话做事又不像是清风台的人,真是怪异。”

随后,老人又说道:“我的那几个后辈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会怎么解决,甚至不知道我的决定,他们都没有见过世界的样子,就仅仅知道去吞噬气运,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

刘守义沉默不言,却看见老人一直望着自己。

他犹豫片刻,说道:”既然这样,为什么前辈还守在这牧牛山,而不是早早的合道,将大隋的气运补充完整?“

老人没有思索,直接说道:”因为大隋还不知道我的想法。这一次召集这么多人,其实就是为了看看我的态度,看热闹的藏在最后面,他们看的不是热闹,而是热闹的人。“

刘守义听出了老人说的话语里面的深刻意义,一时间眼神异样,看向老人,问道:”所以说,前辈并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掉,这就是一场明显的陷阱,前辈就是知道了,也不得不往里面跳。“

老人没有接下刘守义的话,反倒是没由来的自言自语,”大隋的国师山清源值不值得我将这些小家伙交给他?还是说他另有谋略?“

刘守义笑道:”我从未见过这个人,但是一直都知道他的传说,当初这位国师大人能够让清风台和终武山双方化解矛盾,关系交好,仅仅这一点,就已经让我看不到他的高度。后来,在清风台听过关于他的传说,城府极深,谋略第一,一位老祖说,你知道他在算计你,你却不知道他算计了你几次,有时候你认为只有一次,可事实却是百次有余,就连你认为的一次,都是他算计下的结果。“

一时间老人和刘守义都没有说话。

现在回想起来,林鲤这一条劫难,会不会就是那位国师的一步棋,目的就是逼得老人合道大隋的国运,而之后,大隋会有一些办法,保住老人不死,立下一座山神庙,给老人一个册封一个山神的位置,既得了国运,又得到了万年的瑞兽。

”算了,事已至此,别无他法。“老人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清风台做事风格一直是大隋的一股清流,和终武山相比,更胜一筹,所以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刘守义没有任何思考,说道:”我答应了。“

原创文章,作者:梦泽樵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6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