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三个炮灰的娘》小说章节目录张素云,尤氏全文免费试读

顾顺第二次看到李元勇的时候心下暗喜,看起来这人真认识上面的人,这次卖了个好以后少不了好处。

李元勇见顾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装作没看见把头撇开。

闵启知站在台阶上,看着院子里二十多号人,“大家听着,今天才是真正决定你们去留的时候,一会儿去城外三里地的岷河,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跑着去。”

旁边的顾守成变了脸色,“启知,不是说好在池里?”

“大男人有几个不会浮水的,漕运那条水路好些地方江水湍急,也是那些水匪盘踞的地方,我就是想挑几个水性好胆子大的。”

“岷河不浅,万一闹出人命可不好交代。”

“放心吧,我已经想好办法,淹不死人。”

顾守成虽然不高兴可也没办法,二公子交代这次挑人由闵启知主事,自己从旁协助。

从侧门出去后,闵启知跨上马背,对后面跟着的人说道:“一刻钟从现在开始,顺着去望月山那条路跑,路上谁耍心眼不止没有入选的名额,我还会好好教他如何做人。”

知道内情的人眼见顾守成不开口,只好咽下疑虑,拔腿就跑。

未免路上有人使诈,闵启知吩咐三个年轻人骑马跟着。

李元勇平时上山砍柴的路来回都十多里,三地里并没放在眼里,肩上没担子跑起来不要太轻松。

跑到岷河边的时候只有两个人脱队,李元勇跑第二, 不是跑不了第一,而是不想被大家敌视。

闵启知让人把准备好的绳子都拿下来,五人一组,把短衫都脱了,每人腰上拴好绳子。“往江对岸游,一炷香的时间看你们谁游的最远。”

好几个人已经吓得发颤,谁知道绳子会不会被扯断,那么急的水指不定就要喂鱼了。

“管事,万一出了岔子人淹死了怎么办?”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出来问道。

闵启知笑道:“问的好,淹死了我管赔银子,二十两,不敢下水的现在就站出来。”

“顾氏商行说到底不是官府,咱们也不是卖给顾家,管事一句话就定我们生死是把顾家当县衙了吗?”

好几个人也七嘴八舌的附和,赔银子又怎么样,也得有命享用。

“你们入选后负责水路货运,漕运那条路的危险比岷河只多不少,你们今天都没胆子下水,到时候遇到情况落水了指着谁救?至少今天还给你们拴了绳子。谁还有意见站出来,现在就离开!”闵启知丝毫没把议论放在眼里,自己要找最好的,宁缺毋滥。

众人面面相觑,有三人退出,其他人哪怕有害怕的至少不再退缩。

闵启知喊道:“好,第一队下水。”

岸上的人负责拉着绳子,越往前游河水越急,最远的一个也只游出去七八丈远。

李元勇排在最后一队,他估计自己哪怕不能游到对岸起码离的不会太远。

顾守成跟顾顺的眼神对上,顾守成右手成掌比了个切的手势,顾顺微微点头,自顾自的猜想李元勇后面的人怕是顾守成的对手,与其保一个不知道谁护着的人还不如保持现在的立场。

“不好,绳子快断了!”拉着李元勇那根绳子的人突然大喊。

“赶紧往回拉!”

“断了!”

转眼之间拴在李元勇身上的绳子彻底断开,他刚游过河中心。

现在不是追究绳子怎么会断开的时候,闵启知朝着李元勇大喊:“不要慌,顺着河流慢慢朝对面游。”

李元勇不是不害怕,可他明白,这时候越慌越危险,河水冲力大,他被冲出去一大截。

河对岸的人抛过去的绳套每次都差一点,李元勇就着水流往斜下方游。

“幸亏没事,太好了!”

“差点就喂鱼了,真是命大。”

看着李元勇上岸,不少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闵启知总算放下心,让对岸的人带着李元勇绕道过来,这才去查看那根绳子,断裂处明显被人划过,“谁做的手脚?”

负责拉绳的五个人都说自己没动手,闵启知让人搜身,没有搜到匕首一类的利器。

顾守成说道:“会不会还没出来的时候就被人动了手脚?”

闵启知看向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于良,你来说!”

于良躬身说道:“启知哥,到这里的时候还检查过一遍,当时没有问题。”

闵启知点点头,指着五人说道:“你们总会留意到谁动手脚,谁把人指出来赏银五两!”

一条命才值二十两,指认祸首就五两,这笔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计较。

“是他,我看见了,划绳子的东西就在脚下的沙堆里。”一个瘦小的男人指着顾顺说道。

顾顺急了,“放你娘的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划绳子,不要血口喷人!”

闵启知冷笑一声,“不要忙着辩驳,于良,去找找。”

片刻功夫于良就找到一片指宽的刀片,抹去上面的泥沙,刀口很锋利。“顾顺,你还有什么说的?”

“东西又不是从我身上翻出来的,凭什么栽到我头上,为了五两银子谁都会乱说。”顾顺一面辩解一面偷偷看一眼顾守成,这事儿如果真定到自己身上以后恐怕没机会留在商行了。

顾守成微微摇头,五指握拳,示意顾顺先稳住。

又有一人站出来指着顾顺说道:“我也看见了,就是他动的手。”

顾顺说道:“闵管事,我没做过,这些人为了银子张口闭口往我身上赖,我有十张嘴也辩不过,希望你看在我也是顾家人的份儿上替我主持公道。”

“那他们怎么不指认别人呢?”

顾守成插话道:“启知,这些人都知道顾顺负责第一步筛选,兴许昨天得罪了人,现在正好有机会把他踩下去。”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刀片锋利,想要藏起来夹带总得用东西包起来。于良,把他们衣衫翻开看看,如果没有发现这事儿就算了,我会跟二公子解释。”

顾顺慌了,腰带上的一小截布片被翻出来,布片还被划开一道口子,其他人顶多翻出来几枚铜钱。

顾顺结结巴巴:“闵管事,这……我……”

“对自己人下黑手,你这样的人不配留在商行,说说受谁指使,就算被撵出去我也会酌情处置。”

顾顺有口难言,就算把顾守成供出来他也有办法摘出去,有的是办法教训自己,左右也要被撵走,还不如卖个好,“没人指使,我就是看不惯那小子。”

“很好,嘴巴挺紧,那就等我跟二公子说说这事,到时候恐怕就得抬着出门了。”

顾顺抖了一下,还是咬死说没人指使。

考核结束,有十二人留用,两日后一早到顾氏商行大院侧门侯着,各自带上换洗衣衫,就等学几天规矩登船。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陈七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