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罗》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天罗

小说:玄幻

作者:斗牛

简介:天地会不会苍老,会不会衰亡?这是肯定的。远古洪荒,人类为万类灵长,放弃修行天道,转向仙道,天罗功成…上古仙道纪元,天地衰微,灵气断绝,仙道未世…罗诚出身寒门,先天禀赋平平,最差开局,注定修行道路艰辛…武道世界,有正统,有江湖,有武林,他如何立身?他看到寒门弟子为奴为仆,不能翻身,立下志向,再造天罗。灭世大劫即将到来,什么道统才能救世?武道?修真道统?混元道统?

角色:

《天罗》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天罗》第1章 罗门村免费阅读

“宇宙即我身,我身即宇宙。细微至发梢,宏大至天地……”

罗门村武学私熟中传出一阵吟颂声,几名披着斗笠的青年男子一直在门外等候,不敢上前打扰。

午时。

待十几名修习孩童散去,几人才推门而入。

“孟永大哥,那韩门真是欺人太甚了,去年秋收强取了我们二石苞谷,今年夏收又强占了我们三石荞麦……”

“那韩家的杂碎们还说我们罗门就出了一个‘老武生’,就该学会夹起尾巴做人!”

……

几人满腔义愤向名为“孟永”的男子大倒苦水。

原来是昨日罗家几人前往蓉城贩运粮货,途经韩市,又被韩家给宰了一刀。

“韩钟圆!”罗孟永听罢面色阴沉,一字一顿道。

韩钟圆正是他昔日同窗,两人曾同在蓉城延庆武堂修武,关系称不上亲密,倒也算是附近十里八乡的同伴,去年他曾休书一封,请韩钟圆看在昔日情面不要为难罗家,可杳无音讯。

“没想到那厮如此无情无义,如今只能选择隐忍!”罗孟永面无表情向众人道。

他被戏称为“老武生”,其实并不老,而今不过三十五岁。

比较起来,他与韩钟圆是同乡不同命。一人在武堂修武三年,因肉身资质平庸,终究没有凝练出武道星络;而另一人却是肉身资质上佳,凝练出武道星络,最终成为一名武道新星。

武道新星,即是武道真正入门的境界——武星境。

一人壮志未酬,不得不返回乡里,躬耕二十余年,期间练功不缀,可惜苍天不作美,武 道修为一直停滞在武生境;另一人却被贺州上林武院选中,踏入武道正统,前途无量。

如今二十余年过去,不知那韩钟圆修武到了何种境界?

最近三年,韩家像是水涨船高,已成为蓉城乡下不小的势力,难道韩钟圆他又突破了?

这样的话,韩门就不再是寒门了,而罗门不可避免还要再受屈辱!

想到这里,罗孟永心中大痛,安抚罗家众兄弟离去后,便又回到武学私塾中。

武学私熟有三房一厅,演武厅居中,旁边是观摩、练功、静休三个房间。

演武厅主位是一块丈许高的黑色石碑,名为宣武碑,碑文载有几篇武学功法,其中一篇名为“元昭诀”,此功法来历不凡,传说是由一代武道尊者宋公明所创。

宣武碑是百年前罗家先祖从蓉城的宣武堂购置。而宣武堂并非是真正的武堂,不授业不传武,更像是一个大商铺,其中名门传志、杂家兵器、武功心法等应有尽有。宣武堂起始于天下兴武的时代,已传承千余年,如今各字号已遍布贺州各城。

天下兴武的时代,可以说百家争鸣,武道先驱革新武学,开宗立派,授法传功,是武道发展史上的高峰。

到底是谁开创了天下兴武的时代?

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武史上第一位武侯吕飞熊,有人说是武史上第一位武君陈涉……

从那以后,武学不再是贵族世家豪强的专属,而是走进寻常百姓家。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

此刻,演武厅中盘坐着大大小小十余名罗家少年,各自眼观鼻,鼻观心,心中吟诵功法口诀。

其中一位少年与罗孟永容貌有几分神似,只见他像是酣睡一般,稚嫩的脸上说不出的恬静详和。

过了一个时辰,在其他少年全部练功散去后,“酣睡”的少年才悠悠转醒,睁开眼的瞬间似乎绽放出点点星光,一闪即逝,双瞳看起来也比原来明亮了一丝。

“罗诚贤侄,你竟然入定了!”罗孟永见状心中大喜过望,二十余年的等待,罗门终于又出了一个新的武生。

罗门村诞生了新的希望。

名为“罗诚”的少年不过八九岁,懵懵懂懂,只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白日梦”,下意识问道:

“伯父,什么是入定?”

“平常人只有看、听、闻、味、触、意这六识,而修行武学心法者可以额外生出一识,便是元识。习武者修出元识才能入定,才可以洞察自身宇宙,感应武道星络。入定,即是修习武学的入门标志……”

罗孟永轻咳了声,有几分神秘道:

“传闻说,苍天之上的神仙还可以借‘元识’构筑鸿蒙紫府与灵魂道藏……”

什么是元识?

什么是自身宇宙?

什么是武道星络?

什么是鸿蒙紫府与灵魂道藏?

少年听得满头雾水。

“罗诚,快告诉伯父,你的元识都感应到了什么?”

“刚开始什么都看不清,后来一道道璀璨的星河变得清晰起来,有无数星辰在星河中宛如河底的金沙一般丝滑,流向无穷遥远的地方……”

“好,没错。那一道道星河便是武道星络。你今年不过八岁,就能入定,感应到武道星络,是个好苗——”

罗孟永想到什么,突然停顿,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回想二十五年前,他同样首次入定,便感应到了武道星络,成为罗家第一位武生,可到外面的世界才知道一个人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踩在前人的肩膀上,需要人脉和更多资源……

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失败的经历,总结成经验教程,教授给罗诚或其他新晋武生,因为他们才是罗门的希望。

……

五年后。

蓉城延庆武堂。

“时间过去的好快,一晃就是五年了!”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短发少年盘坐在练功房中,回想起在罗门村的童年是那么简单与快乐。

短发少年正是罗诚,脸上写满涉世未深的淳朴真实,可身板已经像庄稼汉一般结实,算是对得起罗门祖辈世代躬耕的传承了。

三年前,他背负着罗门村的希望,告别了父母与伯父,进入延庆武堂,成为第八十九届武生,尤记得马师傅的入堂武训:

“武道艰辛,须自学奋进;不学无术者,后果自负;投河溺水,死走逃亡,与本堂无关……”

延庆学堂不过是初级修武学堂,在贺州正统武堂会中排在三流之外。可以说,延庆学堂既无名师,也没有可以挂靠的资源。与其他修武学堂一样,延庆武堂每三年招录一届武生,入试标准便是入定。

入定,即是真正的武生。

第八十九届武生不足百人,多来自于寒门,资质多半是平庸之辈,这倒也践行了开堂武师柳青云的武学理念:

“有教无类。武将侯君,宁有种乎?”

罗诚在同届武生中排行第五十七,算是年龄较小的。相比之下,同届大师兄韩羽入学时已年满十八岁,额外缴纳了一些武堂修缮费才勉强入学,韩羽正是出自蓉城乡下的韩门。

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味自药膳房传出,罗诚闻罢精神一爽,立刻前往练气房。

原创文章,作者:斗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5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