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医婿》小说章节目录唐羽,李涛全文免费试读

“唐羽,你能不能不要添乱!”李凝萱红着眼,竟然有恨意!

“我真没骗你们,大姨的状况非常糟糕。”

“她心脏血管先天狭小,再不救她会死的。”

唐羽左眼观察着主动脉,发现全身血液流速急剧下降。

大脑开始严重缺氧,脑细胞已经开始死亡。

要是再耽搁下去,神仙都救不了了!

“唐羽,你是畜生!”李凝萱哭红了眼。

“大姨从小疼我,是我心灵上唯一的慰藉。”

“如今她出事晕倒,你却想落井下石,害她性命。”

“我承认,大姨的确刻薄,伤害了你的心灵。”

“可就算如此,也罪不至死吧?”

“你执意要救她,说实话,是不是想害她性命?”

唐羽盯着心脏血管,额头汗都流了出来。

时间紧迫,已经没那闲工夫辩解了。

取出一根银针,包裹真气。

强行推开李凝萱,对准心脉,直接刺了下去。

银针入体,真气跃动。

强有力的真气高频震动,将新堵住的血栓,顷刻间击碎。

心脏猛地一跳,血液呼啸而过,夹杂着碎裂成沫的血栓,冲过血管。

两条心脉,畅通无阻,总算是把大姨救活了。

至于那条堵塞已久的心脉,血栓漆黑,已成硬块。

若是强行击碎,还会立刻再堵。

万一流到脑子里,直接就是脑梗。

人体有两条心脉供血,就能提供生存,这样就够了。

大姐夫心怀怨恨,见唐羽出手,惊叫一声,表情夸张。

“天啊,唐羽杀人了!”

“放屁,你别没事找事!”唐羽怒喝一声,吼道。

这时,昏迷的大姨,迷迷糊糊睁眼。

泛紫的嘴唇,也多出了一抹血色,只是脸色依旧蜡黄。

“大姨,你醒了!”李凝萱喜极而泣,抱了上去,痛哭出声。

“我感觉心好慌,头好晕。”大姨虚弱低语,完全没了方才的跋扈。

“这都是唐羽害的,他用银针扎你!”大姐夫因为何首乌一事,更加痛恨唐羽,还没有放弃。

此刻找到机会,决定落井下石。

他眼睛滴溜溜一转,忽然喊道:“大姨,你现在可是受害人!”

“而且屋子里的人,都是证人。”

“唐羽无证行医,又涉嫌蓄意杀人,物证人证都在。”

“我现在就报警,到时你们作证。”

“对待这种人渣,我们绝对不能姑息。”

“害群之马,就得绳之以法!”

“对对对,报警,快报警!”一众亲戚纷纷附和,一脸幸灾乐祸。

面对这群亲戚,唐羽实在恶心。

目光凌厉看向一个亲戚,“二十年前,初恋苞米地,你记不记得?”

这个亲戚是个五十多岁大妈,听后眼皮一跳,“你……你什么意思?”

她老公好奇,下意识问道:“什么苞米地?”

唐羽冷笑,看向她老公,“你不觉得,你孩子不像你吗?”

老公听后纳闷,随即反应过来。

两人当时闪婚,但结婚五个月后,孩子就出生了,而且非常健康。

如今想来,这尼玛是结婚之前就怀孕了!

“荡妇,你居然骗了我二十年!”

老公回头就是一巴掌,上去就是一顿暴打,拦都拦不住。

“唐羽,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告诉你,今天必须报警抓你。”

“不判你无期徒刑,我就不姓陈。”

何首乌一事,大姐夫已经恨死唐羽,拿着电话,就要报警。

唐羽笑了,转头问道:“大姐夫,你昨晚在哪?”

大姐夫脸色一变,手一抖,差点没抓稳手机。

“你什么意思?”

唐羽笑容可掬,“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最近对按摩感兴趣。”

“尤其是一个叫天上云的地方。”

“我看到你昨天从那里出来,就好奇问问,里面服务怎么样?”

话音一落,大姐双手颤抖,死死抓紧衣角。

岳母陈佳美脸色一寒,回头就是一巴掌。

“还有你,你老婆妹妹孩子的同学,你记得吗?”唐羽指向一个男亲戚,语出惊人。

这男亲戚脸色当场惨白,露出恐惧之色。

这个秘密,是他的梦魇。

男人老婆好奇,“我妹妹孩子的同学,怎么了?”

“也没什么,去旅店玩了玩大人的游戏而已。”

男人老婆仔细琢磨这几个字。

男人吓得不断后退,甚至尿了裤子。

“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男人老婆终于反应过来,疯叫一声,冲上去就是一顿乱挠。

整个生日宴,乱成一团。

唐羽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今天,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至于这群人之后怎么样,也与他无关了!

第二天,唐羽走在大街上,脸色凝重。

原本,他想将回春丸的配方卖掉,赚点钱。

结果一天跑下来,各大医药企业都以为他是骗子。

身后没有背景,推销一个药方都这么困难。

可唐羽也没别的本事,脑子里一堆药方,一至九级,面面俱到。

奈何光有药方,没有渠道,这可真够呛!

欠李凝萱的四十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上。

唐羽走在大街上,很迷茫。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江海中心公园。

穿过一片树林,不远处有一座石亭,池塘里飘满了荷叶,风景怡人。

“哈!”

一声娇喝传来,只见一名容貌清丽的少女,扎着马尾,正在练习武术。

女性独有的柔韧躯体,被女孩发挥的淋漓尽致,马尾晃来晃去,给人一种英姿勃发的感觉。

可惜,是个搓衣板。

搓衣板懂吗?

你不懂?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夏天光膀子,你就懂了。

对于搓衣板。

不对,是对于武术,唐羽不懂。

于是靠在一棵大树边,默默的欣赏,顺便学上一招半式。

过了片刻,他眉头一皱。

这个动作,立刻被少女发现。

“你什么意思?”少女收起架势,看了过来。

唐羽倒不是觉得少女练错了,而是熟读医书之后,发现少女的右脚,似乎藏着暗疾。

有几个动作,明显并不到位。

“你的右脚是不是受过伤?”唐羽未免误会,决定讲出来。

少女一愣,有些吃惊。

自己的脚踝,的确有伤,但那是小时候的事情,还留下了病根。

“你既然能看出来,那能治好吗?”少女怀揣着些许期盼,试探着问道。

因她右脚的伤,已成久疾,冻伤根深蒂固,这么多年以来,四处寻医都是无门。

既然对方可以看出来,不如尝试着问一下。

“我可以治好,但不是免费。”唐羽想了想,这肯定要收费。

话落,一条七彩斑斓的因果线,悄声无息的将两人相连。

原创文章,作者:万物皆可牛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4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