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小说章节目录张雨潇,温云生全文免费试读

白大国又从布袋子里掏出一捆百元大钞放在桌上,冷冷的说:“钱不会少你的,我要先见我儿子!”

“对,先见儿子!”张秀在一旁附和。

白启伸手将两捆钱推回到白大国面前,不屑的说道:“我好歹是一级警督,会缺你们这两个钱吗?”

夫妻俩惊讶的对视一眼,就连白玲也搞不懂白启想干嘛了。

“先说说你儿子的案情吧!”白启敲了敲桌子,“犯的罪很严重,结果只有两个字,死刑或者无期。”

“你胡说!我儿子那么听话,怎么可能犯下这么大的罪,你肯定是想敲诈我们百姓的钱!”白大国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周围人齐刷刷看了过来,神情怪异的看着白启和白大国。

白启后仰,靠在沙发上,一脸无所谓:“你不信就算了,继续去请律师吧!”

他知道最近两天白大国肯定四处找律师打听,怎么救能见到白峰,然后怎么救他。

人律师也不是傻子,警方连你儿子犯了什么罪都不告诉你,这明显是涉及到了大案,保密等级很高,一般的律师可不愿接手这种案子,挣不到钱还要被骂,最关键的是得罪警方啊!

当然,也有头铁的想试试。不过找上警局后被张雨潇一句“想见嫌疑人可以,但你进去就别出来了,嫌疑人什么时候出来你就什么出来”给吓着了,只能灰溜溜的逃走。

要不是白启告诉了白玲,夫妻两人至今都不知道儿子贩毒了。

虽然不确定儿子白峰是不是真的参与了贩毒案,但白大国通过这两天律师的态度明白了白峰的确是犯下了大错,不然警方不可能那么严格的保密。

白启一副有本事你自己想法的态度让白大国很不爽,在他眼里这些狗官就是想要钱,可白启看起来又不像缺钱的人,这种人最难搞了!

“那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罪?”白大国坐下,语气平静下来。

白启嘴角微微上扬,笑了出来:“走私贩毒超过500克,还涉嫌强奸、迷奸……”

“不可能!我儿子那么乖,怎么可能强奸,迷奸?”张秀怒视着白启,那眼神仿佛恨不得把他吃了。

白启有些无聊的看了她一眼说:“如果你觉得你有本事的话自己去查吧,找我什么?说了你又不信?”

闻言,白大国一巴掌打在妻子脸上,恶狠狠的说:“给警官道歉!”

张秀有些委屈,但不敢反抗白大国,只能低头给白启道歉。

白启微微皱眉,又是一个被封建思想所束缚的女人。

算了,这些不重要,他接着说:“光是上面我说的就足够判白峰死刑了,但关键在于他现在拒不配合警方调查,不肯吐露毒源在哪里?即便警方有心给你儿子减刑,也要他配合才行!”

“我们可以劝他啊!”白大国激动的说道,这两天找律师四处碰壁的经历是真的让他明白儿子摊上大事了,也顾不得要脸了,一改之前对白启凶狠的态度。

“但谁能证明你们没有参与白峰的贩毒呢?”白启撇眉,“万一让你们相见,你们故意串供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都是老实的农民,怎么可能沾染毒品呢?你说是不是,警官!”白大国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包华子给白启打烟,后者嫌弃的看了一眼:“农民?你可别侮辱农民了!还有,这里是公共场所,禁烟的!”

“我直说了吧!”白启翘起二郎腿,“我找白玲了解过你们家,很难办,你们没有任何的背景,想见到白峰是绝不可能的事,而由你们去劝说白峰也不是不可以,但需要向我们警方证明你没有参与贩毒!你不会出于私心偏袒白峰而说假话!”

“可以!我们可以证明!”白大国连忙点头,“要怎么做呢?”

张秀也用期待的目光的看着白启。

“很简单!”白启指着白玲,“你们家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吧?不用急着否认,自己心里明白!”

白启挥手制止白大国的反驳,后者尴尬的笑了笑:“警官,怎么能说是重男轻女,农民家都这样啊!”

白启面色沉了下来,他冷冷的说:“我刚刚说了,别侮辱农民了!我还没见过哪个农民会不要脸到三万块就把女儿卖了的程度,你们也不用跟我解释和辩驳,我不是来听你们讲歪理的。

一句话,向警方证明你们不会因偏私而说假话很简单。你们夫妻俩跪在女儿白玲面前发誓不会偏私白峰,白玲信了,我们警方也就信了!”

白大国夫妻俩是那种典型的重男轻女思想,不可否认他们对白峰的爱很无私,哪怕是白启要两人去大街上乞讨,夫妻二人怕丢人也会去做!

他们深受封建思想荼毒,却也爱着自己的孩子,但这种爱是畸形的,不公平的。

因为他们还有个女儿白玲,他们哪怕拿出一丝的爱分给白玲,白玲也不会活的像个行尸走肉。

也因为夫妻俩固化的封建思想,让他们难以接受父母对孩子的下跪,更是难以接受给女儿下跪。

“不可能!”白大国怒了,他什么都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给白玲下跪发誓!

“你在玩我们?这事和白玲有什么关系?”张秀也怒了。

旧社会时,她受到父亲和丈夫的欺压,却在白玲身上享受到了欺凌者的快感,她无法接受给白玲下跪。

在她心里,白玲就是那个曾经的自己,她应该一辈子在自己的欺压下生活,她可以不满,但不能反抗,她只能欺压自己的后代。

而她欺压的特权在白峰出生之前还没有,是白峰的诞生让她拥有了权,所以她不惜一切也要保护白峰,这根本不是母爱,而是一种畸形的欲望。

白启笑了,他说:“我就知道你们会有这种反应,但这就是唯一的方法。你们越不愿意向白玲下跪发誓,就必须用向她下跪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只有如此我才能相信你们的决心,相信你们不会为了救白峰而说假话。”

张秀忽然转身,挥手朝白玲打去,嘴里大喊:“肯定是你个臭丫头不满我们,找外人来对付我们!”

白玲下意识的闭眼偏头,她连一点反抗的本能都没有,看的白启心疼极了,他抓住了张秀的手,冷冷的说道:“要打她可以,但证明条件上必须加上一条,让白玲打回来!”

说完,白启松开张秀,可她却无论如何也打不下手了。

“我也不逼你们,自己考虑吧!但是时间有限,两天后白峰如果还不招,将会被移送至中央省国安部。也就是说,最迟后天中午你们得给我答案!

这不是跟你们开玩笑,前两天我身边的女警察看见了吧?国安部序列5的圣徒,她也是来办这件案子,中央省对此案很重视,由此可见你们儿子到底犯了多大的罪!”

途径者大概占总人类的三成左右,而这其中最低的序列8又占据了一半以上。

序列8其实和普通人差不多,只不过有那么一点特殊能力而已。

听闻白启一番话,白大国一家顿时惊呆了。

儿子的案子还触动了中央省国安部,派出了稀有的序列5圣徒。

白启拿起手机放进兜里,不管三人的震惊走出咖啡厅。

两天后其实是白启的最后时限,他要再找不到线索就只能等待温云生的正义铁拳了。

当然,白启也可以不管白玲的事,趁着张雨潇的刑警证还在自己手里,带他们偷偷去见白峰,让他们劝白峰早点招认。

唯独这一点,白启做不到,他骨子里有一种高傲,不屑与白大国这种人合作求生。

至于其他关于白峰的事全是他瞎说的,就为了恐吓白大国夫妻二人,让他们给白玲下跪,并在她面前发誓不偏私白峰。

刚走出咖啡厅,又下起了雨,这时白启开始想念张雨潇了。

虽然人愣了点,好歹是个富婆啊,出门不用淋雨!

“贼老天不长眼!”白启骂了一句,将衣服顶在头上跑入雨中。刚走出没两步,一辆白色轿车在路边停下,车窗摇下,一身制服的张雨潇英姿飒爽,她看着白启冷冷问道:“坐车吗?”

“爷嘴硬,不吃软饭!”白启拔腿开跑,想念张雨潇和遇上张雨潇完全是两码事。

自己偷了她的刑警证,还偷放了白大国夫妻,并且拿着她的刑警证四处骗人。按张雨潇那死板的性格,自己被抓了非给关牢里去不可!

可惜啊!一个普通人想要在序列5圣徒面前逃跑简直就是一种奢望。他刚跑出一步,脚就被地面钻出的机械手抓住摔倒,他还未翻身就感觉眼前一黑,被装进大桶机器人里了。

当他再次见到光芒的时候已经被关进牢里了……

这一夜,牢里的空调很冷,张雨潇没有给被子!

原创文章,作者:枫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3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