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未婚妻也在撮合我真爱和情敌》小说章节目录秦清瑶,秦清炎全文免费试读

当秦清瑶这个误判,在秦清瑶背着宫女偷偷上药的时候进了房间。

看见秦清瑶掀开裙摆,撩起裤腿,露出一截白嫩细长的腿,而莹白的大腿上面,是一块夸张的红,还破了皮,看上去可怜又狼狈。

封政勤进来的声音很轻,秦清瑶微微背对着门口。掀起衣服的时候,轻轻地抽了口气。显然女孩子家家娇气怕疼,那伤口疼的厉害。

秦清瑶慢悠悠的拿着药膏抹了药,然后把伤口露出来透气,自己则拿了棋谱在看。

穿着舒服的里衣,模样放松,倒是一股子岁月静好的模样。

显然她似乎早有准备,做好了上了药就在那儿自己看看棋谱,放放棋子的准备。而且,秦清瑶的伤口,应该是大部分宫女不知道的,她们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秦清瑶不用她们在身边伺候。

但是对于主子的话,从来是不会拒绝的。

封政勤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什么。这伤口看着就很新。一看就是出宫之后才弄得。还为了这个伤口瞒着。估计是为了那段子峰弄伤的自己。

这个认知,差点没让封政勤气疯了。

要知道,秦清瑶对他,那是一点儿小事都恨不得告状。结果对另一个男人,倒是眼巴巴的维护着。

“呵,你的好哥哥把你弄伤了那么大一块,你不去告状,对我,你倒是恨不得什么小事都让母后把我骂一顿。”封政勤阴阳怪气的开口。

他们一同长大,太子还只是皇子的时候,就一起玩儿。后面成了太子,自称孤,也不曾改掉在秦清瑶面前的自称。

专注于棋谱的秦清瑶吓得一抖,弄了好一会的棋子瞬间乱了。

但是秦清瑶倒是顾不上了,她现在疯狂回忆刚刚有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既然没听见崩人设的提示,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太子为什么会来。

一时懵逼的秦清瑶,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应对对方。

等不到叫嚣着回应的太子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就看着秦清瑶一脸茫然以及不可置信。就像是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自己如同是一个幻觉一般。

看上去乖巧安静,甚至有些呆呆的。

莫名其妙的,就消了气。

“你腿是怎么回事?”当封政勤别扭的关心了一句的时候,秦清瑶也从封政勤竟然跑过来了,这个震惊的事情之中回过神来。

神态上看上去倒是还算淡定。

秦清瑶下意识的舔舔嘴唇,说道:“就……和友人喝茶的时候,不小心翻了茶杯烫着了。”

或许是秦清瑶太过震惊,这副样子,反倒是让封政勤自在了些。

凑近了看,那伤口越发的可怕。秦清瑶白,这样的伤格外的明显,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彼此闹的凶着,但是论了解,却的确是了解的。

“我看看。”看着秦清瑶坐在那儿,不知所措的模样,封政勤叹了口气,直接的坐在了床边,慢慢的看着秦清瑶的腿。

这倒是让人有些害羞。

毕竟烫伤的地方,已经接近腿根,封政勤为了确定伤势,又离得有些近,秦清瑶咳了两声,封政勤还是毫无所动,只好偷偷地移动了一下身子,却被封政勤一把摁住了腿。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封政勤是惊讶于女子的皮肤竟然是这样细腻的,落在手里,甚至让人觉得流连忘返。

而秦清瑶则是确定,自己的判断出问题了。

虽然原主的记忆跟幻觉一样,但是有一点,小姑娘判断的没错,封政勤心底有她。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两个人竟然也错过了,对方还自以为找到了真爱。

秦清瑶觉得,这关系设定有问题。

“你……你怎么来了!”秦清瑶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语气有些凶:“不是让我离你远点的吗?怎么我走了,你倒是跟上来了?”

在封政勤看来,也有些神奇,明明是平时的模样语气,但是却升不起平时的厌烦和那种想要碾压她的想法。

反而是觉得她这样有活力也挺好:“有这个空闲跟我斗嘴,你不如找个太医。你这个伤口搞不好会留疤痕。”

女孩子对于留疤痕,总是恐惧的。

特别是才十六岁的小姑娘,吓得脸一下就白了。

封政勤莫名的有些心软,但是想到眼前的小姑娘这伤口跟段子峰有关系,还为了段子峰瞒着这件事。

他语气就好不起来:“护着这么个男人,让自己留疤,有意思?”

听着这酸溜溜的语气,秦清瑶也算是明白了太子殿下过来的理由。以及今天这反复无常,秦清瑶就没有搞明白过的情绪。

“不是为了段哥哥。”秦清瑶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不是大问题。若是知道要留疤,肯定不会私下处理的。”

这解释没有让份子钱的心情变好,反而越发的糟了一些,大概是因为秦清瑶的话听上去太像是为了段子峰解释的模样了吧。

可是看着秦清瑶腿上的伤口,不知道怎么回事,话到嘴边的讽刺,却没有说出口:“行,我让人喊女医过来。”

毕竟秦清瑶伤的位置敏感,两个人是未婚夫妻看到了也就罢了,若是外男,看见秦清瑶那么大一片肌肤,自然是于理不合的。

好像谁也没发现,秦清瑶刚刚随口问的那句,太子为什么来。

秦清瑶没有再提起,封政勤也没有问。倒也算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默契。

或许是因为秦清瑶伤了,总而言之,这一次两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是倒也是坐在那儿,还能对上几句话。

例如看着坐立不安的秦清瑶,封政勤看着对方拿的棋谱,随口问了句:“回家不是陪舅舅么,你倒是偷偷躲在这里躲懒。”

心知肚明的避开了回来的真正理由。

秦清瑶也没说破,只说道:“爹爹娘亲太忙了,爹爹几日都见不到人,娘亲倒还好,但是又要管家,又要交际。我陪了几次,抓着我去算账本了。”

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耐,曾经封政勤不喜欢这样的秦清瑶,在封政勤看来,这样的秦清瑶有些懒散。

秦清瑶身上很多特点,都不符合太子期待的‘皇后’的特质。

看着秦清瑶懂事大体,但是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但是此刻看着秦清瑶躲懒的模样,难得生出了几分还不错的感觉。

原创文章,作者:今天的愿望是暴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