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汐顾少临)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宁汐顾少临最新热门小说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前世乔素识人不清,被渣男哄骗,失去所有财富,还丢掉了性命,她本该风情万种,却重生在自己人生最肥丑的19岁仗着肥硕体型,化身打脸狂魔,戏弄霸总,还弄残了女配和渣男顾二爷恼羞成怒,逼她减肥“女人,三个月瘦不到110斤,我丢你喂狮子!”三个月后,乔素美出天际,A4腰、马甲线,36D,完美蜕变美颜全球顾二爷默默吞咽了口水,送上一纸契约乔素呵呵一笑,赚钱养小奶狗不香么?

小说: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宁汐顾少临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我觉得用最最纯洁无瑕的小白花就行呀。”宁汐凉凉掀唇,“比较衬托你的气质。”死白莲一朵。饭后,宁欣欣接到了纪子默熟悉电话。“欣欣,我想你了,今天出来好不好?”“子默哥,这恐怕不太方便诶……

评论专区

网游之神经过敏:文笔极佳、人物形象丰满、故事充实 缺点是烂尾 后部分可以看出草草了事

请不要打开我:污客百字邪教,日记式文风

护花高手在都市:我现在看见这种书名就吐了。表示鱼人二代的《校花》毒翻了我……

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

《重生后,我脚踹渣男,暴富了!》在线阅读

第18章

第18章“我觉得用最最纯洁无瑕的小白花就行呀。”
宁汐凉凉掀唇,“比较衬托你的气质。”
死白莲一朵。
饭后,宁欣欣接到了纪子默熟悉电话。
“欣欣,我想你了,今天出来好不好?”
“子默哥,这恐怕不太方便诶。”
宁欣欣低头望着手腕上的镯子,心口一跳,“我还在禁足期间呢。”
“没关系,我来宁家接你,顺便帮你说说好话。”
纪子默大咧咧地说道。
“还是不要了啦~”宁欣欣下意识拒绝道,心里飞快地算计。
现在家里正在准备着她的生日宴,且宁家上下都知道她马上就要成为顾家人了,要是不小心让子默哥知道……宁欣欣轻声细语地解释着,“子默哥,你现在是姐姐的未婚夫,我们还是少来往,才不会被人发现。”
“也是,等我搞定宁汐那个蠢女人,就来娶你。”
纪子默想当然的认为,丝毫不知电话那头的宁欣欣,正目光灼灼盯着手腕上价值不菲的镯子。
头一次,看向还在通话中的手机,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她和纪子默之间的纠葛,绝对不能顾二爷知晓!
顾家。
“妈,有什么事?”
阮琼逮着机会叫住顾少临,男人微皱着眉,语气淡淡。
“下周宁家有活动,你爸生前和宁家关系不错,这次你替我去,也算维持两家人的关系。”
阮琼将早就想好的说辞一五一十地交代出去,面不改色:“顺便把礼物一起带过去。”
顾少临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直接拒绝:“让其他人代替吧。”
宁家……不是那个女人的家里吗?
“没人了,欣愉过些天会带嘉嘉出去看病。”
阮琼早就料到他会推脱,温婉一笑:“少临啊,算妈拜托你了。”
男人皱起了眉,却没再继续拒绝。
……“汐汐,我专门定了你最喜欢的餐厅。”
一大清早,纪子默搓揉着手跑到宁家嘘寒问暖,说要带人出去约会。
宁家其他人看着他对宁汐这般上心,很是满意。
见渣男都敢堵人堵到家里,宁汐冷笑,轻飘飘应了句“好呀”,便一把将房门关上。
慢悠悠做完了一整套减肥操,美滋滋泡了个热水澡,又精细地画了个淡妆。
足足四小时后,宁汐才不急不慢地下了楼。
底楼大厅,纪子默等的都快要失去耐心,一听到动静声,下意识抬头。
看着走在楼梯间,柔美许多的人,恍惚间,以为换了个人。
不过定眼一瞧,发现宁汐还是如此臃肿肥胖。
刚才他竟然觉得宁汐变好看了,一定是眼花出现错觉了?
“哎呀,我装扮花费了点时间,你不会等很久吧。”
宁汐笑着说话,望向纪子默的眼神,一片冰霜。
“怎么会呢,只要是有关你的事情,我等多久都愿意。”
纪子默心里发苦,面上却不得不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眼神却总是在宁欣欣身上打转。
宁汐微闪着眼眸,踏出家门之前,故意满脸喜悦地和宁欣欣打招呼。
“妹妹,我们出去了,回来给你带吃的。”
“啊,好呀。”
宁欣欣不高兴的应着。
宁汐趁着换鞋的空档,轻飘飘落下一句,“欣欣,你脸色这么难看,是因为子默没邀请你嘛?”
“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可没这个意思。”
宁欣欣心口一跳,再次抬头,又恢复成往日那副柔弱惹人怜惜的表情,“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呢,子默哥可是我未来的姐夫。”
该死……死肥猪该不会看出些什么吧。
“是吗,看来是我多心了,我还以为你喜欢纪子默呢。”
欣赏完宁欣欣的变脸,宁汐笑得更加真实了,语气不紧不慢地扔下了炸弹,“我误会不要紧,要是让顾少临误会,那可就耽误你们之间的婚约了。”
此话一出,宁欣欣面色骤然一变!
倒是被蒙在鼓里的纪子默一脸懵,“什么顾少临?”
“宁欣欣马上就要和顾少临订婚了。”
宁汐直接将话捅破,勾了勾唇,瞧着纪子默那被雷劈了的样子,笑得可欢了,“你竟然不知道吗?”
是不是觉得脑袋顶上绿油油的?
“轰——”纪子默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目光瞬间锁死在宁欣欣身上。
当他忍着恶心和宁汐周旋,他的心爱之人,要嫁给其他的男人?

为什么他都不知道……欣欣在故意瞒着他吗!
那凶狠阴寒的视线令人不寒而栗,宁欣欣心底念头急闪,连忙否认,“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姐姐,你不要胡乱说了。”
“你们不是急着出门约会吗,姐姐快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趁着宁汐背对过去的姿态,宁欣欣连忙附上纪子默的耳畔,小声委屈:“姐姐说的都是假的,子默哥,你可不能相信,姐姐是在陷害我,之后我一定给你好好解释。”
纪子默僵硬着脸,勉强点了点头。
宁欣欣微松了口气,转而盯着一脸无辜的宁汐,心中越发记恨。
这边纪子默按照原计划,陪宁汐出门逛街。
即使依旧如同以前一样大方付款,可全程心不在焉,时不时走神。
宁汐瞧着这一幕冷笑。
上辈子她也是被猪油闷了心,那么明显的破绽都没发现……这辈子,那些债她要一点点全部讨回来!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之间,就是正午。
宁汐跟着纪子默,进了他定下的酒店里。
纪子默提前定了一大桌的菜肴,又开了瓶放在他们面前的红酒,按照事先排练过的话说道,“汐汐,这是今早刚空运到的,酒味醇厚,是你最喜欢的红酒牌子。”
嘴上说的痛快,眼神却全程飘忽不定,演技尤为拙劣。
“别急啊,慢慢来,先喝酒容易胃不舒服。”
宁汐笑意盈盈地摇摇头,望向桌上红酒的眼眸,浮起一层淡淡的雾气。
这迫不及待的样子,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好,都听你的。”
纪子默讪讪一笑。
此时宁汐点的蛋糕正好被送了上来,她端起其中一块黑森林蛋糕。
过宽松的袖口在蛋糕面上轻轻扫过,似有粉末无声落下。
随后,将蛋糕递给了纪子默:“这个挺好吃的,快尝尝吧。”
纪子默心里还纠结着宁欣欣的事情,心不在焉地接过,不自不觉,就将蛋糕吃了一大半。
过分甜腻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想起今天的要紧事,开始套话:“汐汐,马上就要到我们的婚期了,你喜欢西式还是中式的婚礼?
我都听你的。”
“随便吧。”
宁汐咽下蛋糕,一脸无所谓:“我都可以。”
“那我们办两次婚礼,西式中式都来,好不好?”
纪子默故作深情地凝视着宁汐,再次举起红酒:“来,提前为我们的婚礼庆祝吧。”
“哪有人办两次婚礼的,不吉利。”
宁汐继续不咸不淡地应付着,开始估算药效的发作时间,故意拖延:“西式华丽优雅,还挺梦幻的,可是中式婚礼古风味浓厚,底蕴十足,也很吸金……”接下来,宁汐就婚礼的选择方式,足足扯了十分钟的话,彻底将纪子默给绕晕了。
他刚打算重提喝酒一事,突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变得模糊起来。
尝试着睁开想要看清楚,大脑却觉得越来越迷糊:“怎么突然看不清了……”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下一秒,“嘭”的一下,直至摊倒在座位上,不省人事。
宁汐没有理会,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一口小蛋糕后,才不慌不忙地举起面前的红酒杯,轻轻嗅了嗅两下,冷笑。
里面被加了十足的安眠药,还含着催情的药物……纪子默还真的贼心不小。
“砰砰砰——”紧锁的大门,突然发出厚重的敲门声。
于此同时,纪子默的手机,发出“滴滴滴”的短信声。
透过猫眼,宁汐瞧见门外站着个的男人,身上衬衫褶皱,一副颓废灰败的模样,她从来没见过。
是谁?
压下心中的疑惑,宁汐拿起纪子默的手机,用他的手指解了锁,短信内容瞬间跳了出来。
【我已经到了,真的有女人让我随便上,还白给我十万块?
】潋滟的桃花眼,瞬间被寒冰取代。
原来如此……想找人毁她清白,趁机用事情来要挟她,从而骗得她手里的股份?
真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宁汐冷笑着,偷偷躲在门后,看着猥琐男探头探脑迈步进来的时候……“嘭——”举起手肘,重击后者的颈部,猥琐男凄惨一叫,直接倒地昏迷不醒。
宁汐活动了下有些酸软的手腕,眼神淡淡。
敢算计她?
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好久没有用这一招了……以后必要的锻炼也要跟上,否则对不起前世师父的一番教诲了。
看着不远处,同样出于昏迷状态的纪子默,唇角一勾,忽地心生一计。
一把将猥琐男拖到纪子默的身边,干脆利落地扒下他们的衣服。
忍着恶心反胃的不适,用力将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交叠在一起。
“咔擦——”不客气地留下高清的果照,宁汐出门躲到不远处的洗手间内,掏出新买来的电话卡,轻咳两声,利落换上变声器。
直接拨出电话发照片,“你好,是宁正诚先生吗?
我是鸭组爆料区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佚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28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