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乘风》小说章节目录林青,六子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青天乘风

小说:玄幻

作者:错乱尘埃

简介:往事越千年,无光暗淡。有两人并肩,看日月星辰闪耀,看天魔妖兽横行大地。后来,光阴流转,山河破碎。如今契机出现,且看青天乘风起,白日高楼断。

角色:林青,六子

《青天乘风》小说章节目录林青,六子全文免费试读

《青天乘风》第1章 风起免费阅读

春风阵阵,伴随着稀稀拉拉的鸟鸣,小镇多了些生气,仿佛从沉睡中苏醒。

清晨,天微微亮,小镇一处不显眼的院子。

林青起身下床,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早起的习惯。

将一只橘色珠子安置好。不经洗漱,就在院子里打起了王八拳。

虽然身材消瘦,一套拳却打的虎虎生风,惊起片片落叶。

打拳的时候还伴随着哼哼哈嘿,一拳接着一拳,身形摇晃,下盘却极稳。就这样打着拳,等太阳升起。

这个院子是林青父亲的财产。从小到大两人都不怎么亲近,所以林青很小就搬到了这里独自居住。

院子不大,却收拾的格外干净整洁,院中小池塘里三两条鲤鱼游荡,水草摇摇晃晃,墙角有一堆碎石整整齐齐。

林青房间不大不小,只不过没院子那么整洁。

各种书籍随意散落在各处,书桌上只有纸笔,所以没那么凌乱。不过,房间里除了书籍,也没其他的东西,也可以说乱的赏心悦目。

隔间存放着林青的杂物,儿时的纸鸢,玩伴的赠礼,一把短刀,一柄长剑,一个墨绿色的箱子。不是情况特殊,林青是不会来隔间的。

王八拳打完,洗漱过后,准备出门的时候,一张叠好的信件一样的东西,赫然出现在林青眼前。

林青眯眼看着眼前的信件,心生疑惑,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人给我来信?

儿时的玩伴,六子他们自走后从没有来过信,而因自己身体孱弱,没能和他们一起。

至于别人,林青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人。

收拾心情,林青决定不打开信件。想着若是好事,迟点也没关系。若是坏事,晚点面对也好。

再说了,除了那人,自己能有什么不好的事?

一身白衣准备出门。

抬起脚刚准备跨出去,就看到了一人,一身青衣,眼神冰冷,双手负后,在院门不远处直挺挺的站着,正是那人。

可能是已经来了好久了,也可能知道平日里自己是这个时候出门,所以刚好出现,在此等候。

林青顿时一阵头大,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对方是林青最想见到和最不想见到的人,而这人出现,预示着就算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此时放脚也不是,抬脚也不是,正尴尬时,只听那人开口说话了:“最近就不要出镇子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那人只是轻轻扫了林青一眼,便转身离去,脚步极快。

林青缓缓的点点头,表情木讷,跨出一步,随手拉了下门,不关,就那么闭着,向来如此,像是等人。

此时的林青面无表情,眉头紧锁。

边走边算着那人几年没有主动来看自己了。自七岁那年那人让自己搬离林宅,九岁那年生重病那人来过一次,十三岁那年自己待在房间里,长时间不出门那人来过一次,据说十四岁自己把玩黑色珠子的时候,吐血晕倒时,那人也来过一次,但这次自己没见到他,醒来只有黑色珠子在额前飘荡。

至于今天早晨这次相见,对方甚至不想进入院子。想到这里,林青握了握拳头。

在这之前三四年间,对方便不曾来过,哪怕自己去林宅,双方也没见过几面。只不过那人经常遣人送书来自己这边。

此外,对对方的印象也只不过是,不苟言笑,不善言辞,眼神冰凉,这些刻板印象。双方都不曾真正了解过彼此。

数年来,处在同一个镇子,却只见过寥寥几面的人这个人,正是林青的父亲。

他也想过缓解两人的关系,可是无从下手,见面的机会都少,更何况感觉父亲刻意躲着自己。

走了几步,林青双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些笑意,此时的林青眼神清澈。

一个人过了这么久了,不受待见又有什么关系,自己一个人不也是读了好多书,走了好多路,把王八拳练的有模有样。

林青恢复了平日里散漫的神情,从袖中拿出了那封信。既然那人已走,还能有什么坏事?

打开信件,“明日清晨,来林中相见,若晚到,后果自负”,几个大字出现在林青视野中。

林青脸色又凝重起来。这才觉得不对劲,父亲刚让自己不能外出,如今这又如何是好,果然他出现,没好事。

林中自然是镇外的密林,至于后果,在林中,除了狸子,也就是几样无关紧要的物品而已。

狸子一般人拿它根本没有办法,那几个物品实在无关紧要。

不过,林青突然想起了狸子前段时间受伤刚恢复不久,万一出了事就麻烦了。

狸子可是六子他们走后我为数不多的好友了,若是出意外,自己承担不起。

六子他们走后那段时间,若不是狸子,自己可能都撑不到现在。

狸子陪自己走过了那段黯淡无光的岁月,那时六子他们走后,自己独自一人,浑浑噩噩。

有了狸子,自己仿佛有了依靠,如今肯定是不能弃狸子于不顾。

密林离镇子又不远,镇子及镇子周围十数年来也平稳安详,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林青这样想着,还是决定先不理会父亲的忠告,至于回来后会如何,那只能是回来再说。

去林中是明日的事,今天还有今天的事要做。

穿过家门口的小巷再转个弯便能看到宽阔的街道,两道两旁屋舍林立,屋子前面是一颗颗树。

毕竟还早,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行人。

在一家烧饼店前林青停了下来,开口道:“五姨,我要两个烧饼。再来一壶春酿。”

“哟,阿青还会喝酒了,什么时候找媳妇啊,要不要姨给你把把关?”说话的是一个貌美妇人,一身红衣,淡妆轻描,说着便把烧饼递给了林青。

林青笑了笑,接过烧饼就啃了起来,对这种话早就自动免疫了。

见林青还不走,此时妇人道:“还站着干嘛?找媳妇去别处呀,我这小店可没有小娘子。再说了,大清早的,你总是在这里被别人看见不好。快走,快走。”

林青无奈道:“五姐啊,可能是你没听清,我还要一壶春酿,。”

那妇人这才递出了一瓶上好的春酿,开口道:“小青啊,说了好几次了,要叫五姐,要不是看在和你熟的份上,烧饼都没得吃的。”

接过酒,林青连忙道:“是是是,五姨,那我先走了啊,明早再来。”

看着离去的林青背影,妇人也不理会林青对自己称呼,笑意盈盈。

随口道:“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说完提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眼睛放光,大呼好酒。

街道上人慢慢多了起来,对每个经过的人林青都真诚的点头致意,眼神清澈。大多人看到皆是以微笑回应,至于那些置之不理的,林青也毫无芥蒂。

小镇来往的人就那么些,低头不见抬头见,少一事总比多一事来的好。

走着走着,房屋逐渐少了,树木却多了起来,青翠可爱,让人看着欢喜。

离开了镇中心,看着远处的宽阔,林青心情又好了几分,觉得刚才应该要三个烧饼的。

不远处有座茅屋,经过茅屋再往前走就出镇了,而林青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座茅屋。

屋子里有个老人,人们只知道他姓黄,喜欢喝酒,喜欢调戏妇人,喜欢看书,当然不是小孩子能看那种。又长寿,这是镇子里的人共同认可的,对于喝酒看书人们或许有争议,但是对于黄老的年龄人们是很信服的,毫无争议。

就算村里最老的老人,也声称在自己小时候就见过黄老,到自己如今八十岁了,那老家伙还是那个样子。

到了屋子外面,林青将春酿放在了门口,就坐在门槛,等着老人出来。

果然又来早了,老人还没起床。

眯眼看着镇外,那时一大片树林,一颗颗树木参天向上,郁郁葱葱。

更远出是群山起伏,高低不一。

林青就这样吹着风看着风景,虽说这山这树看了好多遍了,可就是不会腻。

想着还是自己那次晕倒,自己才认识了黄老,也是从那次以后,黄老教了自己那套拳法,问拳法名字,老头儿也不说,自己取了几个名字,老头儿也不满意,后来干脆就叫王八拳了。

自小林青就体态孱弱,七岁之前不知道见过多少医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那次晕倒后更是变本加厉,身体愈发消瘦。

后来还是黄老来教了林青那套王八拳,身体状况才逐渐好转,到现在只要不是过分动作,身体是没什么意外的。

就算出意外,不还是有黑色珠子。

还记得当时黄老见黑色珠子时的神情,惊讶又困惑,激动又感伤,他让林青以后再也别将这东西拿出来示人,让林青也别轻易使用。

老人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还有两颗。

良久,老人打开了门,身着一身不怎么干净却质地不错的青衫,不似小镇寻常材料。

老人身材魁梧,头发散乱,眼神却熠熠发光。

开门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林青坐在自家门槛上,老人打着哈欠,抬脚就踹向了林青。

林青向前倒去,老人身上接住了林青扔出的酒壶,快速的喝了一口嘟囔道:“小五这酒越来越好喝了,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这边林青并没有跌个狗吃屎,老人嘴里灌满酒笑了笑。

林青接触地面的时候,单掌轻拍地面,扭转身形,顺势坐在了地上。

怒目圆睁道:“老东西,还老子酒来!”

远处,风渐起。

原创文章,作者:错乱尘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11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