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苏顶香香_苏顶香香最新热门小说

经典力作《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苏顶香香,由作者“大坝”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仙路一途便如住客栈,

区别只是住的时间长短,

唯有消逝才是永恒

苏顶眨着眼道:“不好意思,我是客栈老板”

小说: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大坝

角色:苏顶香香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大坝”写的《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主要讲述的是:张楚氏天擦黑才回镇,中午带的散碎银子全贡献给府里的始棠胭脂水粉铺了。张屠子早做好一桌饭菜等着,她兴冲冲的到家也不吃饭,径直冲到里屋,坐在镜前试着胭脂。“儿子先吃吧,木头,进来帮我看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屠子两腿打颤。老张蹑手蹑脚进了里屋……

评论专区

我还能活多久:老姐富江玩监禁,后来主角被妹妹火铊逆推无惨,被吃掉只剩一个头,好棒棒~ 推实姐实妹。可与限制级末日症候相互照看。

非凡洪荒:好吧,这是我读者生涯遇见的第一大水逼,现在也只是隔几个月看看成圣没,我也只剩下这个执念了。干的不行的干草。

谋杀穿越者:粮草-,文笔设定都可以,至二十章,不怎么干涩和散乱,还算有趣,可看

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

《仙家客栈,我家苏顶真的顶》在线阅读

第4章 夜话

张楚氏天擦黑才回镇,中午带的散碎银子全贡献给府里的始棠胭脂水粉铺了。

张屠子早做好一桌饭菜等着,她兴冲冲的到家也不吃饭,径直冲到里屋,坐在镜前试着胭脂。

“儿子先吃吧,木头,进来帮我看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屠子两腿打颤。

老张蹑手蹑脚进了里屋。

“给孩子做猪腰子了吗?”

“做了,三斤猪腰子炖两斤鸡腰子,还炙了一斤羊腰子。”老张畏畏缩缩答道。

“嗯,你也要多吃些,我还给你带了二十斤枸杞,够你下个月的量了。”说罢转头娇羞地看着屠子:“木头,看看这些个颜色到底哪个好,始棠的大掌柜说我都适合这些颜色呢。”

屠子看着比自己还壮的老婆脸上红一块,粉一块,紫一块,一张脸画的像三军对垒,谁都不肯相让。

心里骂着从未谋面的胭脂铺大掌柜,嘴上打着颤音:“都好看,都好看。”

“那你再离得近些看嘛。”张楚氏变本加厉。

“我。。。我先上趟茅房。”张屠子挤着笑。

“懒驴上磨屎尿多,快去快回!”张楚氏不再捏着嗓子,吼出来的声音竟比老张的声音还要雄浑。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屠子掌着油灯走进茅房,激动地心,颤抖的手,小心打开黄油纸包裹,拿出书,凑着油灯看去,只一行字,便让他破了防:房屋中梁安置术,笑笑生著。

“贼子!”屠子目眦欲裂,大喝一声,整个肉铺都震了一震。

张楚氏听到,捏着耳朵给他拖进里屋,手中拿着书,冷眼看着屠子:“说吧,怎么回事!”

听屠子磕磕巴巴的说完,把张楚氏气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用力掐着屠子胳膊上的腱子肉,骂道:“你个废物,爷俩一日里被骗了两回,你怎地这么没用!”

屠子还敢争辩:“那小子太不是东西,一不小心着了道!”

张楚氏恨恨道:“不成,就逮着我们一家可劲祸害,咱孩子现在看人还重影呢,我得去找他,这事儿不算完!”

刚站起身复又坐下,恨道:“没法去!”

“咋了?”

“咋了?!闹开了你我脸上有光是吗?”张楚氏越想越气:“这贼娃子小小年纪,此般算计,这回只能吃个哑巴亏!”

看着屠子垂头丧气,不发一言,张楚氏气又不打一处来,伸手拧着屠子腰上的皮肉:“都怪你不争气,一把子力气就会往猪肉身上使。老娘拧死你!!!”

。。。。。。

老道士摸着饱胀的肚皮躺在床上。

只有三天了。

他曾无比期待着这天的到来,现在又无比焦躁于这天的到来。忽而他自嘲道:“老二说的没错,小六啊小六,你就是想的太多了。”

。。。。。。

时光擎着大刀追砍着记忆。

陈管家也记不清自己跟着相爷有六十年还是六十一年了。手中的参汤都快凉了,访客却还未走。

自打相爷把他从死人堆里救起,他就一路跟随。

称呼从少爷到老爷,再到相爷。也眼见着相爷从一个翩翩公子到如今的老态龙钟,一路从风花雪月走到血雨腥风再到如今的垂垂老矣。

看着眼前窝在太师椅上打着瞌睡的相爷,陈管家恍惚间无法将心中的两个形象重合到一起。

旁边跟小少爷陪笑说话的是汉江总督冯万年,这可是一方大员,听说还是个妙玄境的强者,来到咱相府也得恭敬仔细地说着话。

陈管家感到与有荣焉。

毕竟贯通两朝三十多年还恩宠不减的相爷,古往今来也是独一份儿。

小少爷是相爷独孙,相爷独子的遗腹子。刚过弱冠之年就已有官身,好像叫什么御书房行走。

皮相也生的极好,面如冠玉,鼻若悬胆,脸上总挂着和煦的笑容,哪怕是对着下人也是如此。府上的婢女们见到小少爷都走不动道儿。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相爷就像寻常人家上了岁数的老人,每到入夜就打起瞌睡,好似真的睡着,但身边的风吹草动尽能收入耳中。

陈管家知道,相爷没睡着,六十多年了,这点眼力见总有。

看着那似万年不变的脸庞在烛光摇曳里明暗不定。

陈管家想,相爷上次笑是什么时候,这一想竟追溯到二十多年前,大少爷高中状元的那天。

唉,大少爷,可惜了。

他迈着碎步掩上窗子,屋里的烛火登时稳定下来。

大少爷是相爷独子,自幼刻苦,就是太执拗,常惹相爷生气,还老是板着一张脸,下人们都怕他,在他面前都规矩的很。

大少爷中状元放榜那天,相爷难得的喝醉了酒,却在席上跟他吵得不可开交。第二天大少爷就背着个包袱,到北方边城上任做了个县守,一两年才能回来一次,回来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住不了几天就又走了。

赶上二十年前那场乱世,听说大少爷只带着八百多人,顶着六万妖族硬是守了三十天,等援军赶去,八百多人连尸首都没剩下,只送来了大少爷上任时背着的那个带血包袱布。

那天相爷就盯着手中的破布滴水未进,枯坐一天。第二天陈管家给相爷梳头时,原本乌黑油亮的头发竟白了一半。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陈管家知道,相爷心里难受,哪有父母不爱孩子的,要不也不会把那包袱布缝在贴身衣物里。

相爷的鼾声响起,姓冯的那个总督识趣告退,小少爷客气相送。

陈管家笑着端着一碗参汤双手递向相爷,相爷像活过来一般接过碗,等到小少爷回来,说道:“这姓冯的越活越回去了,还有三天,乱世将至,哪有墙可以给他骑!”

小少爷陪着笑:“他方才在门口说了,回去后会亲自督办。我观他已做了抉断,不会倒向陆党。”

“我本就不指望他能办成,只是想要他一个态度。这个态度对朋友们很重要,对敌人们来说,更重要。”相爷捧着碗看着小少爷:“你记住,别人说的天花乱坠都别信。不观其行无以知其度。唯有行动才是衡量态度的不二法门。”

小少爷躬身应道:“记下了。”

相爷转头看向陈管家:“你家里小子们近年可好?”

陈管家一愣,他知道相爷从不说闲话,腰弯的更低了,小心的回话:“托爷的福,我家三个小畜生,大的在旭阳城看着相府一处庄园,老二在咱相府门房已经做到主事了,最小的那个十年前拿着爷的一封信去了清灵宗,年初里传信说现在已经到悟灵境了。”

“我想找你借样东西。”相爷幽幽的盯着他。

陈大管家汗都下来了,噗通一声跪下:“奴才家十几口的命都是相爷您给的,全凭相爷处置!”

相爷端起碗,呷了一口:“没那么严重,我只借你家老二的一双眼睛用用。”

原创文章,作者:大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097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