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温姣贺鹭城热门小说_(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温姣贺鹭城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蒙爷儿”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不允许办公室恋情,自己更是从不吃窝边草的贺鹭城,居然看上了新来的女秘书本以为会

小说: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蒙爷儿

角色:温姣贺鹭城

热门新书《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蒙爷儿”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夜深渐浓,昏暗的灯光勾起了几分旖旎。温姣身边的男人,虽然眼睛被纱布包裹着,但鼻梁高挺,眉目深邃,薄唇削锋,下颌线更是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磁性的嗓音响起:“乖……”温姣迷迷糊糊的听他话,心想这梦也太真实了!不过既然是做梦的话——温姣亲了亲男人挺直的鼻梁,又亲向男人眼睛上的纱布。男人浑身一震,男声沙哑晦涩:“你……”温姣咕哝:“我怎么还梦见个失明的?”随后又喃喃自语:“没事哈,姐姐砸锅卖铁赚钱给你治眼睛。”男人胸腔里那颗心脏无缘由一紧,吻上她的唇……

评论专区

重生之自由的飞翔:这脑洞也是可以的

[综]繁衍计划:教科书般的嫖文,更新坑爹

仙府之缘:好低分啊,怎么还挂在这?

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

《让爹地做孤家寡人吧》在线阅读

第1章 做梦也会怀孕吗?

夜深渐浓,昏暗的灯光勾起了几分旖旎。
温姣身边的男人,虽然眼睛被纱布包裹着,但鼻梁高挺,眉目深邃,薄唇削锋,下颌线更是如刀刻般棱角分明。
磁性的嗓音响起:“乖……” 温姣迷迷糊糊的听他话,心想这梦也太真实了!
不过既然是做梦的话—— 温姣亲了亲男人挺直的鼻梁,又亲向男人眼睛上的纱布。
男人浑身一震,男声沙哑晦涩:“你……” 温姣咕哝:“我怎么还梦见个失明的?”
随后又喃喃自语:“没事哈,姐姐砸锅卖铁赚钱给你治眼睛。”
男人胸腔里那颗心脏无缘由一紧,吻上她的唇。
空气中暧昧的因子浮动不止,夜色拉开帷幕…… 两个月后。
温姣因为月经不调去医院看内分泌,医生却告诉她,她怀孕了!
“做春梦也会怀孕吗?”
温姣困惑又迷茫,更多是觉得很可笑。
她连男人都没有,怀孕?
难不成她能自孕?
“您确定不是误诊?”
被质疑的医生面无表情的指着化验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呢,孕八周。
孕激素过低,给你开点补充孕酮的药。”
温姣魂不守舍的从医院出来,立刻打车来到闺蜜家,就在门口,她便迫不及待的追问。
“若若,我生日那晚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
两个月前是她二十岁生日,闺蜜沈若星说要帮她好好庆祝,带她去了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
她喝醉了,还做了一个很羞耻的梦。
该死!
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一场荒诞的春梦!
毕竟第二天醒来,她是一个人躺在酒店房间里。
而沈若星告诉她,她喝醉后就在这里睡了,什么事都没有!
可事实证明,她切切实实跟一个陌生男人滚了一晚上床单,还有了孩子!
面对温姣的质问,沈若星眼神闪烁,握住她的手反问道:“怎么了?
姣姣,你怎么突然问起那晚?”
温姣拧紧秀眉,脸色十分苍白的说道:“我怀孕了……” “什么!
你怀孕了!”
沈若星大惊失色,看上去比温姣知道自己怀孕时还要震惊!
“你怀孕……你怎么会怀孕……只是一晚怎么就……” 沈若星紧咬着唇,看着温姣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和怨怼!
两个月前她借口帮温姣庆生,把温姣带去酒店灌醉后,让她顶替自己,上了贺氏集团总裁贺鹭城的床。
沈若星知道温姣没有过男人,而自己已经交往过许多男朋友,早不知道偷吃禁果多少回了。
为了营造自己很纯洁的假象,她选了温姣,可没想到温姣居然会怀孕!
“姣姣,这个孩子你预备怎么办?”
沈若星看出温姣的犹豫,眼底闪过一抹暗色,“你还年轻,再说也不知道……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不如我陪你去医院打掉吧?”
“打……打掉?”
温姣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小腹,整个人愣在那里。
得知自己怀孕时,她慌张更恐惧。
可是想到要打掉孩子,她心里有些难受…… 沈若星还在不停劝说,可温姣却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一般:“不!
我想把他生下来。”
“什,什么?
生下来?
你疯了吗!”
她不敢相信温姣居然要生下这个孩子!
不行!
她绝对不能让温姣生下孩子!
这孩子对她来说就是颗定时炸弹!
沈若星咬牙,那就别怪她无情了!
心下一狠,她在温姣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伸手狠狠推向温姣。
温姣尖叫,直接从台阶滚了下去。
在台阶上摔滚,温姣额头跟手臂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但最可怕的是她肚子传来剧痛,而且裤子黏糊糊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紧接着她就闻到了血腥味。
沈若星居高临下的站在台阶上,神色冷漠,丝毫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意思。
温姣咬着牙,冷汗涔涔的费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等拨出号码,手机就被快步过来的沈若星一把夺走。
正在这时,一辆银灰色的宾利驶过来,车门打开,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下车走来。
沈若星看着走过来的男人一愣,下一秒就听到男人磁性的声音:“听说两个月前在希斯顿酒店,和我一起的女人是你?”
沈若星先是一怔,随后狂喜,忙不迭的点头:“是!
是我!”
男人眯起眼睛打量眼前女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那感觉告诉他,那晚的女人似乎不是她。
他当时因为眼睛做了手术,所以没有看见和自己共度一晚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突然,男人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人扯住,他低头看去。
此时温姣疼的几乎要晕厥,她什么都听不见,看不清,只凭着微薄的意识伸出葱白的小手紧紧揪住面前男人的裤脚,仿佛揪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求你,救我……”

原创文章,作者:蒙爷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05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