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又认错人了》小说章节目录白君奕,苏染全文免费试读

苏染刚出民政局的大门,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艾辰,你在哪?西西河发现了变异物种,你要不要一起去?”张铮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马上过去。”苏染挂了电话,对开车的管家说道:“去机场。”

变异物种愈发常见了,这只能说明环境情况愈发恶劣了。

“小姐,去机场作什么?”管家不解。她不应该去姑爷家熟悉熟悉情况吗?

“当然是为了庆祝结婚而去旅游。”她笑颜如花地答道。

“……”小姐她还真是热爱旅行。老管家摇头,倍感无奈。一年365天,她在家的日子折合起来不到半个月,常年在外头浪荡。也不见她弄出什么名堂。

***

管家将白君奕带到一幢建筑前。门口站着两位身姿挺拔的青年。

“君奕少爷,需要等您吗?”在白君奕打开车门的瞬间,管家询问道。

“不用,你先回去。”白君奕下了车。

“君奕,你干嘛去了?穿西装,是家族聚会?”其中一位桃花眼的青年

“……”白君奕将西装脱下,口袋里调出一小红本子。

桃花眼青年眼疾手快,在白君奕弯腰去捡起的前一刻,落到他手中。

“卧槽,结婚证!你竟然毫无征兆的结婚了?”桃花眼青年眼珠子都惊得快掉了出来。

另一位狐狸眼的青年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名字:“苏染?是谁?”

白君奕好看得眉头皱了皱,说道:“老爷子看上的。”

这话让那两名青年露出同情的神色,还安慰似的拍了拍白君奕的肩。

白家老爷子指定的人选,以后想离婚都要通过老爷子的首肯。

***

在昏暗的包间内,五光十色的灯光照着一群男男女女。

“夜少,来喝一杯嘛。”一位美女端着一杯酒扭着水蛇腰,走到一位左拥右抱的男人跟前,娇声说道。

那男人嘴角勾起,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雪儿是要灌醉我么?”

伴于他两侧的女人,看向那名叫雪儿的眼神充满了蔑视和嫉妒。

没等雪儿上前,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了眼,便接通了:“喂?”

“夜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消息,白君奕和一名叫苏染的女人结婚了!”

“你说什么?”夜清宵猛地站了起来。叫雪儿手中得酒险些被打翻。

“千真万确,我妹在民政局上班,亲眼所见。”

“那可真有意思。给我查那个女人的底细。”夜清宵接过雪儿递过来的红酒,不忘给她抛了个媚眼。

白君奕闪婚,这可是天大的消息。

在帝都,说起白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豪门中的贵族,一跺脚,帝都都震三震的这种存在。

当白家老爷子白廷之来苏家提亲,点名要苏染嫁过去的时候,苏家求之不得,也不询问苏染意愿,当即应允。能攀上白家这条大船,肯定是苏家祖坟冒青烟了,也不管是嫁给谁。

而苏家,虽也财大气粗,但在帝都京圈中,却是被划为暴发户。即便出手阔绰,也是挤不进京圈中。

当苏染被告知嫁入白家的时候,她没多想就答应了。因为她觉得嫁谁都一样。

于是才有这么一出——两人在完全没见过的情况下,在约定的时间,来到民政局领证结婚。

***

F国,西西河。太阳刺眼,空气中透着刺鼻的异味。

苏染看着河面漂浮着厚重的、海绵状的东西,眉头紧紧地蹙起。

西西河原本是世界著名旅游景区,以河水清澈见底著称,如今成为这般模样,令人扼腕叹息。

***

忙完西西河的事情后,已经是一个月后。她和随行的工作伙伴们,风尘仆仆地来到机场。

她刚办理登记手续时,F国的工作人员瞪大眼睛、不确认地问道:“你是苏染小姐?”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她有些诧异工作人员的反应。

“你稍微等一下。”工作人员说完便拨通了座机,用F国语言说道:“长官,苏染小姐找到了,正在办理登机手续。”

“真不愧是老大,寻人启事都整国外来了。”她身侧长相美艳得凡凡一听,大致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如是说道。

工作人员将登机递到她手中,诚恳地说道:“苏染小姐,你的家人正在找你。飞机落地后,请立即回家报平安。”

苏染有些尴尬地朝工作人员微笑道谢。

这真不能怪她,在西西河的时候,手机掉进河里,被湍急的河水冲走了,她又补办不了手机卡,就只能等到回国后再处理了。

一出安检口,远远地便看到哥哥苏恒在等着她。

“老大,保重,我们先走了。”同行的其他人纷纷散去。

“死丫头,你还活着就打个电话回家,一声不吭,消失一个月,就差给你举行葬礼了!”苏恒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跟前,低吼道。

“哥,我手机被水冲走了……”苏染理亏,小声解释道。

“就是因为如此,我还以为你淹死在西西河里了!”不提还好,一提苏恒又炸了。

手机有定位功能,当得知手机位置沉于西西河河底,打捞都无法打捞上来时,大家都认为她凶多吉少了。

“哥,回家再说好不好?”苏染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怜兮兮地扯了扯苏恒的衣袖。

“人找着了,王叔,将她送到白家少爷那里。”苏恒转身朝身后的老管家说道。

“好的,大少爷。”老管家敬业的答话。

“等等,把我送哪里去?不直接回家吗?”苏染将自己已经领证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压根忘了那么回事。此刻她只想洗个澡,美美的睡一觉。

“你自己领证结婚了,心里没个数吗?”苏恒扶额,好心提醒她。

“欸?我忘了这茬。”苏染这才想起这么回事,自己也惊呼出声。

领了证,消失一个月,他们不会认为她“死”了吧?

于是,她被管家送到坐落在帝都皇城边上的沈氏公馆大门口前。苏染在车里,看着外边的高墙大院,踌躇了。

原创文章,作者:海上月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0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