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做地产》小说章节目录李拜,岳云鹏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在天庭做地产

小说:都市

作者:心事已迟暮

简介:做房地产的李拜,被行业封杀,穷到吃土,无意被土地爷招聘为助理,原来土地爷隔三差五地去凌霄殿上访,要分房指标去了……由于天庭限购政策,同样有编制的神仙,早早入手的小仙嫦娥可以住500平的广寒宫中式大院,而大名鼎鼎的孙悟空只能回花果山盖房子……一场房地产改革势在必行,但整个天庭体制犹如累卵,势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出身凡人的李拜会成功么?

角色:李拜,岳云鹏

《我在天庭做地产》小说章节目录李拜,岳云鹏全文免费试读

《我在天庭做地产》第1章 江湖传闻免费阅读

一支毛笔……

一个砚台……

一张破败的八仙桌……

透过残烛摇曳的光晕,则是屋里遍布的书架。

这就是李拜的工位!

北斗卫星和天宫空间站都特么上天了,这犄角旮旯里还没通电?

若不是老头告诉他这儿是东洛市房地产土地研发部,他真以为这是蒲松龄写《聊斋志异》的书屋!

……

这是从头说起。

话说李拜原来是干房地产。

有人能干到发家致富,最不济也能混两套内部房。

李拜就不同了,他3年干倒三家房地产公司。

有同行都说他就是房地产里遁草的苏妲己,阴谁谁死,也有人说他是吃鸡里的伏地魔,狗谁都成盒。

但个人觉得,业内新人的说法更贴切。

这些名号李拜自然是知道的,但他觉得,有必要要好好探讨下为啥同样是干房地产,他的“干”和别人的“干”不一样。

他觉得很无辜,特别是“干”字,精炼、扎眼,为什么不能说是“做”房地产的呢?虽然这是一个动词的不同,但“做”这个称谓好歹体现了对自己,对这个职业一个起码的尊重。一样都是平平凡凡的人,一样普普通通的初衷,那就是想做好一件事,做好一个工作,慢慢赚钱养家,最后娶妻生子。

尽管从业三年,一单未开,是他挥之不去的眼泪,但他敢面朝东瀛圣母波多野结衣,并举三指庄严发誓,他努力过。

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个个都是令业内人士闻风丧胆之作。这已经对他的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原来做工作是兢兢业业,现在找工作是战战兢兢。

以至于,但凡需要介绍职业的时候,他就特别字正腔圆地说自己是“做”房地产的。

时间久了,这种说法也逐渐获得了同行的认可,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能老揪着别人的笑话不放。

好吧,李拜是做房地产的,三年“做掉”了三家房地产公司!

尼玛~!!!

这坎是过不去了。

岁月久远,江湖悠长。至于为什么他们老拿着三年“做掉”三家房地产公司说事,李拜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是到哪家公司哪家公司就倒闭。

记得其中房地产公司老板姓张,以前是开矿的,前几年看着房地产火热眼红,一口气拍了东洛市的地王,749万元一亩!对于房价刚刚突破6000元大关的东洛来说,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

张老板放话了,老张出马,必须高举高打:买最贵的地,盖最高的楼,住最豪的家!

李拜一听,那干脆楼盘名字叫“高巢”得了,既体现了高,又体现了家。

你别说,老板听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绝了!德国有雀巢,北京有鸟巢,咱们东洛有高巢。

就它了!

女乘客:“师傅,到高巢了吗?”

司机:“别急,马上就到……”

……

中介:“小姐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高巢?”

客户:“我……这里不方便吧?”

……

高巢项目一经推出,立刻引起了东洛楼市的热搜小高潮。

于是,公司先是被文化局盯上,又被工商局跟进,紧接着张老板又被矿务局盯上……,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天地良心,李拜当时只是随口一说。

事后李拜连扇自己几个嘴巴子:以后再也不去少林寺开光了!

如今,经济低迷,业内封杀,已经失业一年多李拜发现自己落伍了。放眼瞧瞧,现在做个房地产销售,那是多么不容易,卖个房子,不仅仅要关心国内经济,还要关注国际局势,什么美国白宫的动向,欧盟征税,叙利亚局势,都要用超强的逻辑推演能力,得出一个应该买房的结论。哎,这水平,做房产销售,真心委屈了。

应该去做美国总统那里做个幕僚,出台点对华友好政策!

这一年,除了《思想品德》书皮没犯,李拜啥都干过了,全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气死警察,难死法院的那种。

为什么?

生活所迫,穷人志短呗。

李拜的朋友们……呸!

嘴瓢了。

李拜现在的朋友比岳云鹏的头发还干净,哪里来的朋友们。唯一的朋友兴七,还战斗在房产中介的岗位上替他保留着一丝杀回房地产行业的念想。

这哥们也算是一级战斗英雄了。和李拜一块出道,房产中介一干就是三年,没有底薪,只有提成,每天的工作就是白衬衫,小西裤,一打单页撒马路,一顿操作猛如虎,不如地摊卖红薯。但人家心态极好,只要下班,就跑到李拜房间嘚吧嘚吧教育半天,名义上是怕李拜想不开,实际上就是显摆:看,哥们我还在圈里混!

臭不要脸!

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是李拜唯一的朋友了,没有了李拜垫底,他实在找不来人显摆。

把不好脉就不是好兽医,李拜岂能不知道?!

他一如既往地从卫生间里摸出了珍藏了近一个月的半瓶牛二给俩人各倒了一杯,摇头自叹两下一饮而尽。一次性塑料杯,顶多二两,李拜眼圈便出现了红晕:“你我都是铁杆钓鳖——硬撑,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兴七看着李拜一饮而尽,心里早已饥渴难耐,也搭手把面前的酒喝了,寻摸了半天,终于在花生皮里翻出一粒花生塞进了嘴里:“李拜啊,你……你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而已,没关系……雄……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相信,你一定会超过我的……我的。”

李拜白了一眼他那颗硕大的冬瓜脑袋,不屑地一笑——起跑线?别特么整的好像自己在赛道上一样,上个月分摊的房租还特么用内裤抵的。

说起兴七这小子,那是属于家里有醋就敢借别人螃蟹的主,瓜头瓜脑,心态超好。看着工作稳定(不用发工资肯定稳定),可吃喝拉撒全靠李拜。

李拜靠谁?花呗。

那花呗呢?

借呗套花呗,花呗套借呗……

郁闷了一年,李拜本想着借着点酒力,跟兴七聊两块钱的,却发现他早已趴在桌上吹泡泡了。

哎,人穷志短哪,但凡能买的起俩凉菜,兴七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江湖封杀以来,本想着只要坚持,总会在这个行业里看到曙光,凭心而论,李拜确实也是有私心的,自己都揭不开锅了还养着个呆瓜干中介,不就是想给自己带点希望嘛,可尼玛,就是养头牛它也是喂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吧?为什么这呆瓜喂的是奶,挤出来的是草呢?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李拜把兴七拖到了次卧的床上,像一位慈祥的母亲一样轻抚着他酣睡的脸。

鲁迅大爷,您要是在天有灵,请用棺材板轮死这个呆瓜吧!

回到房间,李拜心想:是时候改变了,绝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龙入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佛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圣经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子曰说:人挪活,树挪死。

志气不志气的无所谓,主要是花呗借呗都满了……

原创文章,作者:心事已迟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10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