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总,夫人已插翅难逃》小说章节目录苏沫,穆景琛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穆总,夫人已插翅难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项蓝诗

简介:本文为追妻火葬场系列,看文请先备好纸巾。文案:她本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女。 十年来靠着一个烧烤摊供 他上学。 可他却一次次将她踩进了烂泥里,又推进深渊中。 只因为她偶然救下的一位老人是她亲身的父亲。 更是他的杀父仇人。 她要结婚,他不许。 “苏沫,你这一生都只能是我的,要嫁就嫁我。”

角色:苏沫,穆景琛

《穆总,夫人已插翅难逃》小说章节目录苏沫,穆景琛全文免费试读

《穆总,夫人已插翅难逃》第1章 你怎么这么傻免费阅读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街面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苏沫推着小推车准备回出租屋。

突然间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她面前,递给她一束花,说是前面一位大哥哥送给她的。

苏沫视力很不好,尤其是在夜里,看东西就更模糊了。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生意怎么样?”

“还行。”

苏沫笑笑将小推车停稳,烤了一串肉递过去给季燃。

“别说,沫沫,你这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他边吃边竖起来大拇指夸赞道。

苏沫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你的生日,需不需要本少爷带你去兜兜风?”

季燃是专业的赛车骑手,不管去哪儿都骑着这辆哈雷VRS5216。

但苏沫从来没见过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坐上过这辆车,尤其是女孩子。

她深知,对于季燃来说,自己是不一样的。

他们认识了十年,他也偷偷的喜欢了她十年。

但因为骨子里的自卑,更因为她已经有了穆景琛,对于他的感情总是极尽的敷衍。

可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仍旧是一股脑子的对她好。

苏沫蹲到路边,手里抱着个钱箱子,将皱巴巴的纸钞一张张在手里铺平,数了起来。

“苏沫,你真的觉得自己这样有意义吗,你还要将自己辛辛苦苦的攒的钱再寄出去给他吗?”

这样的话,季燃在苏沫耳边说了无数次,但这一次尤为刺耳。

“有意义。”

她反驳他道:“还有两个月,两个月后他就毕业了,到时候我们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

“你真的就那么相信他吗,十年,苏沫,已经十年了,这些年你为了供他上学,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人家还说不定领不领情呢!”

“啪!”

苏沫站起来给了季燃一巴掌。

“不许你这么说穆景琛,我们在一起了十年,他说过,等他一毕业就会娶我,我相信他。”

“是吗?”

他勾起唇角,很是不屑。

黑暗中,苏沫点燃了一根烟,又给了季燃一支。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同穆景琛异地的这几年,她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每次只要一想到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却无法真正的在一起,心就一阵绞痛。

庆幸的是,这样的煎熬,很快就要结束了。

季燃沉默着,火光在夜色里明明灭灭,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话。

“苏沫,有些话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你,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的人,继续这么沉沦下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着你,看着你疲惫的推着车,我有多难受。”

苏沫将烟头摁灭,转过脸问他:“季燃,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值得的人?”

季燃将黑色的公文包打开,递给她一个信封。

一沓照片从里面滑了出来,路灯微弱的光里,苏沫看清了照片上的人。

没错,是穆景琛。

他还是那么的帅气,高大,但却早已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样子了。

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毫无违和感,反而拉长了身体曲线,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贵族气息。

在他身边,是一个十分娇小美丽的女孩,白色的迷你裙,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佳偶天成。

泪瞬间就涌了出来,苏沫不敢去相信,更无法去面对这样的事实。

只得一张张的将照片撕碎,对着季燃大声的吼:“你骗我的,你这个大骗子,你滚,我不要再见到你。”

她越说情绪是越激动,一度无法自控,她的抑郁发作了。

下一刻,直接就冲到了马路上,季燃在后面紧紧的抱住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她给拖了回来。

“苏沫,你别这样,他早都已经不要你了,他都快要结婚了,为了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不值得。”

苏沫一把将季燃推开:“我不相信,我一句都不信,我要去找他,我要亲自去问问他。”

“季燃,你帮我订一张去云城的票,你帮我订一张,我要去找他。”

他点了点头,很久之后才吐出来一个“好”字。

季燃用手机软件帮苏沫选好了票,又送她回出租屋,临走前告诉她明早九点的票,他会亲自陪她去云城。

第一次,苏沫觉得这个小房间冷极了,又冷又黑。

她将这个钱箱子紧紧的抱进身体里,这些都是她准备寄出去给穆景琛的。

现在想来,该是没有这种必要了。

她在地上坐了很久,吃完了抗抑郁的药,躺回到床上,却怎么样都睡不着。

眼前不断闪现着的都是穆景琛的样子,微笑的他,生气的他,可爱的他……

可怎么样就是想不起来,他爱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耳边只依稀响起来一句话:“阿沫,等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的阿沫身披白纱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是穆景琛给她打来的。

他已经很久都没打电话联系过她了。

声音熟悉中又夹杂着陌生,轻轻淡淡的口气:“阿沫,我要结婚了,以后,就不用给我打钱了。”

苏沫想问些什么,但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再打过去他已经关了机。

她有一些口渴,但却在床头柜里摸到了一把刀,是有一回她生日穆景琛送她的。

当时她就问过他,为什么要送她水果刀,他想了半天,才说:“我也不知道,就想着,你应该可以用得到。”

苏沫抬了一下手腕,将刀口慢慢移动,毫不犹豫的切了下去。

季燃很早站在出租屋门外敲门了,此时的苏沫已经陷入了昏迷,血顺着她的手腕流了一地。

他敲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一脚就将门给踹开了。

当他进门后看到房间里的场景,心都咯噔跳了一下。

“苏沫,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原创文章,作者:项蓝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9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