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王云厌青高楼_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王云厌青高楼,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厌青高楼”,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当灵气复苏,人们往往狂喜于伟力归于自身、超凡不再虚妄
而人类历史中的,不在历史中的,都回来了
……
很多巨变不是砰得一响而是嘘得一声……

小说: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厌青高楼

角色:王云厌青高楼

热门新书《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厌青高楼”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我山无名,自称逍遥,乱世之妖,盛世当魔,无正无邪,白云揉碎,天仙狂醉!”……王云用了三个月到了无名山。山下人山人海。宗门虽多,人更多。山门前立着一架玉桥,不伦不类,却透出几分仙气渺渺。山门侧虚空飘着几个大字……

评论专区

活埋大清朝:都康熙十年了,属于清初起义,趁着三藩造反的时候……吴三桂毕竟老了,打到湖北想划江而治就停止进兵了,所以机会都是主角的

术师手册:倒也不想看这作者的文了,但比较想看他再次犯病——————因为极度书荒去读了,开始的越狱篇还不错,进入新世界后这写的是什么玩意。这本是确实等不到作者犯病了,纯属因难看劝退

枪·血玫瑰·Necromancer:早期优秀作品,与姊妹篇暴风雨中的蝴蝶各有千秋

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

《教室里有人说我是隋炀帝怎么办!》在线阅读

第六章 拜山

“我山无名,自称逍遥,乱世之妖,盛世当魔,无正无邪,白云揉碎,天仙狂醉!”

……

王云用了三个月到了无名山。

山下人山人海。

宗门虽多,人更多。

山门前立着一架玉桥,不伦不类,却透出几分仙气渺渺。

山门侧虚空飘着几个大字。

过此桥者可为吾派弟子。

不停有人踏桥而过,下一瞬又连滚带爬涕泗横流的离去,周遭聚集的人却不少反多……

王云顺着人潮一点一点走进玉桥。

上去几千人,竟无一人成功。

天明到黄昏再到满天星辰。

王云一步踏入。

道道声音入耳,直教人心烦意乱。

“你为何杀我!”

“凭什么?!他顺风顺水,妻妾富贵,我孤苦无依,命如浮草?!

“妾身当真喜欢郎君……”

“求求你饶我一命,我错了!求求你!”

都是自己的声音,都会勾起人的心弦,一旦好奇,便生幻象。

天昏地暗,不明方向。

这谁能走的过去?

王云发愣,他四周混沌不明,方向感彻底迷失。

他的前方还是前方么?

“我只求长生。”

他终是被声音裹入了幻境。

他看到自己踏上了修行路,可惜天资有限,他就不择手段,烧杀抢奸淫掳掠,终是活了千年,气血衰败,命不久矣。

天地却仿佛还是那个天地。

他便生了些疑问。

他在垃圾桶捡了个女婴,就养着她,他气血衰败,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年。

女孩九岁时说她要去修仙求长生。

王云说去吧。

他其实不想让她去。

女孩走后,无时无刻如虫噬般的孤苦变得让他难以忍受。

他回忆起了自己过往,昔日峥嵘,拼死斗智斗力,成败纠葛。

他常常一回忆就一整天。

然而回忆终究只是回忆。

他渐渐没了回忆的兴趣。

坐在街头,生息渐无。

他问自己可曾后悔?

……

明月高照,王云不知何时过了桥。

他站在桥边,竟有些踌躇。

终是回头一望。

一座玉桥剔透如悬月。

……

玉桥边不远有一处草地,上面或立或坐了十几人。

奶奶的,果然自己不是唯一的么。

“呦,终于又有人过关了。”一个少年一副无聊至极的样子。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桥的。”王云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

“嘿嘿,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只有在幻象中坚定你自己一开始的想法,不后悔就能过来。”少年相貌平常,身形较瘦,一副无聊到疯的样子,他疯狂找话。

“大哥既然能过此桥,必定也是坚韧不拔之辈,日后我等必将叱咤蓝星!”

“此言甚是!”王云点头一副深有同感样子。

……

少年叫白泉颐,自称是附近的小混混,被人设局欠了一屁股债,被人追地三天三夜没睡觉,跑到这郊外,谁知道有个什么鬼桥,他看都没看就跑了进来,追他的几个人都进不来。

他一看这个就站在桥对面骂了起来,可惜桥内外声音不能互通,他也不敢出去,索性就在这里面了。

他已经待了三个多月了。

“那时候,还没有那声音教人在此求仙吧?”

“没呢,那时候只有个桥,连字都没有也算我白大爷运气好,在这儿学点东西,还愁那几个鸟钱?”

王云跟白泉颐嘻嘻哈哈扯着犊子,确实是解了王云不少疑惑。

此地居然不用吃饭!

一开始他们虽然不饿但还有点慌张,可现代人哪有能在大山里生存的能力,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那这啥时候是个头啊,我们就一直在这儿干等着?”

“有个老头说这次收十七人,还差最后一人。”白泉颐双眼泛着期待,他待的时间最长,早就不耐烦了。

“老头?”

“那。”白泉颐抬了下下巴,指向远处。

那有座小山,上面有个人影,王云将“意念力”汇聚到眼,看到确实是个老头,长衫白发白须,在打拳。

“那会不会他打的拳有什么奥妙。”

“厉害啊,我根本看不到,原先也就三个人能看到。”白泉颐啧啧称奇,“那不知道,那三个人跟着练过几次,貌似没啥收获。”

此时,桥边出现了一人。

眼睛缠着白色布条,手拿了根树枝,在地上捅啊捅,走的很慢。

十七人,齐。

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不知怎么出现众人面前,那个盲人被一个好心但是长相有点磕碜的姑娘搀扶过来。

男孩一身古装,头发却是寸头,有些不伦不类。

“我门名为‘无名’,当然外界常叫我们魔宗、乱派,既无门规也无教条,不过此番收徒十七人,该有个次序长幼。”

他挥手,王云跟那个瞎子还有那个磕碜女还有另两人出现在一旁。

“你五人略得神通,前五的次序你们打一架自己论。”

又指向另几人,“肉体凡胎,打了也污了道爷眼睛,你们几个下棋论。”

“你们两方胜者,以棋诀输赢,胜者便为我魔——无名教此代大弟子。”

“开始!”

几套石桌棋盘已经出现,玉制棋子泛着流光。

“我不会象棋啊!!!”有人大喊。

小男孩理都不理,倒在草地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白云变换。

……

王云五人面面相觑。

“得罪了。”那瞎子说。

王云嘿然一笑,“来嘛!”

一拳向那瞎子击出。

那个磕碜女不知从哪掏出一把透明剑砍向王云。

瞎子一跺脚,啥也没发生,脸上有点懵,下一瞬被一个青年一脚踹飞,用来探路的树枝被揣成了粉末。

王云也算身经百战,明着攻瞎子,留了三分力,一看女子提剑杀来,毫不滞涩改变了目标。

女子剑凌冽地不像话,还未贴近就感觉身上生疼,王云不敢挨这一剑,飞身踢出。

把女子踢了个狗吃屎。

他飘在空中,抬手,想把不远的大树用意念力拔起来然后砸他们。

可啥也没发生,被人一个大火球给砸地浑身焦黑摔在地上。

……

不消片刻,几人都衣衫褴褛跟个要饭的一样,罪魁祸首就是在天上飘着的那个矮女人。

房屋大的火球跟不要钱一样打在众人身上,有会飞的可一起身就被砸倒,一个个身上都快熟了。

空气中泛着一股诡异的香味。

四个人都快疯了,要是在别的地方,他们还能控制山石反击,可这个地方,君不见那矮子轰了老半天,草都没坏掉一根。

四人现在站起来都费劲。

“这样不行,咱们四散跑,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弄她。”王云大喊

“我不会飞。”那瞎子说。

那你看着办。

三人夹着尾巴就跑。

跑了几百米,那矮子果然不像之前打那么精准,然后就不打三人了。

几十上百团火球轰向瞎子。

“上!!!”王云大吼。

一个几百米的火球以矮子为中心绽放。

三个人跟烂布一样飘了下来。

那个一开始偷袭瞎子的青年止住身形,如利剑一般冲了上去。

“王八蛋!”他几乎**了,身上就挂着几块布片,浑身毛发都被烧光了,他眼睛通红。

“这一拳是我的全部力量!!”

矮子抬手,一个巴掌大小的火球向青年飞去。

“鳖孙,没力气了吧!”

而这个火球击穿了他的身体,然后他全身猛地燃烧了起来。

看着白云的小男孩,指间挥出一片绿叶。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

还在往下飘的两人也飘了不远。

矮子身形停顿了一下,似是意外自己杀了人。

王云身形猛然上升,速度比之前快了几十倍。

一脚踹在她脑壳上,然后一刻没停,从天上打到地下。

一直不停,然后矮子身体消失。

王云猛地弹出,瞬间跑了几千米。

“他们三个出局了。”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三个?不是四个么?

瞎子站了起来,风骚地摸了下头发,他衣服居然都只是有点凌乱,尽显高手风范。

“我投降。”瞎子说。

这边分出胜负,几人整理了下自己。

矮子女跟青年男眼里全是后怕,在一旁发呆。

王云换了身衣服,浑身黑不溜秋的。

话说那个磕碜女因为被火球砸的几乎光溜溜,觉得自己吃了大亏。头发眉毛也没了,本来就丑,现在她找了个镜子看了下自己,小嘴一瘪。

丑死了。

王云去看另一边下棋。

白泉颐非常贱的一边下一边嘴炮骚扰,这次对手是个男的,脸上有些雀斑,他就说人长得像个蛤蟆,一直呱呱呱。

刚才那个女的白泉颐就下三路不停侮辱,那女孩气的都浑身发抖,能赢个鬼。

又因那小孩说不许斗力,白泉颐那张狗嘴那个势如破竹好像天下无敌。

王云看了一会后发现白泉颐下棋是有水平的……貌似比自己强,好多步走得让王云不禁喝彩……对于大部分人白泉颐不用骚扰,根本也能赢。

“王云啊,告诉你,下棋不止在棋盘之中更在棋盘之外,以后大师兄会照顾你的。

将军!”

他对面的中年男人青筋暴起,冷哼一声起身。

王云坐下。

“你先吧,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白泉颐说。

王云炮二平五。

……

王云下得很慢,有机会对子就对子。

白泉颐也是疯狂骚扰王云,这家伙先从外貌再从祖宗,再辱人亲人,也是妙语连珠,层层递进。

谁也知道要不被他影响,可一旦失误,重压之下的心情确实是难以遏制。

王云脸黑了,他被白吃了一个车。

“有本事下五子棋……接着就是黑白二棋才有玄机,象棋没意思之类的让人难懂的话。

独木难支,王云有些招架不住了,本来他棋力就不如白泉颐。

“车三进七。”一个声音传来。

王云一看,正是那个矮女孩,就那个拿火球乱轰那个傻——

王云看了一会儿棋局,然后照着女孩声音落子。

白泉颐抬眼看了矮姑娘一眼,嘴里什么**什么祖坟就骂了起来。

白泉颐走一步,矮女孩教一步。

王云不假思索地跟着走,也不是没有其他声音指导,毕竟白泉颐惹了众怒。可王云只听那矮丫头的。

不过才三步,白泉颐不说话了,然后扯着脖子大喊

“裁判!领导!有人作弊!有没有人管啊!!目无宗门!!卑鄙无耻!奸夫**!!!”

“十分钟,若不分胜负以棋子多寡来定输赢。”男孩声音响起。

白泉颐冷笑一声,拿起王云因失误被吃的车,抛来抛去,一副就等十分钟的样子。

“前辈,一步棋下十分钟也有点过分吧。”矮女孩问。

“一步棋不可超过二十息,也就是二十秒。”

白泉颐嗤笑一声,然后开始从一往后数,那副样子真是……让人想弄死他。

白泉颐一旦落子,矮女孩就立刻出声,王云跟着女孩声音下。

白泉颐每次必定在最后的时间下棋。

“还有一分钟。”有人说。

白泉颐铁了心防守,王云却是一颗子都没吃掉。

白泉颐吊儿郎当,“两个打一个怎样,还不是被我用小拇指吊打,我呸!”他吐出一口浓痰。

王云按照矮女孩说的走了一步。

“确实厉害。”他赞道。

白泉颐愣住了。

“顾此失彼,车炮抽杀,将军。”女孩说,然后抬眼看向白泉颐,

“呸!”

她转身离去。

白泉颐恢复极快,面露不屑看向王云,“你有脸赢么?”

王云直视白泉颐

“没有,但是我要赢。”

原创文章,作者:厌青高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91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