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毅年圭)修仙不易,拿谁出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卜毅年圭)完结版在线阅读

《修仙不易,拿谁出气?》中的人物卜毅年圭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年圭”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修仙不易,拿谁出气?》内容概括:原本我以为,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就没了妈,在长身体的年纪,从来没吃过一顿饱饭,好不容易熬到谈婚论嫁,却没有一个异性待见,已经混得够惨的了
直到我认识了卜毅,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大的倒霉蛋
可偏偏和他混到一起后,我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坦,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何里日记》

小说:修仙不易,拿谁出气?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年圭

角色:卜毅年圭

火爆新书《修仙不易,拿谁出气?》是由网络作者“年圭”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血芒星·欺世,叛离了韶柔数宗的演天姬七七,拼得燃尽寿元,也要将它镌刻在女儿的脚心。有了这份来自母亲的庇佑,就算是当世最厉害的算者,都再看不出,她和一个平凡人有何区别。“有那么一瞬,我觉得今夜之灾,她才是祸首。”洛微指着那小小女婴,摇头叹息。“如果是她的原因,此刻我们已经化为齑粉了……

评论专区

赤血龙骑:奇葩主角,胸无大志,有几千年资料库,却进展缓慢,也不学魔法,安心屈从本土贵族体制,烂泥扶不上墙。种田要素非常低,还给人提鞋,即便是后宫肉戏也不多,总体很平庸,没有吸引人的亮点,注水严重

朱雀记:猫腻告诉我们,什么都不重要只要顺我心意就行了。所以我给你一星

圣王:看这本书觉得,他的风格就是无情无义,也没有女主。反正看了一点就看不下去了。 套路就是升级,掠夺资源,升级自己的领地。再升级,再掠夺资源,再强化自己的领地。。和我玩魔法门的套路差不多。

修仙不易,拿谁出气?

《修仙不易,拿谁出气?》在线阅读

第6章 带个拖油瓶是妹妹

血芒星·欺世,叛离了韶柔数宗的演天姬七七,拼得燃尽寿元,也要将它镌刻在女儿的脚心。

有了这份来自母亲的庇佑,就算是当世最厉害的算者,都再看不出,她和一个平凡人有何区别。

“有那么一瞬,我觉得今夜之灾,她才是祸首。”

洛微指着那小小女婴,摇头叹息。

“如果是她的原因,此刻我们已经化为齑粉了。”

苍老的女声回应道。

“不错,但我又不知是对是错。”

洛微的脸色变了数遍,难掩内心的挣扎。

卜毅睁大了眼睛,一直凝望着她的脸。

“洛阿姨,您是难过么?”

“阿姨不难过。真是的,想那么多干什么,都是要死的人了。”

她双手捧起卜毅的小脸蛋。

“小毅,你觉得阿姨是一个好人么?”

“洛阿姨当然是好人,洛阿姨是一个天大的好人。”

“那,小毅,你觉得阿姨是一个有用的人么?”

“洛阿姨这么厉害,救了小毅一家,是天底下最有用的人了。”

“这孩子,真会说话。”

洛微又一次狠狠地亲在了卜毅的额头上。

“救人救到底,反正我都要死了,管她会不会是未来的大魔头。”

大好人尽情地让自己的眼泪滴落在小小孩童稚嫩的脸庞上。

“小毅,对不起,为了妹妹,母亲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母亲!”

卜毅偎进了母亲的怀抱。

小小的舱室里,除了那填饱了肚子就安睡的奶娃娃,都哭成了泪人。

离别总是艰难。

特别是这份离别,处在阴与阳的交际,生与死的隔篱。

但卜毅没有能力拒绝这份离别。

他像一件行李一样,被放置在那个金光灿灿的漂亮球罩里。

卜毅也没有权力拒绝这份离别。

身为一个小男子汉,他要照顾好怀中的妹妹。

热,炙热,焚身的炙热。

身旁百步就是那熊熊燃烧着的坠毁飞舟。

那两张容颜,一张苍白,一张乌青。

她们手牵着手,眼含着泪,向他道别。

在那最后的关头,她们的嘴角上,泛着的依然是最温暖的笑意。

还有那张瑶琴,和那个背着琴的身影。

那些伴随着琴声而来,跌宕起伏,曲折离奇,感天动地的故事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炙热中化为飞灰。

炙热中飘荡着的,是绝望的气息,但是生存下去的希望又寄托在这片炙热之上。

怀中的婴孩在啼哭,他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让这贪婪的小饕满意。

在这幽深的林中,潜藏着残虐的毒虫、嗜血的猛兽。

这脆亮的啼哭声,正是召唤它们前来的灵妙咒语。

从那些耳熟能详的故事中,卜毅知道,只有这狂躁的热浪,才能隔绝它们的窥视,同时也指引着救援的到来。

炙热的火焰并不能持久地延续它的威能。不知过了多久,那汹涌澎湃褪成了零星的跳动。

热浪既已退去,阴寒阵阵袭来,连怀中的小生命都失去了声息。

身体蜷缩得再紧,也无法阻挡温度的不断流失。

野兽的低吼声在耳畔回荡,仿佛随时都要从那微微晃动的草丛中噬出。

只要闭上双眼,任由刺骨的阴冷占据整个身躯,就不用再继续忍受痛苦了。

痛苦不止属于他一个人。

那条飞舟上搭载着许多人。

有一说话就脸红的络腮胡大叔;有戴着漂亮头花四处炫耀的大姐姐;还有一直冲着他挤眉弄眼的老爷爷。

他一直想告诉那爷爷,其实他板起脸的话,看起来会更滑稽,更容易逗乐小孩子。

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不甘,他们的梦想,都在先前那道热浪中扭曲、模糊。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被推向死域的同时,有两颗希望的种子,被种植在了生的彼岸。

身背期望,肩负使命的人,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希望的种子,必须要萌发、成长。

只要心中还有希望,驱除阴寒的火焰就会被重新点燃。

卜毅猛地撑开沉重的眼皮,一幅奇景映入他眼中。

一只藤筐曳着一道长长的绿色轨迹,在天地间掠过。

“救命!”

卜毅拼上了最后的力气,吼出了这永远都不会令他后悔的两个字。

一股绿色的清风吹拂四野,但卜毅已经感觉不到了。

做完了自己能做的事,他坦然地晕了过去。

“居然还有如此之强的生机?”

藤筐里浮起一个声音。

“可惜,并不是小微。可怜的孩儿,为父又来迟了。”

藤筐绕着飞舟的残骸转了数圈,紧接着飞向卜毅兄妹俩,稳稳地降落在他们身旁。

筐里坐着一位老者。

说他老是因为他白须白发,但是他的脸上竟没有一条皱纹。

他身穿一身白袍,但仔细看来,袍子的织线中还掐着极细的绿丝。

整件袍子上几乎看不到缝隙,浑然一体。

袍子的两边袖管被折成数折,挽高到手肘处。

一条歪歪扭扭的树藤缠在他腰间,说是树藤,但通体晶莹如玉,首尾衔环,一看就不是凡物。

老者头上的发髻扎得有些草率,几缕银丝跳脱地游荡开来,跃动在夜风之中。

他迅速地朝四下左右看了一遍,眼神闪烁,仿佛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要避开旁人耳目。

确定四下里无人之后,老者高抬起一条腿,跨出筐外。

待到他将另一条腿也抽出筐时,却被筐沿绊了一跤,险些扑倒在卜毅身上。

“这碍主的物事,瞧老夫回头就把你烧了,另做一个。”

老者恶狠狠地咒骂道。

出完了一口恶气,老者终于将目光转移到真正的目标上来。

“不得了,不得了,两个这么小的娃娃,居然能活下来,真真不得了。”

老者放出神识,只一瞬就将两个孩子看得通透。

“这不是小微的腰牌?看来啊,这两个孩子得叫我那媳妇一声恩人。”

老者一伸手,洛微留给卜毅的那块木牌就飞到了他的手中。

他又抚须想了想,将木牌重新送回卜毅怀里。

“哎哟,瞧我这老糊涂,俩孩子都晕过去了,得先把他们救活过来。”

老者又一伸手,一团柔和的绿光完整包裹住了卜毅兄妹俩。

天空之中,传来拍翼之声,又有人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年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89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