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芊芊蒋沥南)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_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宋芊芊蒋沥南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佚名”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惨遭姐姐和男友联合背叛,宋芊芊瞄准了渣男的亲舅舅
“既然你们恶心我,那我也膈应膈应你们!”
一亲二撩三领证,她铆足了劲去给渣男白莲花做舅妈!!
可当她使出浑身解数眼看就要把冰山舅舅融化时,却发现自己撩错了人!!!
这个傲娇冰山男不仅不是渣男的舅舅,还是一位金光闪闪跺脚便会引发商界地震的超级大佬!!
宋芊芊欲哭无泪:“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吗?!”
蒋沥南:“想离婚?可以!孩子生了再走!”

小说: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宋芊芊蒋沥南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佚名”的一本书《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讲述了​走廊里的哭声与劝慰猛然戛然而止。唐如梅宋长生松了口气。宋霏霏眸底闪过欣喜。宋芊芊对这一切仿若未见:“这些东西你们要,我就全给你们。冻结的那些卡也不必解冻了,宋家的一分一毫,我都不会带走,我净身出户,只一条”“一条什么?”唐如梅迫不及待地追问……

评论专区

柯南之最强大叔:被举报毁了一半的小说,别的不说,至少这本书里小兰和灰原很真实、很快乐。

仙界归来:是男人就坚持看完七章。七章怎么不能坚持了,不能坚持不是男人。不行不行,坚持不了七章。

恶人大明星:现代社会,主角对一个使阴招的老教授用系统道具阉割后,作者再安排记者爆出教授爱男人的丑事主角的三观tm怎么可以扭曲到这样,不过是挡了你的路,用这种手段事后还一脸得意的跟女主炫耀1星,不能再多了

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

《宠妻难撩:三爷有苦难言》在线阅读

第20章

第20章 走廊里的哭声与劝慰猛然戛然而止。
唐如梅宋长生松了口气。
宋霏霏眸底闪过欣喜。
宋芊芊对这一切仿若未见:“这些东西你们要,我就全给你们。
冻结的那些卡也不必解冻了,宋家的一分一毫,我都不会带走,我净身出户,只一条” “一条什么?”
唐如梅迫不及待地追问。
宋芊芊讥嘲地牵了下唇角,漠然地扫了他们一眼:“我们断绝关系!
从今以后,我没有你们这样的亲人,你们也当没我这个女儿。”
“断就断,你想走,我们不拦着。”
唐如梅检起地上的转让协议,又把早就准备好的笔拿出递过去。
“呵!”
宋芊芊讽刺地笑了声:“心急什么,我又不跑。
等爷爷好转了,再拿着东西来找我签字吧。”
推开唐如梅递来的东西,她冷冷地警告道:“虽然当初在分家的时候,爷爷交给了我们养。
但是如果你们再敢继续对爷爷的身体不管不顾,我就把一切告诉大伯和三叔。
到时候,你们就想好怎么给他们解释吧!”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宋长生愤怒地指着她的背影:“畜生!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宋霏霏连忙扶住他安抚:“爸,别气坏了身体。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还要继续给爷爷用药啊?”
唐如梅抢话:“宋芊芊不签字我们就不交!”
“交不起就等着睡大街!”
宋长生怒吼了一句,叹口气:“万一被你大伯他们知道,怕到时候我们什么都没了。
先去交费!
既然芊芊说了那样的话,等你爷爷好了她自然不会食言。”
宋霏霏和唐如梅对视一眼。
尽管万般不愿意,也不得不去交费 交费窗口处。
宋芊芊确定唐如梅交了费,才回到车上。
姜木木打量她一眼:“怎么这副神色?
难道宋爷爷的病情况不太乐观?”
宋芊芊仰靠着椅背,纤秀的手指搭在脸上,摇了摇头。
她把刚才在楼上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姜木木气得脸色铁青,推门就要下车:“欺人太甚,我找他们去!”
“木头。”
宋芊芊一把拽住姜木木后衣摆,疲声道:“算了。
没用的,就这样吧。
他们现在交了费,只要爷爷能好起来,给他们就给他们。”
姜木木虽心有不甘,但到底这是宋芊芊的家务事。
突然,她灵机一动:“其实除了你那渣爸,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一样能治好你爷爷。”
“什么办法?”
“蒋沥南!”
姜木木激动道:“你忘了,他是医生,我们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
宋芊芊早就被气糊湖了,闻言愣了下:“还真忘了。”
姜木木才不信她:“你不是忘了,你是习惯了遇到问题自己解决。
你就说说,从小到大,你求过谁依靠过谁?”
不好的事,麻烦的,困难的,都自己一力抗下,可有什么好结果时,总是迫不及待把那份喜悦分享给所有人。
宋芊芊不说话。
别人都以为她是家中独女,有哥哥弟弟们的庇护,肯定活得像个小公主。
实际呢?
她从未把家里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过,所以早就习惯了一切靠自己。
姜木木心疼地揽住她:“你把自己练得这么强大,还不是抵不过白莲花的两滴眼泪。”
一通洗脑般的鼓励,宋芊芊心动了,决定找蒋沥南帮忙试试。
只要能确保爷爷没事,其他事她都可以自己去想办法解决。
下午放学。
宋芊芊接到蒋思思,带着小朋友去超市,狠狠采购了一圈。
到了家,她让蒋思思自己玩会儿,拎大包小包进了厨房。
蒋沥南回来时,宋芊芊饭菜已经做得差不多。
丰盛的菜式铺满了餐桌。
桌子正中,还摆了个插着支玫瑰的精致花瓶,旁边放着醒酒器。
透明的玻璃器皿里醒发着颜色瑰丽的红酒。
蒋思思小大人似的站在餐厅门口:“老蒋,你摊上事了。”
蒋沥南看了眼满桌的菜:“没规矩。”
虽是责备,语气却淡得似有宠溺。
蒋思思也不怕,继续:“你‘老婆’今晚要么准备勾引你,要么就是有事相求。”
宋芊芊正好端着最后一道汤出来,听了个正着。
她也不隐瞒,笑着夸道:“咱们女儿真是个小机灵鬼,第六感真敏锐。”
很明显好么?
蒋思思圆溜溜的大眼睛翻了下,自觉地洗手去了。
三人落坐。
宋芊芊给蒋思思倒了果汁,又给自己和蒋沥南的杯中注入红酒。
甘醇酒香扑散开来。
蒋沥南淡扫了一眼那酒瓶。
酒不错,是花了心思和代价的。
宋芊芊笑眯眯地端起酒杯:“亲爱的辛苦了,我敬你。”
蒋沥南没端杯:“我晚上有视频会议,工作不喝酒。”
宋芊芊表示理解:“那我先干为敬。”
蒋沥南神色淡淡地吃菜:“你那圈子乱七八糟的事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管。
你该报警报警。”
宋芊芊愣了下,意外地抬眸。
对座的男人五官立体,轮廓分明,明明是一副疏冷淡漠的样子,没想到对她的事倒是关注。
“原来你知道?”
想想也对,发布会上那么多媒体,他知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再说了,宋霏霏毕竟是他的未来外甥媳妇,肯定会关注一点的。
宋芊芊忙解释:“你误会了,那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解决。
我找你是为了我爷爷。
他昏迷了好几个月,用了种进口药,好不容易醒了过来。
只是” “我是肿瘤科的,治不了你爷爷。”
蒋沥南淡漠地打断她: 宋芊芊没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她沉默一瞬,有些失落:“也是,术业有专攻。
那这顿饭就当感谢你的卡了,快吃。”
这就放弃了?
蒋沥南微微蹙眉。
她脸皮不是挺厚的么,怎么突然佛系了?
男人尝了一口菜,淡淡开口:“看在你今晚做菜还将就的份上,你再求一求我,或许我会考虑找同事去看下。”
峰回路转,失落瞬间被喜悦代替,笑意从唇角直漫上眼底。
宋芊芊忙端着酒杯挪到男人身旁,甜言蜜语不要钱似的往外涌:“亲爱的果然最好了,不但英俊帅气,还心软体贴。
我上辈子到底拯救了多少条银河,这辈子才能遇上你” 客厅的蒋思思郁卒无比。
她就想安安静静吃个晚饭,为什么要给她吃狗粮?
小丫头奶凶奶凶地瞪过来:“你俩加起来都年过半百的人了,能不能放过我耳朵?”
宋芊芊:“” 蒋沥南:“” 蒋思思从餐椅上跳下去,拉过书包里拿出张通知单,拍在桌上:“周五下午亲子运动会,你们年纪加起都能退休了,估计也参加不了,那就别去了。”
小丫头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可傲娇的小脸上却明显有着期待。

原创文章,作者:佚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88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