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这个太子不正经》小说章节目录李承乾,薛礼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大唐:这个太子不正经

小说:历史

作者:白居易的白

简介:“父皇,我们谈谈!”某抱着妹妹的太子仰着头小声哔哔。“逆子!滚!”老李同志指着门口,口水喷了一地。(日常+奶包+不正经风+最强嘴强王者系列+天天旷工太子)不正经的太子,女儿奴的老父亲,还有一大帮软糯的妹妹。太子整天想着逗妹妹开心,想着旷工,想着辞职不干。老父亲天天预谋想毒打太子,小棉袄左右漏风,处处维护哥哥。穿越成了李承乾,且看如何在这盛世当中安身立命,养着妹妹,气死老父亲。

角色:李承乾,薛礼

《大唐:这个太子不正经》小说章节目录李承乾,薛礼全文免费试读

《大唐:这个太子不正经》第1章 开局绑架个公主免费阅读

贞观九年,正月。

太子大婚,李世民大喜邀请百官,太子陪酒过程中不慎滑倒,昏迷数日。

太医署诊治数日,皆查不出因果,李世民大惊之下,下令召集天下游方郎中有才术士进宫诊治太子。

令谕下达一日,还未传达各道,太子醒了。

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和李世民打了一架。

… …

“薛礼,捞到没?”

“殿下,五条够不够了?”

大明宫的御花园中,李承乾抱着李明达正在不耐烦的催促着。看着手脚麻利的薛礼,再看看笨拙的怜心,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会眼瞎和这样的一个人丢肥皂。

李承乾,原名李成器,21世纪博士生,专业神学和宗教学,妥妥的双料博士生。

为何他会选择这样两门不为人知的学术方向,主要他考博士的时候,是在西方。问题来了,西方除了律师什么人最吃香,医生?不,是神棍。左手圣经,右手佛经,张口阿门,闭口阿弥陀佛,就这样的专业程度怎么能混不下去。

混不下去的原因是,种花家不承认双国籍,你出去了就别回来,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回去。怎么也是双料博士,西方和东方也就一字之差,大不了换个姿势而已,左手道德经,右手金刚经。张口居士,面冲黑煞;闭口施主,结个善缘。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回国之后第一天,遇到个妹子,他想借着看手相的名义加个v,结果遇到了仙人跳。

好不容易从魔窟中逃了出来,思前想后李成器决定不能浪费自己的专业技能。

传教吧!

现实是第三天,他被关进了局子,理由是妨碍大妈们锻炼。

他以为大妈们好忽悠,结果人家在逗他玩。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总有过不去坎,他就没迈过去,最后撞死在石坎上。

一觉醒来,就看见有人抱着自己哭,说什么死不死的,他当时就火了。到了地府都不安生,上去就是一通王八拳,然后他就遭到了人生中第一次混合双打。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等他弄清楚的经过之后才发现,他李成器变成了李承乾,李世民的大儿子。

原本对自己大儿子感情很好的老李同志,遭到一顿王八拳之后,差点就信了太医的话,大儿子这是癔症。

结果母上大人坚持没有什么是一顿打好不了的,如果有就两顿。

堂堂的千古贤后,就是如此教育儿子的,简单粗暴直接。

那顿打,打的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回过神的李承乾才发现,自己母上大人眼中的小雀跃,等他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

穿越一个多月过去,他也不是什么事情没做,先是找到了正在当火头军的薛仁贵薛礼,让他当自己的保镖。下次老李同志再敢炸呼呼的动手,就让薛礼和他掰手腕。

系统没有,金手指没有,也不能说没有金手指,他学的是神学和宗教学,这两门并不是简单的一本书。而是涵盖了方方面面。毕竟要当神棍就要去理解人的心理。所以什么历史,各种风土人情,各个国家的发展史,宗教发展史他都门清。

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他被人绑架了。

… …

“兕子啊,哥哥和你说,你能不能不揪着我的衣服?”李承乾很无奈,眼前的小家伙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这可是他母上和老李的心头肉。就是把他给跌了,也不能让这小丫头蹭破一块皮。

“哥哥,阿娘说你不乖,让兕子看住你!”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嘴角口水直流,踮着脚眼巴巴的看着不远处的薛礼和怜心二人。嘴角口水完全不妨碍她监督某些人,小手拽着李承乾的裤脚,奶凶奶凶的。

好嘛,好嘛,看着小家伙可爱的样子,李承乾早已被融化。

老李同志就是播种机,自家母上去年刚给他添了个妹妹。

小家伙从垫底的一下子就升级了,成了大姐姐了,这可把她乐坏了。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地位没从前的那么好了,老李同志不会天天跑去找她,还要麻烦她去找老李同志。这就让小家伙很不乐意,刚好李承乾倒霉的撞上了枪杆上,被小家伙成功俘虏,成了人形坐骑。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奶萌奶萌,呸,奶凶奶凶的样子,李承乾有些发起愁。昨天母上大人染了风寒,太极宫没地方待了,他就自告奋勇的答应了下来,只是现在自己在作死,带着小家伙真的好吗?

“哥哥~!”李明达有些急了,真的急死个人了,这笨蛋哥哥不会真的摔傻了吧。没看到人家都已经饿了吗,还不给人家好吃的,这个哥哥真差劲。

李明达忽然见到李承乾呆呆的看着自己,于是伸出小手轻轻戳了戳李承乾的脸。

“啊?怎么了兕子?”幸福来得太突然,李承乾还没适应。

“兕子饿了。”别看小人儿人小,心思玲珑剔透,她总觉得李承乾态度有些不正常,但是又说不上来,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李承乾的身影骨碌碌的转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日份计划,继续作死,打是不敢和老李同志打的,骂也不敢骂,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他放荡不羁的内心。

从大唐开国以来,各地都禁止吃鲤鱼,鲤鱼,李,懂的自然懂了。

李承乾有什么好怕的,他吃条鲤鱼还用回报吗。

抱起小人儿,也没注意到小人儿脸上的表情,李承乾大步向薛礼两人方向走过去。

“哥哥,你吃鱼不怕被父皇打吗?”小家伙伸出奶香奶香的小手,戳戳李承乾的脸,软乎乎的感觉,惹得小家伙开心的笑了起来。

李承乾闻言一愣,立刻紧张的盯着怀里的小家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别给小家伙捅出去了那就完了。

脸色一板,瞪着眼,“兕子,你可不能告诉父皇,你告诉父皇,哥哥就不给你吃了。”

拿捏!

李明达一愣,好像被李承乾的脸色吓住了,于是小嘴一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李承乾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他也是第一次和小孩子相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呜呜~!哥哥凶我,我要找母后…….”李明达眼中全是泪水,大概又想到了自己见不到母上大人,哭的更加厉害。

李承乾急的的满头大汗,这是做了什么孽啊。深吸一口气,掰起一丝微笑,“不哭了,兕子不哭了好不好,哥哥错了,哥哥给你做香喷喷的鱼吃好吗?”

李承乾嘴都快说干了,小家伙这才哽咽着停下了哭声,看到她漂亮的小宫裙外面湿了一片,心中难免有些心疼。

“兕子,我们先回府好不好,等会哥哥给你做鱼吃好吗?”

外面是不能待了,天寒地冻的,小家伙面前湿漉漉的,李承乾也不敢铤而走险。他的宫里有昨日母上大人差人送来的衣服,刚好可以给小家伙换了衣服。

李明达抽噎着点点头,只不过一直憋着嘴,眼眶中泪光不断的闪烁。

“怜心,薛礼,快点拎上鱼,我们回宫。”李承乾现在顾不得会不会被人发现,看到小家伙脸上还有斑驳的泪痕,心疼不已。急忙催促正在杀鱼的怜心和薛礼,三人急匆匆的向东宫方向赶。

原创文章,作者:白居易的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8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