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苏清欢林三_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是作者“小m愚”写的小说,主角是苏清欢林三。本书精彩片段: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可是,相公摇身一变,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将军了?苏清欢:喂喂喂,拿错剧本了,这是种田文!女主欢脱逗比,善良坚韧;男主霸道深情,扮猪吃虎;欢笑泪水,悲欢离合,唯深情不曾辜负

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小m愚

角色:苏清欢林三

看小说推荐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小m愚”写的《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主要讲述的是:虽然嘴上厉害,但是苏清欢却是个心软的人,她把家中剩下的一点面擀了面条,又放了一把青菜,卧了两个鸡蛋,做了一大碗面给陆弃。
病号为天。
“吃吧,有点烫。”她把碗筷递给陆弃。
陆弃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没有犹豫,端起碗,拿起筷子便吃……

评论专区

绿龙筑巢记:看序章就能**的仙草!对文字和角色的把握力在所有异兽类网文中,首屈一指!

皇兄万岁:高级小白文,文笔比一般的小白文好那么一丢丢,兄、妹两人的强行尬戏最为致命。打斗都是先抑后扬,最后主角装逼收尾,贼尬…不知道怎么被三江选上的

最强狂兵:据说还算热血,闹书荒可以试试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在线阅读

第5章 极品祖母

虽然嘴上厉害,但是苏清欢却是个心软的人,她把家中剩下的一点面擀了面条,又放了一把青菜,卧了两个鸡蛋,做了一大碗面给陆弃。
病号为天。
“吃吧,有点烫。”
她把碗筷递给陆弃。
陆弃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没有犹豫,端起碗,拿起筷子便吃。
他饿了太久,久到觉得这寻常的手擀面,也是无上美味。
他吃得没什么形象,大口大口,不过没有发出声音,让苏清欢很满意。
苏清欢自己用面汤把昨天剩的窝窝头泡着吃了。
窝头很硬,她吃得有些艰难。
陆弃是吃完面条之后才发现她吃的和自己不一样,端着空碗,眼神有些复杂。
“你是病号才有面条吃,”苏清欢哼哼道,“等好了,也得啃窝窝头。”
她仅剩的三十两银子啊,房子要修,病号要养,买地的事情遥遥无期了。
陆弃没有作声,把碗筷放在地上,嘴唇微动,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多谢。”
——倘使你所说所做的,都是真的。
苏清欢捕捉到他的声音,心情十分愉悦。
并不是她多容易满足,而是这世道,上位者对底层的鄙视,即使他们也深陷底层,也绝不会改变。
从前……算了,不提从前。
苏清欢收拾了下,回到屋里。
屋里十分逼仄,两人四目相对,苏清欢有些囧。
“那个,陆弃,我跟你说下眼前的形势。”
苏清欢道。
作为并肩作战,一起演戏的战友,苏清欢觉得有必要给他交个底,让他有所准备。
陆弃“嗯”了一声。
到现在,他整个人都还如坠云雾,怀疑自己在做梦。
怎么莫名其妙,他就被救了出来,成了一个村姑的……相公?
问题是,他竟然还相信了她的话?
奇幻。
苏清欢巴拉巴拉说到口干舌燥,见他面无表情,不由气馁,道:“你明白了吗?”
这位大少爷,看起来对她这种斗升小民的爱恨情仇,理解不了啊!
“明白了。”
陆弃道。
明白你个大头鬼!
苏清欢翻了个白眼,无力道:“我再说下养家糊口的问题。
我现在手里只剩下一点点银子,这个破房子不能过冬,需要赁个房子……”
买房子她是不想了,暂时太奢侈。
“还有,你的伤,需要许多药材。
有一些我能采到,另外的必须得买。
眼下秋天,山里药材多,我采药能攒些柴火和过冬的米面钱……对外你千万不能说入赘,你要装出很厉害的样子,能镇住我祖母她们,保住咱们家的东西,知道吗?”
“知道。”
陆弃很想知道,这个女人脑瓜里,为什么能装这么多东西。
“假装你真知道好了,”苏清欢嘟囔道,“你的身份要讳莫如深,越能装越好。
我对外就说你是我从前遇到过的贵人。”
“你从前?”
“嗯,从前我在县里给人做丫鬟,是个退下来的官员家里,所以能认识贵人也不奇怪。”
苏清欢说到这里,心中一痛,眼眶有些发热,站起来逃也似得出去,含混道:“我要去翻翻药草去。”
陆弃已经看到她泛红的眼角,心中明白,她定是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且看起来,像情伤。
外面天很晴朗风很大,苏清欢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仍然没有阻止热泪流下。
该死的浅眼窝子!
苏清欢骂了自己一句,翻了翻药草,刚准备进屋,耳边突然传来令她无比憎恶的声音。
“花儿啊!”
花你妹!
苏清欢心里骂了一句,转头看着眼前穿着香色袄裙,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头发梢儿都充满算计的老太太,不冷不热地道:“祖母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宋氏。
宋氏看着她,倨傲道:“我已经收下了张家的聘礼,你别闹了,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家准备成亲。”
苏清欢气笑了,想到房里的陆弃,心中底气十足。
“要是我不呢?”
她双手环胸,冷冷道,“祖母大概忘了,主家还的卖身契在我手里,你想再卖我一次是不成的。”
宋氏怒道:“我是给你找户好人家,你别狗咬吕洞宾。
从前我不把你送到程家,程家大少爷能喜欢你吗?
可惜你自己把握不住机会,被人赶了回来。”
苏清欢被这句话炸的五脏六腑都化成齑粉,疼得几乎站不住。
宋氏看着她发白的脸色,道:“你跟了他那么久,也不清白,现在张家愿意要你,还不是我帮忙说和?”
苏清欢扶着晒药的木架子,半晌没有作声。
宋氏以为她妥协,心中窃喜之前恐吓她要告官的计策得逞,得意道:“花儿啊,好孩子,祖母不能害你。
你这孩子,定是同意了,害羞得不好意思说吧。”
“我不同意!”
浑厚的男声响起,宋氏被吓了一大跳。
苏清欢也顺着声音看去。
陆弃扶着门站在茅草屋下,虽然只裹着一层布,但身材挺拔,傲然如山,相貌俊美,目光冷冽。
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宛若天神降临。
那一瞬间,苏清欢不合时宜地想到了“救赎”。
“你,你是什么人?”
陆弃的气势吓到了宋氏,她结结巴巴地问。
“我是她相公。”
陆弃声音凛然道,“我看谁敢逼我的娘子再嫁!”
宋氏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乡下老太太,陆弃出来的又令人猝不及防,她顿时吓懵了不敢说话,看向苏清欢。
苏清欢看到她的样子,心中大快,害怕陆弃不会说谎,便小鸟依人地靠上去,扶住他的胳膊,腻歪道:“相公,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吗?
你怎么起来了,昨晚那么辛苦……”
说着,她厚脸皮把头埋在他胸前,想到宋氏被吓到的样子,忍不住闷笑。
“好了,人走了。”
陆弃道。
“呃……走了?”
苏清欢抬起头来,果然不见宋氏的身影。
这老太太,溜得倒快!
欺软怕硬的老东西,哼!
怀里的温软离开,陆弃竟然有一丝失落。
他嫌弃道:“你脸上的黑灰蹭到我身上了。”
苏清欢大怒,一边摸脸一边道:“我是给你熬药时候弄脏的好不好!”
因为想起旧事的悲伤,被宋氏闹一场的憋闷,都随着这一嗓子,一扫而空。
“陆弃?”
苏清欢忽然看到他面色潮红,十分不正常。
而随着她一声喊叫,陆弃没有回应,高大的身躯缓缓地顺着门滑倒。

原创文章,作者:小m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82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