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摸鱼的我,被韩馥偷听心声》小说章节目录韩彦,韩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三国:摸鱼的我,被韩馥偷听心声

小说:历史

作者:呜呜的软泥怪

简介:韩彦穿越来到了三国,成了冀州牧韩馥的儿子。韩馥可是出了名的怂包、胆小鬼。不仅把冀州白送出去,最后更是被吓得在厕所自杀!偏偏韩彦觉醒的还是个让他低调做咸鱼的系统,这怎么整?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韩馥居然可以听到他疯狂吐槽的心声!一时之间,诸侯震怖!他们才发现,原本以为只是个老实人的韩馥竟有如此枭雄霸气!袁绍设计讨要冀州?没门。公孙瓒想南下一统河北?做梦。曹阿瞒想独霸中原?抱歉。

角色:韩彦,韩馥

《三国:摸鱼的我,被韩馥偷听心声》小说章节目录韩彦,韩馥全文免费试读

《三国:摸鱼的我,被韩馥偷听心声》第1章 如何才能在保持低调的情况下苟住?免费阅读

韩彦猛一激灵,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边上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武人。

惊慌之下,忍不住“啊”地叫了出来。

边上一人忍不住训斥道:“俊德!噤声,勿要出丑!”

那人身高七尺,年约四五十,相貌堂堂,留着两撇精致的胡须,可以说是个美男子,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眉眼略有下垂,看起来让人觉得缺乏一些男子气概。

身后一个身披蓝色大氅的文士轻轻笑着说:“少公子连日从邺城运粮至此,怕是一时困乏。”

“恩…这是彦儿第一次从事军务,不过这等场面,还需保持仪态。”之前那人听后,语气稍缓,温言提醒道。

韩彦仿佛听进去了他们的话,一动不动。

然而,这位长相青涩,身形稍显瘦弱的少年,心里却泛起了惊天巨浪。

刚刚只是一愣神之间,无数记忆就融进了韩彦的脑海,他懵逼地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

而且来到的是他曾经打嘴炮过很多次,心驰神往的三国时代。

现在是公元190年。

春寒料峭,洛阳以东数十里的黄河岸边,旌旗招展,一望无际。

远远看去,劲风吹拂之下,隐约可以看到“曹”“袁”“丁”“张”等字号的旗帜。

三层高的点将台已经搭好,周围遍插五方旗帜,上面先设置了白旄、黄钺、兵符、将印等物。

一名身着金盔,身长貌伟,行步有威的武将焚香完后,缓缓步上高台。

待他走到点将台的第三层最高处后,转身,摊开手上的绢帛,朗声念了起来。

“汉室不幸,皇纲失统。 贼臣董卓,乘衅纵害, 祸加至尊,虐流百姓。 袁绍等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军。 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

这场景,韩彦明白了,自己是赶上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会盟。

他,韩彦,韩馥独子,年方二十,这是第一次跟着自己的便宜老爸出来打仗。

淦!

为什么是韩馥之子。

这位韩馥可以说是最窝囊的诸侯之一了。

熟知三国历史的韩彦知道,这是个一手好牌完全打烂了的胆小鬼啊!

身为冀州牧,却落得最后投靠张邈,活活被吓得在厕所自杀的下场。

身为他儿子的自己,怕是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叮咚,咸鱼系统激活!】

一瞬间,脑海有如仙音环绕,韩彦已经听不见高台上的袁绍在逼逼什么。

金手指!

穿越之人的标配来了。

【咸鱼系统:本系统存在部分版权问题,为了避免宿主被时空管理局的巡查人员发现,请宿主在三国演义世界里保持低调,保持平凡。只要苟住,就能获得奖励,最终奖励发放时,宿主将拥有穿越时空的力量,永生不灭,羽化登仙!】

嚯!

永生不灭!

这金手指不错。

只是……

版权问题是什么情况?

而且这个金手指在苟到一定程度之前也没什么作用吧?

问题好像有点大,等讨伐董卓失败后,很快袁绍就会发动攻势。

公孙瓒也会从北面施压,到时候自己的便宜老爹直接顶不住压力,把偌大的冀州拱手让人。

可怜他文有田丰、沮授、审配,武有潘凤、张郃、高览,却全做了袁绍的嫁衣。

万幸现在还是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时间还来得及。

大不了自己卷点盘缠偷偷跑路。

不过这三国乱世能跑到哪儿去呢?

南方的交州倒是个世外桃源,自己要能到那儿,估计能苟个几十年。

只是在这个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自己想安全跨越大片的危险区域从冀州跑到交州,危险性太大了。

大概率半路被抓去当兵,或者被各种贼匪给宰了。

往南好像不太靠谱。

往北,不说幽州的公孙瓒和刘虞马上就要开打,那些异族也一个个不安好心。

往西……不用考虑了,黑山贼和鲜卑、南匈奴盘踞在那儿。

往东,如果能通过非常难走的道路去到辽东,倒也不是不行。

可以考虑成为一个选择。

胡思乱想一番后,韩彦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

首先看到的,就是站在自己旁边,刚刚训斥自己的便宜老爸韩馥。

他不敢多看,把目光投向后方。

一张张在记忆里熟悉的面孔出现。

刚刚帮自己说话的人是骑都尉沮授,然后边上一排人是别驾闵纯,长史耿武,治中李历,从事田丰、审配等人。

另一边则站着武将,分别是潘凤、赵浮、程奂等人。

韩彦都认得这些人,还有些人没来。

比如那个二五仔鞠义,估计是在守家。至于张郃,似乎他在韩馥手下并不得志,好像没啥存在感。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韩彦想道:

【便宜老爹也算是在朝廷当过御史中丞的人了,能当那么大的官,也算是有政治手腕的人了,怎么就被别人三言两语给吓得把整个冀州给让了呢?】

恩?

何人在低声?

正看着袁绍在高台上装逼的韩馥蓦地听到一阵吐槽。

他左右看看,众人都神色肃穆地稳稳站着,并不见有人言语。

奇了怪了。

刚刚到底是什么声音?

御史中丞,这是在说我吗?

韩馥之前确实是在朝廷担任御史中丞。

之后董卓入京,竟然举荐他出任冀州牧,他才得以摇身一变,成了一方封疆大吏。

高台上的袁绍念完了他的誓文。

不得不说,这誓文写得还是挺有水平的,不少在场的诸侯和属官都涕泗横流。

至于那些士兵,拜托,他们哪里管皇帝蒙尘之类的口号,跟着大声呼喝了几句,已经给足了盟主袁绍面子。

身为袁氏门生故吏的韩馥听罢,想到洛阳城里,被董卓挟持的汉献帝,不免也心生怆然之感。

一时之间也流下了泪水。

看到这一幕的韩彦撇了撇嘴。

【便宜老爹还挺能演,这演技绝了】

“何人在胡语!”

韩馥又听到了那声音。

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这声音就是在调侃自己,忍不住有些火气。

边上的众人看到韩馥发火,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站着不说话。

“咳咳,主公是在说什么?刚刚我们都没听到有人说话。”沮授疑惑地说。

这样吗?

韩馥狐疑地看了四周一圈,抹了抹脸上残留的泪痕,重新站好看向前方。

韩彦看着韩馥的表现,又忍不住想道:

【可怜的老爹,这都出现幻听了吧!】

又来了!

韩馥猛地一个转头,看向边上的韩彦。

然而韩彦一脸正直,眉头紧促,似乎为刚刚的誓文而感染,一副忠君爱国的好少年模样。

“父亲大人,怎么了?”韩彦感受到韩馥的目光,转头问道。

【哎,老爹真的出现幻觉了】

【诶?老爹你不要一直不说话看着我啊!】

【我知道你心里很烦躁,你的州牧是董卓封的,但是又迫于形势不得不参加联军,讨伐董卓等于告诉大家你的州牧没有合法性,约等于我打我自己】

【而且袁绍这家伙一点都没有强龙不压地头蛇的觉悟,自从他到渤海当太守就表现地很强势,边上有这么个袁氏子弟,想必压力很大吧?】

“父亲?”韩彦心里闪过无数念头,脸上依然满是恭慕的神情。

“没事了。”韩馥闷声道。

原创文章,作者:呜呜的软泥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