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正确地套路一个腹黑傲娇》小说章节目录马儿,尚可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论如何正确地套路一个腹黑傲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点墨倾魂

简介:什么?能够在“冷面将军爱上我”游戏中完成二十个任务,就可以获得888万元大奖?方意柔经过层层选拔,进入游戏后才发现,要想套路傲娇腹黑的莫云翰,简直是地狱级的难度……“将军,我可以为你当牛做马。”“我不缺牛也不缺马。”“将军,我做的糕点好吃吗?”“就那样。”“将军,今天外面花开得正好,咱们去赏花啊?”“赏什么花?赏你就够了!” 噫,不对劲啊,为什么她越来越不想离开游戏系统了呢?

角色:马儿,尚可

《论如何正确地套路一个腹黑傲娇》小说章节目录马儿,尚可全文免费试读

《论如何正确地套路一个腹黑傲娇》第1章 战场初相遇免费阅读

黄沙漫漫,烟尘滚滚,烈日下的戈壁滩,放眼望去尽是荒凉。

方意柔被裹挟在人潮中,一路小跑。眼前不断掠夺单调重复的画面:沙丘,碎石,枯草,还有那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的漫漫长路。

她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何方,只知道要和这群无家可归的难民一起,找到大越的军队。

咆哮的狂风卷起了漫天的沙砾,方意柔捂住嘴巴,被干热的沙尘呛得连连咳嗽。她的喉咙里似是塞着一块燃烧的炭,烧得她连呼吸都变得沙哑了。她的一只鞋子早已不知丢在何处,娇嫩的脚心踩在灼烫的黄沙上,像是遭受着最严酷的刑罚。

一百多个难民灰头土脸,衣着破烂,时不时就有孩童放声大哭,哭得声嘶力竭,听着叫人心尖发颤。还有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一头栽倒就再也没有醒来,亲人悲痛欲绝的呼喊声震着意柔的耳膜……

她的手脚在不停地发抖,心跳没有一刻在正常的节奏。

她必须坚持住,她一定要见到那个人。

身后突然传来了马蹄声,由远及近,震得大地都在微微颤动。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大家快跑啊,是都庞的骑兵追上来了!快跑啊!”

意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后一个汉子撞倒在地。她脸朝下跌倒在灼烫的沙土之上,呛了一嘴的沙子。不等她爬起来,人群就惊叫着四散开来,像一群没有头领的羊,漫山遍野地乱作一团。

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落在意柔的耳朵里,像是一声声惊天的炸雷。她狼狈地爬起来,惊觉自己手里的包裹已经不知所踪。

包裹里是她唯一的一身干净衣服,她本打算穿着那身干净的衣服去见那个人的……

她急得原地打转,正准备沿着逃亡的路线往回找找看,就被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妇人拉住了。

“姑娘,还不快跑?不要命了!”

说完,妇人拔腿就跑。

她抬起眼,努力穿透漫天的黄沙,远远望见一线天的方向,一群背着弓弩,挥着弯刀的都庞骑兵在朝着难民留下的足迹一路追来。

她的心开始狂跳,仿佛要跳出胸腔,指尖不断传来针扎般的刺痛,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都庞的意思,就是强大的骑兵。都庞国是大越王朝西北部的一个国家,在边塞与大越连年征战不休。

生活在边塞地区的百姓,最是知道都庞骑兵的厉害。他们所到之处,哀鸿遍野,寸草不生。

她不能死,不能死,她还有二十个任务没有完成。

她没命地往前跑,跑得筋疲力尽,可身后的马蹄声还是越来越清晰,骑兵的呼喊声,口哨声也越来越响亮……

她跑得眼前发黑,喉头弥漫着一股血腥气,肺部像是被一只铁手狠狠攫住一样,再也不能呼吸新鲜的空气。她一刻也不敢停下脚步——

几匹棕栗色的高头大马从她的身旁飞掠而过,其间还夹杂着男人们粗野的笑声。她被人拦腰抱起,双脚蓦地脱离了地面。她仅剩的一只鞋被甩飞在了半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落进了马蹄荡起的烟尘里。紧接着,她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在了马背上。她头朝下,身子横在马背上摇摇欲坠。马并没有停止奔跑,她的眼前天昏地暗。

她吓得不停尖叫,却猛地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掐住了细软的腰肢。那人腾出一只手揪住她早已散乱的发髻,迫着她抬头。

那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左不过二十五六岁。也许是常年征战,暴晒在烈日之下的原因,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少有的焦黄色,加上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盘踞在马背上的巨型的秃鹫。

他的衣着与别的骑兵不同,银灰色的铠甲逆着强烈的日光,刺得意柔睁不开眼睛。意柔猜测他可能是这群骑兵的头领,不然以都庞骑兵的粗犷风格,不大可能穿着中原人打造的精细铠甲。

“放开我!”意柔的眼中噙着泪水,声音沙哑地喊道。

旁边的几个骑兵在欢快地叫喊着什么,意柔就算听不懂都庞话,也能从他们轻浮的语调中听出一丝端倪。

她受不了马背的剧烈颠簸,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那个年轻的将领根本就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笑得更加得意了。

骑兵还在继续向前追,时不时就有年轻的女子被掳上马背。她们也和意柔一样,拼命挣扎叫喊,可没过一会儿就没了力气,只能在蛮人的马背上抖着肩膀哭泣。

意柔的腰被那年轻的将领掐得生疼,仿佛是一只兔子不小心落入了猎人的捕兽夹。她不能坐以待毙,不然被带进了都庞的地盘,她就再也没有机会逃出来了。

她猛地抓住那将领牵着缰绳的手臂,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年轻的将领吃痛地轻哼了一声,大手一抖,意柔被他打中了太阳穴,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给我老实点!”

他的声音粗哑,浑厚,还带着一丝怒气。

他的一巴掌着实手重,意柔觉得大脑嗡嗡作响,连那马蹄疾驰的声音都听得不真切了。

偷袭不成,又横伏在危险的马背上,意柔一咬牙,一闭眼,双腿一用力,仰面摔下了马背。

后背落在了一堆干枯的杂草上,草尖扎得她浑身一激灵。她慌乱地爬起来,发现一块大石头距离她摔下来的地方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她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

身边依旧是飞掠而过的骑兵,几个骑兵见她落马,嘎嘎怪笑着围住她。那个年轻的将领很快就折了回来,勒住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少女惊慌失措的面孔映在他黑褐色的瞳孔里。她脸上的泪痕未干,混合着泥沙沾在白皙的肤色上,像是一个落进泥坑里的雪人儿。

“还没有女人能从我的马背上逃脱。”他冷笑一声说,“小丫头,你胆子够大。”

听他的话,他好像经常把女人牵到马背上。

“既然你不愿意老老实实在我的马背上待着,那就跟着我的马跑吧。”他丢下一句话,又用都庞语和旁边的骑兵说了两句什么。

那骑兵恭敬地点头行礼,跳下马背就来捉意柔。

“别过来!”意柔惊惧地尖叫着,想逃出骑兵的包围,可还没跑几步,就被那个强壮的骑兵按在了地上。他拿出一指粗的麻绳,捆住了意柔的双手,又把麻绳的另一端交到了那个将领的手里。

那将领也不回头,喊了一声“驾”就继续朝前面奔去。

意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被迫迈动沉重的双腿。刚开始,马跑得不快,她尚可跌跌撞撞地跟上,可那将领回头看了她一眼,像是要故意捉弄她似的,时不时就加快步伐,再慢慢停下来,害得意柔气喘吁吁,喉咙更是痛得像是要咳出血来。

“坚持不住了吧?”那将领戏谑地笑道,“求我,求我一句,我就把你放回到马背上。”

炽烈的骄阳像是要榨干意柔身上所有的水分,她嘶哑着喉咙,低头看着自己被麻绳磨出血痕的皓腕。

年轻的将领见她不作答,执起马鞭在马背上狠抽了两下。枣红色的骏马长嘶一声,猛地抬蹄朝前奔去。意柔已经被折磨得没了半点力气,扑倒在沙地上,被一路拖行,身后留下了一道蜿蜒曲折的痕迹。

就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都庞的骑兵突然乱作一团。他们惊恐地大叫着,勒住缰绳,催着马儿往回跑。

马蹄荡起的沙尘,几乎要把意柔给淹没。她支起最后一丝神志,看见前方旌旗摇动,喊声震天,一排排举着“莫”字旗的士兵冲锋在前,身后是身着灰蓝色兵服的大越骑兵。

她激动得心上好似绽放着无数的烟花,提着最后一口气站了起来,可还没发出声音,就再次被那个年轻的将领抓上了马背。这次,她双腿跨在了马背上,三千青丝散乱,身后抵着一具结实的胸膛,纤细的脖颈被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死死扼住。

“放开我!”她被掐得几乎要窒息,她伸出手想去掰开扼在她脖子上的手,可那只手又收紧了几分。

她徒劳地挣扎着,觉得肺部的空气在一点点流逝。

“你休想从本王手里跑掉!”

他自称本王。

她的视线渐渐模糊,可她还是拼了命地向后扭着头。她看见一个穿着金色铠甲,手执一杆金枪的将军冲锋在前,将那些逃得慢的都庞骑兵轻松挑于马下。

他追过来了……

自称本王的将领似乎对这位将军颇为忌惮,只顾瞅着马背催促骏马跑得快一些。

身后都庞骑兵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刀枪剑戟的碰撞声也将意柔拉入了危险重重的战场之中。

“保护好难民!”

这是哪位将军在说话吗?他的声音冷冽,理智,全然不似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

被都庞骑兵抢在马上的女子陆续得救,她们的哭声几乎淹没在了混乱的战场上。

意柔在马背上被颠得浑身都像是散了架子,喉咙也被一阵又一阵窒息的疼痛支配着,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了。

她的身边掠过一阵带着凉意的风,在烈日炎炎的戈壁滩仿佛是一种奇迹。

那阵凉意扑在了意柔的脸上,她有气无力地抬眸,一道金光在她的脸颊上一扫而过。

耳边传来了刀枪相碰的激烈打斗声,那自称本王的将领被穿着金色铠甲的将军追上,二人在马上一阵厮杀。

意柔几乎没了意识,眼看就要头朝下摔下去了——

一双有力的手钳住了她瘦削的肩膀,把她从都庞将领的马背上抢了下来。

她跌进一堆冰冷的铠甲中,乌黑的眸子拼命睁大,看清了眼前的将军。

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薄唇抿成一条细线,浑身无一处不散发着冷峻的气息。

就是他。

“多谢……莫将军……相救……”

“叮”——脑海中响起了第一句提示音。

与莫云翰将军在战场初相遇,任务已完成。

原创文章,作者:点墨倾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