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枫张诗妍《满月之夜》完结版在线阅读_陈海枫张诗妍全本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满月之夜》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白泽山海”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陈海枫张诗妍,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陈海枫踏入了充满神奇动物的艾糯小镇,幻化成动物的奇特人类种族的秘密等着他来探究,和狐狸谈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或是跟着狼兄弟们并肩战斗这里有数不尽的危机和谜团;有甜甜的恋爱;有仗义的兄弟;还有男主老爷子的权谋…在艾糯这个森林和海洋环绕的美丽小镇上每天都有着精彩绝伦的故事发生!

小说:满月之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白泽山海

角色:陈海枫张诗妍

《满月之夜》小说是作者“白泽山海”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所以我一觉睡到了大中午,昨晚的所闻所见也全都让我抛到了脑后。不过好在今天天气不错是个大阴天,很适合出门。吃过饭后我便向着艾糯大学的方向出发了,去提前感受一下这里的大学氛围。虽说我往年来过艾糯几次,但是艾糯大学我还一次都没参观过。去艾糯大学的路并不是很远,所以我在路上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哼着小曲就徒步去了,没走多久高大宏伟的中式建筑便映入眼帘……

评论专区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略过前面几章,后面部分学习科学知识,分身联合,以一身为一个文明,以各个星球,种族,文明做实验,颇有陈博士的风采,是不可多得的好文。

深渊里的修骑士:一个发誓效忠别人,伟光正十足的土著骑士。也就是视野屏蔽,没骚操作,不会搞事的主角,让人怎么代入。思维行动大半定性的土著,得到挂后也没大变化,弃

我在东京克苏鲁:人渣设定有何意义?我只对人渣被人道毁灭的故事感兴趣,人渣重新做人我觉得对不起被他伤害过的人。作者这设定感觉不舒服,膈应

满月之夜

《满月之夜》在线阅读

第3章 艾糯镇的秘密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所以我一觉睡到了大中午,昨晚的所闻所见也全都让我抛到了脑后。不过好在今天天气不错是个大阴天,很适合出门。

吃过饭后我便向着艾糯大学的方向出发了,去提前感受一下这里的大学氛围。虽说我往年来过艾糯几次,但是艾糯大学我还一次都没参观过。

去艾糯大学的路并不是很远,所以我在路上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哼着小曲就徒步去了,没走多久高大宏伟的中式建筑便映入眼帘。我知道在我眼前的就是艾糯大学。

熟悉的中式拱顶配合着现代化的水泥建设风格尽显学府的端庄大气,这是欧式建筑无法比拟的雄伟和宏大,是华夏在历史长河中的悠久沉淀,是华夏人特有的浪漫和无法超越的文化底蕴,这般构造所见之人无不感到叹为观止!

我在感慨之余更多的是能在这里上学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憧憬,看来姥爷的安排也并非什么坏事。

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在搬运着东西,好像在为不久后的开学典礼做着准备。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自信满满的迈入了这所殿堂。

就在我认真的观摩这所大学时,背后却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我陈海枫虽说没啥特长但是两只招风耳朵绝对算是我的长处,再小声的话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前面的这个家伙闻着不像是本地人呀?”

“我闻着也不像,走走走!二弟我们去会会他!”

我靠,我心想这俩货是狗鼻子吗?这也能闻出来?这话说的味也不对呀!不会是该溜子吧?我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斜着脑袋向这哥俩看去。

说来也奇怪,这哥俩是双胞胎,但仿佛一个是亲娘养的一个是后娘养的一样,一个身高快两米,一个身高才到我的一半;矮的那个像个番薯,高的那个像根筷子,要不细看还真看不出这哥俩是双胞胎。

高个子的那个顺势走到了我的身旁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虚假的笑着说道。

“这里游客止步!你要想进去逛逛艾糯大学的话我们哥俩可以当你的向导,只要你肯意思意思,你懂我的意思吧。”

这不明摆的想让我当冤大头吗?真倒霉!人还没进校门就遇见了俩该溜子,不过我也没在怕的,一是我的拳头有沙包那么大,二是校门口形形**的人多,这哥俩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当着哥俩的面迟疑了一会然后笑着“奥~”了一声装作才反应过来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条口香糖准备递给哥俩,高的那个见我从兜里掏出的是糖果连连摇头并继续说道。

“不是这个,是那个,你懂得。”

我心想我能不懂你想要哪个吗?我今天就不给!我看这么多人你们哥俩还能把我怎么着。我微笑着看着哥俩并说道。

“道上的规矩我懂!”

于是我又把手伸进了裤兜里,这哥俩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裤兜。我故意拖延时间慢慢在裤兜里掏东西,见这哥俩被我磨得快急了我才从裤兜里缓缓掏出两根华子并笑着说道。

“我平时都舍不得抽!见哥俩面善,来一人一根!”

“耍我们呢是吧!我们要的是钱!你小子装傻找揍是吧!”

矮个子的气的眉毛都歪了挥着他的拳头想要吓唬我。我看着周围陆陆续续的人转过头笑着对哥俩说道。

“一拳一万,两拳我就躺在这里开始选车。”

高个子的见这里来往的人多赶忙拉着矮个子的说道。

“这里人多!二弟你先别生气!咱们带他去前面人少的地方谈。”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顺便教训一下这两个小王八蛋。在这人多的地方我还真不好施展拳脚,回想我练了这么多年的自由搏击,心中不仅没有丝毫害怕甚至还有一点小兴奋。

哥俩顺势走到了我的左右架住我的胳膊就往没人的树林里抬,我顺势一招反关节挣脱了哥俩的手臂然后搭在了哥俩的肩膀上就像哥们一样勾肩搭背的。

一时间变成了我拉着哥俩在往没人的树林里走,一下把这哥俩都给整懵了。没见过会点功夫的,更没见过主动拉着他俩往树林里走的……

在人烟稀少的林间我们三人面面相视。

“你小子不跑我先敬你是一条汉子,快把钱拿出来!不然我们哥俩可不客气了。”

高个子嘴硬的说道。

小矮子也抡了抡胳膊皱着眉毛说道。

“看他就不顺眼也不像啥好人,先揍一顿得了,一会他就都招了,钱不钱的无所谓就是想揍他!”

我心里满是疑惑,这哥俩在这里打我的主意还说我不像啥好人?真是岂有此理,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打算一会好好教育下这哥俩。

我打了一个哈欠盘腿坐到了草地上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们哥俩合体加变身都打不过我,不然我为啥敢一个人跟你们哥俩来。”

我的眼神瞬间变得杀气腾腾并望向哥俩,这时候阴着的天也很配合的传来了一阵雷响。哥俩咽了咽口水向后退了一步,明显被我的气场和这及时的雷声给唬住了。

哥俩面面相视了一会好像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又鼓足了勇气向我大步走来。

见哥俩要动真格,我一下窜的站了起来。心想看来是一场硬仗要打!俩个人同时踱步向前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只听见噗通一声!此刻此景震撼我一整年。

哥俩齐刷刷的跪倒在我的面前!我人当时就傻了,心想这是搞哪一出呀?我这不还没动手吗?难道是哥俩的奸计?但是心里的疑惑早已盖过了理智。

于是我疑惑的说道。

“你们这是干嘛?还没过年呢!磕头我也不给啊!男儿膝下有黄金,快给我起来!”

“……”

我放下戒备赶忙去拉哥俩,谁知真是哥俩的奸计,一个攻上路,一个抱大腿。一瞬间我们三就像一条蟒蛇一样在草地上扭在了一起。

这哥俩还真是阴险,一个扯我脖子,一个啃我大腿。一时间疼得我嗷嗷大叫。以前练过的招式在这种疯狗打法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施展,这哪里是碳基生物能想出的招式?

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找准时机一招猴子偷桃伴随着李小龙的经典“我打!”矮个子的被我偷了桃一下子疼的缩成了一团在草地上嗷嗷打滚!

就在解决完矮个子后我又顺势骑到了高个子的头上,用大腿狠狠地锁着他的脖子,并把他卷成了一团,随后顺势骑在他的身上并脱掉了他的鞋子,用拳头的指关节疯狂地捶打他的脚心。

草地上传来了一阵一阵哥俩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但是除了我没人能听见这哥俩绝望的惨叫声……

我变态般的边捶打高个子的脚心边问道“服不服?服不服!”高个子的连忙哀嚎着求饶道“我服!我服!哥!我错了哥……”旁边的小矮子也见识到了我变态且邪恶的笑容吓得也赶忙求饶。

我看惩罚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起身拍了拍粘在身上的叶子和土,顺便把这俩活宝也拉了起来并对着哥俩说道。

“以后不许再干这类事情!更不能欺负外来的人!”

不知道是这哥俩真的被我折服了还是被我魔鬼般的笑容吓到了,他俩的头像啄木鸟一样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一下子变得乖巧了许多。

不打不相识!男孩间的友情就是这样,我从兜里掏出折成好几节的华子准备递给哥俩,哥俩连忙摆手说不会抽,我便不再客气。

矮个子的顺势坐在我的旁边感慨的说道。

“没想到长得这么帅的人笑起来却如此的邪恶,人真是不可貌相呀!用的招式也都比我们哥俩的还阴险,在下佩服!佩服!”

我连忙拱手回道。

“那是!那是!帅气是客观事实,阴险这个词打心底的夸到我了!不过说起阴险你们哥俩也称得上一绝!”

哥俩被我说的话给逗笑了随后向我做了自我介绍,高个子的大哥叫宁成野,矮个子的二弟叫宁成浩,我也告诉哥俩我叫陈海枫。不得不说这哥俩越看越像一对活宝,我们三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不少。

又是一声雷鸣,雨点窸窸窣窣的落下。哥俩说学校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避雨的同时还能浅谈一番,我们便起身出发了。

在我起身的一瞬间姥姥给我的整瓶秘制定心丸滑落了出来,哥俩连忙帮我捡了起来仔细的看着药丸并没有还给我。

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来两粒?今晚你就是最持久的男人。”

哥俩的表情先是震惊随后变成了疑惑,宁成野见状赶忙问道。

“你怎么会有狐丸?你家里人给你的吗?”

“我姥姥姥爷秘制的,说是叫定心丸,怎么就变成了狐丸了?你知道这药的作用?”

我满是疑惑,这药丸又怎么了?怎么我遇见的艾糯人都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就我跟个愣头青一样啥也不知道,不行这次逮着这哥俩一定要把心里的疑惑问清楚才行!

宁成野把药丸递回了我的手里并向我说道。

“看来你家里人是啥也没告诉你,你最近是不是遇见让你心动的女孩了?”

“我去!你怎么知道?你们俩跟踪我了?”

听完我的回答后宁成浩拍了拍宁成野说道。

“看来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海枫兄不是猎人小队的,冤枉人家了。”

我被哥俩的对白整的一头雾水,老的疑惑还没解开新的疑惑又冒了出来,猎人小队又是啥?难不成一开始就把我当成不法分子了?我是来上学的好不好。

哥俩见我一脸懵的表情笑出了声随后向我说道。

“没说错的话你爷爷应该是陈闫凯老先生,你是他的孙子,久仰久仰,之前的事多有得罪,还请你见谅,你的这些疑惑我会一一向你做出解答。”

宁成野刚说完宁成浩也补充道。

“是呀是呀!好大一场误会,狼和狐狸是一家人,这顿饭我们哥俩请客!”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哥俩连我的姥爷都知道,还冒出什么狼和狐狸……我的大脑都快干冒烟了也没能理解他们所说的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外面的雨也伴随着我的疑惑越下越大。我建议咱们三到了餐厅再说,哥俩同意后我们三顶着雨水便快步跑到了那家哥俩说的很有名的餐厅—狼堡餐厅

我们三个进店后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服务生递上了纸巾后带我们来到了餐桌前。在我还在擦着头上的雨水时这哥俩已经跟服务生搭上了话一听就知道是这里的常客了,他们对服务生说跟以前一样老样子,因为是哥俩请客我也不好意思问他们点的是什么。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餐厅里有很多我叫不上名来的植物作为装饰,装修也非常的精致复古,像是在年代久远的客栈里,总的来说我很喜欢这家店的中式装修风格。

就在我坐在位置上打量这家餐厅时,哥俩却跑到了别的位置上跟不同的人打着招呼,他们彼此握手并用肩膀相互碰撞着对方像兄弟一般打着照面。通过我的观察他们应该是一个集体的人,大多都是肌肉猛男。

哥俩打过招呼后坐回了我的身边,我一股脑的把我心中的疑惑像滔滔江水一般倒向了哥俩。

“你们说的狼和狐狸是一家人是什么意思?猎人小队又是啥?你们如果是好人为啥一开始就劫我的财?还有你们为啥知道我的姥爷和我身上发生的事?还有狐丸……”

“得得得!你慢慢来!你一下问这么多我也记不住……”

宁成野边摆手边说打断了我的问话,稍坐片刻后他向我说道。

“海枫兄我之后说的话你可能会不太相信,艾糯镇的少部分人像我们这样的人是可以变换成动物的形态的,我和二弟就属于狼族的人,包括这间餐馆的人也都大多是狼族的人,顾名思义我们都是狼!”

我听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布尔什维克我并不相信宁成野跟我所说的这些,甚至觉得他中二病有点严重。

宁成野看出了我脸上的“不相信”三个大字于是早有准备的说道。

“来二弟!给海枫兄狠一个!”

宁成浩便当着我的面伸长了只有犬科动物才特有的獠牙!宁成野的手掌也当着我的面变成了毛茸茸的狼爪!很快他们又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

我被哥俩突然的变身吓得妙语连珠,口中接二连三的吐出国粹!我伸出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刺痛感瞬间席卷右脸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抓起杯子狂给自己灌了好几杯茶来平复自己震惊的心。

我内心连连自问道1949年后动物不是不能成精嘛!

我赶忙掀起裤腿看之前被宁成浩啃咬的大腿,好在腿上只有两排整齐的牙印并没有咬出血,这要是咬烂了说不定要打狂犬疫苗!我也瞬间理解了这哥俩打架为啥要用抓和咬!原来这俩根本就不是人!

俩狼假跽,盖以诱敌!

宁成野见我神情恍惚用安慰的口气说道。

“放心我们没有恶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现在总该相信我说的这些话了吧?”

我连连点头,一下子变得乖巧了很多……

但我还是很不解,如果我真的是他们说的我是猎人小队的跟劫我钱财有啥半毛钱关系,难道哥俩和整个餐厅的人是坏人?猎人小队才是好人?妈呀这可狼入虎穴了!

宁成野喝了一口茶后继续向我解释道。

“我们之所以在校门口找你的茬并不是因为我们排外,而是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很与众不同,我们分辨不出你是敌是友,况且你是外来的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猎杀者派来的探子!猎杀者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猎人专门猎杀像我们这样可以变换成动物的种族,他们喜欢把变成动物的我们剥皮,从而来满足他们的私人利益并把肉体拿去做研究。”

我听后诧异的反驳道。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为何会想着劫掠我的钱财?这里可对不上吧!”

宁成野继续不慌不忙的向我解释道。

“年轻的猎杀者们会通过黑市购买猎枪这类的违禁品,所以他们都会带着现金交易,现在这个年代了大伙们谁还会用现金都是用的数字钱包,如果说猎杀者们用数字钱包非法交易这还不被**一锅端了!所以我们哥俩一开始只是想确认你是不是带了现金并没想要真的敛财,谁知道你这么倔这么阴险!我们哥俩合体用阴招都没能放倒你!”

我听后觉得很有道理讲的这些也确实都说得过去,原来猎杀者才是坏人,是我想反了……

我继续疑惑的追问道。

“在树林里的时候你们哥俩怎么不变成狼,我不就打不过你们了吗?”

“因为树林随时可能会来人,平时我们看起来也都是正常人类的模样只有到了特殊时期才会变成动物,许多镇上的人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也不会当着不知情的人的面变换形态。低调是我们族类的一贯作风!”

“原来如此!那为啥都向我交代了个干净?我不是外人吗?”

宁成野并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而宁成浩正啃着大鸡腿不说话装高手。

宁成野反问道。

“你了解你爷爷吗?”

“那肯定,我姥爷是艾糯大学的教授而且是个笑面虎,做事铁腕手段很善于谋略的一个糟老头子!”

“哈哈!你爷爷之所以铁腕手段善于权谋是因为他老人家是狐狸族的长老!在狼和狐狸的联盟里很有威望,所以知道你姓陈后又掉出了狐丸我就猜到了你是他孙子,因为这一片家族里只有你爸妈同姓而且都姓陈。”

“所以你是因为我姥爷是狐狸族你才告诉我的真相是吗?”

“当然了!狐狸和狼是一家人!”

听到这后我变得异常兴奋,原来我可以变成一只狐狸!虽然我更喜欢狼但是想想能变成狐狸好像也不错!

我脸上写满了兴奋追问道。

“如果我是狐狸,那你快教教我怎么变成狐狸吧!”

宁成野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你可能要失望了海枫兄,你的母亲家是狐狸可是你的父亲却是狼,你是两个不同种族生出的孩子,既不能变换形态也跟正常人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我听后失望的低下了头,这时吃的满嘴是油的宁成浩见状赶忙说道。

“海枫兄你别难过了!先吃饭吧!你们再聊饭可都凉了。”

宁成野边叹气边夹起饭菜补充说道。

“是呀先吃饭吧!可惜了只有同种族生下的后代才能继承上一辈的形态,哪怕是种族和普通人生出的孩子也只能是普通人,这也是为啥你爷爷啥也没告诉你的原因吧……”

“得了哥你别说了,就算这样我们也当海枫兄是好兄弟!”

“是呀!是呀!我不说了,海枫兄你快吃吧。”

回过神来的我才看见桌上满满的全是肉一点素菜都没有……

胆固醇嘎嘎高!

原创文章,作者:白泽山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7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