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隔壁病秧子后,不孕不育的我怀上了》小说章节目录周君怡全文免费试读

“哎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老天爷呀!儿子有了媳妇和女儿,忘了娘!不想给我养老啊!老婆子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带大不容易啊!”周老太当下,便开始大哭大闹起来。

喊的厉害,其实根本没有眼泪,倒是她这嗓子喊的,直接将周围的街坊邻居都给勾了出来,纷纷站在门口,看起了热闹。

正在厨房内装模作样洗碗的周君怡一听,立刻冲了出来,哭着喊道:“爸、妈、奶,你们别为了我生气了,我不读书了!我真的不读了!不就是大学吗?我不去上了。虽然老师说我肯定会考上大学,但老师说的也不一定准,大学就算有补贴,每个月还得花几块钱的生活费呢。”

“我还是待在家里干活吧!反正去城里也没什么用,也许还会被人骗呢。奶不想让我读书,也是为了我好,你们不要为了我的前途,跟奶吵架了!”

周君怡喊完,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茶的可以,但是效果,却很显著。

周围的街坊邻居一听,顿时便开始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我记得这小闺女读书成绩很好的,怎么说不读就不读了?老周家的条件也没那么差吧?供个女儿读书,可以的吧?”

“是啊,我以前一直听村长说,君怡这孩子,成绩可好了。我侄子还和她一个学校的呢,说她一直被他们学校的老师拿来当做榜样,鼓励学生好好学习,老师说她肯定能考上大学的!”

“这为什么不读了啊?大学生多金贵啊现在,我们村子里,现在可就出了一个大学生呢,还是外姓的,隔壁村子到现在,连一个大学生都还没有呢!”

“还能是为什么?还不就是那点陈年旧事,屁点事情,也就大壮家的,一直在意呗。”

大壮家的,指的就是周老太。

周老爷子名叫周大壮,年轻时的那点事情,闹得整个周家村的人都知道。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是周家村内年纪比较大的人,也都清楚。

甚至有些还拿来跟孩子说过,这在周家村,并不算是秘密。

“哎呦,大壮家的,你这可就不对了啊,你这孙女,可是未来的大学生!那可金贵了啊!她要是考上了,就是我们村内,唯一一个姓周的大学生!去哪里,大家都是要给点面子的!”

“就是啊,就为了那点子破事情,就毁了自家孙女的前途,你这不合适吧!”

“我呸!你们懂什么!”周老太一听那几个看热闹的人这么说,当下也顾不得装了,直接站起身来,“女人就应该没文化,读了点书后,满肚子都是坏水!以前那女人是,现在这小贱蹄子也是!”

“以为自己读过点书,就了不起?整天好吃懒做,嫌弃在我老周家的日子不好过,还去跳湖自杀,现在还教唆她爹要闹分家,才回来一个月,就这么不省心,以后考上大学还得了?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了!”

周老太骂骂咧咧的。

还不等门口的吃瓜群众说话,周君怡便委屈的道:“奶,你说这话可就过分了。我为什么跳湖自杀,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一听这话,顿时,吃瓜邻居们感觉,有新的大瓜要出来了,难道这还有隐情么?

“你还能是为什么自杀?还不就是嫌弃干活累?”周老太下意识的问。

周君怡抹了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反正门口的人距离她这远,根本看不见她脸上有没有泪水,“你明知道二狗子读书成绩不好,连学校老师都说让他别浪费时间,让他回家来干活,你还是不肯,要花钱继续供他读书。”

“我成绩好,但就因为你不喜欢我,不肯给我钱。二狗子读书的学费,大部分都是我爸的钱。我在家里,你要我做这做那的,明明之前大妞和二妞都在,你却要我一个人干活,让她们俩自己出去玩,把家里的活都给我和我妈干……”

紧接着,周君怡说了各种回到周家后,遭遇的不公平待遇。

“奶,我知道你讨厌读书的女孩子,但那是你年轻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别人的错,你要算在我头上?这对我公平么?”

“你要是重男轻女,偏疼二狗子也就罢了,凭什么都是女孩子,大妞二妞就可以出去玩,我却要在家里从早干活到晚?”

大妞和二妞是周二凯和周三凯的女儿。

周晓月的原名叫周三妞,但是自从她去了村长家里,村长就给她改了名字。

“你个小贱蹄子,你还敢说起我的不是来了?我是你奶!我让你去干活!你就得去干活!你就不应该有怨言!”周老太气得脸都红了,指着周君怡怒骂道。

张芳芳一听,积年累月受的委屈,再也控制不住,拉起周君怡的手,道:“君君,我们走,这个家我们待不了了,妈带你回你外公外婆那,你还没见过他们呢。”

说着,张芳芳就牵着自家闺女的手,要去屋子里收拾东西。

“我允许你们回去了吗?老大家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老婆子在!”周老太怒骂道。

张芳芳转过身来,捏紧了拳头,道:“妈,当初我坐月子期间,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之后就不能生,你要我当着街坊邻居的面,好好说道说道吗?”

一听这话,周老太顿时有些心虚的四处乱看。

外面的邻居巴不得她赶紧说!有什么瓜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啊!这么藏着掖着,有意思嘛!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又不说清楚!真是急死个人呀!

周大凯一听,顿时疑惑了,问:“媳妇,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张芳芳眼神复杂的看了丈夫一眼,随后道:“你自己问妈吧,这么多年来,我受了多少委屈,二弟妹和三弟妹背地里嘲笑我生不出儿子,我都忍了。如今我女儿本来应该可以考上大学,光宗耀祖出人头地的。”

“我丈夫又不是不能赚钱,家里又不是没钱供我女儿去读书,可是就因为那点陈年旧事的偏见,要毁了我女儿一辈子!”

说着,她的眼睛立刻便红了,和周君怡装模作样假哭不同,张芳芳是真的哭了。

“凭什么二弟妹和三弟妹可以带着孩子回娘家,我不行?我还非要带君君回去了!你们老周家不想供我女儿读大学,那我就回娘家去!让我娘家人供!”

张芳芳说完,便直接拉着周君怡,进去屋子整理东西起来。

而此刻,周大凯回过神来,看向周老太:“妈,你到底对阿芳做了什么?”

“你这是在质问我老婆子吗?我是你亲妈!你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你这是不孝啊!”周老太怒骂道。

周大凯苦笑一声:“我不孝?我每个月工资也就30块钱,25块给了家里。老二在地里干活,每年家里的收成算下来,一年也就赚二三十块,老三整天游手好闲,更是没什么收入。我养了一整个家,我不孝吗?”

“我以前一直觉得,您只是稍微偏心老三家的,但我没想到阿芳身子不好的事情,还和您有关系。”

当年张芳芳生产时,因为正好是过年前,周大凯那时打工的人家给加了工资,让他留下继续工作,为了多的那几分钱,他留下了。

等他回家,老婆月子已经做完了。

是以,他根本不知道在张芳芳月子期间,是如何被周老太嫌弃,导致后来一直怀不上孩子的。

他只以为,女儿是在冬天出生的,所以媳妇着了凉,才会伤了身体。

外边正在吵闹,屋子内,张芳芳给周君怡整理着衣服,道:“君君你放心,你奶不肯给你学费,你爸又不能分家,那我们就去找你外婆外公去。你有两个舅舅,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我们日子过的紧一点,给你交个学费,不是问题。”

“大学生可多金贵啊,他们知道你成绩好,肯定会同意的,等以后你读大学了,你舅舅们出去,也有体面。”

周君怡听她声音里还带着哭腔,当下过去拉住了她的手,道:“妈,你放心,不管如何,只要我们离开这里,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她恨不得现在就从空间内掏出几个大肉包子,给张芳芳开个荤!

“好,妈等着你。”张芳芳擦了擦眼泪,胡乱收拾了几件衣服,便拉着周君怡出去了。

“媳妇……”周大凯走上前来,想跟着她。

“你别跟着了,等等还要去干活呢,我带着君君回去就是了。”张芳芳冷声道。

“我下午请假了,我准备今天下午就分家的。”周大凯赶紧道。

“这不是没分成么,没分你就回去工作吧。”张芳芳的语气有些冰冷。

周大凯赶紧给周君怡使眼色:闺女,快帮你爸哄哄你妈!

周君怡转过头去,假装自己没看见。

周大凯:“……”

周大凯厚着脸皮拉住张芳芳的手,道:“再给我点时间好么?”

这时,周老太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再给你多少时间都没用,你娘我不同意!”

周君怡看了那边的周老太一眼,随后道:“爸,奶是不会轻易答应分家的,这个家如果没了你的收入,可过不下去,放弃吧。不过,我还是想去读书。”

周老太正要阴阳怪气她交不起学费,便听自己大儿子道:“好,爸供你读书。你妈说的对,没理由爸不出钱供自己女儿读书,反而去供侄子的。而且二狗子也不是个学习的料。”

“学校内的学费,一般都是可以拖欠一段时间的,君君你下学期只管去学校,爸每个月给学校20块钱,很快就能补上了。”

一旁的周老太一听,顿时便怒了,“周大凯!你翅膀硬了还学会自己做决定了!你一个月就30块钱,给这死丫头花去20块钱当学费,就留十块钱给家里,你让我们一家子喝西北风么!”

周大凯道:“妈,我不会把每个月剩下的十块钱都给家里。二弟一年下来只给家里二十块当伙食费,我就也一年二十块吧。”

说完,周大凯才有底气搂住自家媳妇的腰,“大冬天的,出远门感冒了怎么办?快回屋休息。”

周老太却气得不轻,“你个不孝子!一年二十!你怎么说得出口!你一年可以赚三百六十块啊!你只给家里二十块,家里还得给你们一家三口准备吃的!”

周君怡在旁边提醒道:“奶,二叔一年也给二十,家里还给他们一家四口准备吃的呢。三叔不止没给家里钱,还跟您要钱,家里也给他们一家四口准备吃的呢,不止,还送二狗子去读书呢!这么算下来,我爸给的是最多的。”

“你!你!你是想气死我!”周老太气得不轻。

周大凯知道自家亲妈身体健康,虽然生气,但想通就好,更何况周君怡说的是实话。

一直以来,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几乎可以说是养了一大家子,却委屈了自己的媳妇。

如今连才回家的闺女都受了欺负。

更何况,家里一年四十块钱也不少了,只要二狗子不去读书,够他们这么多人的伙食费了。

当下,他便搂着张芳芳回去屋子,关门前,才想起闺女还在外面,道:“君君你身体还没好,赶紧回屋子里休息。爸今天早上才拿了工资,晚上去给你买点肉吃。”

要不是亲爹最后还关心要给她买肉,周君怡都要觉得,爹娘才是真爱,她只是个意外了。

一旁的周老太一听大儿子的话,明显是在告诉她,不能克扣周君怡的伙食,顿时气得脸都黑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这个不孝子!钱赚回来了,一分钱都不给你老娘!早知道当年你一出生,我就把你淹死!”

周围的吃瓜邻居都已经散开了,周君怡一听这话,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来,嘲讽道:“奶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二叔平时种田,一年下来也就赚个二三十块钱。三叔游手好闲。要是没了我爸,你们这两个老人四个成年人四个小孩,日子过的怕是紧巴巴的,你两个孙子更是大字不识。”

“还是感谢老天让你生出我爸来,还得感谢我爸妈生出我。很快,整个周家村的人都会知道,你们老周家出了一个大学生,会有很多人来羡慕你的。”说完,周君怡得意的回房。

在别人看来,自家出了个大学生,别人来祝贺,那是春风得意。

但是在周老太看来,怕是要气死!

只要周老太不开心,她就开心了,嘿嘿!

至于分家,只要她爸站在她这让她读书,并且不把工资上交,分家,那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周老太捞不到多少好处,那分家和不分家,也没什么差别。

倒不如分家,老周家不用出他们一家三口的伙食费。

原创文章,作者:青墨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