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是禁词》小说章节目录林千,安抚千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离婚是禁词

小说:纯爱

作者:君子有酒

简介:林千亦一直饱受继母的摧残,没有字母标记的消息一出,他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昔日慈爱的父亲也以为他不上进,认为选择了特殊教育专业更是丢了他的脸面,但他毫不放弃,从小他就以顾西洲为目标,打算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做出一番成绩,却没想到他几次三番都能与人碰上,一次次相处,他的心逐渐丢失了,可惜意外不断,他误以为自己被人厌恶而想要逃离;协议结婚后才恍然发现,彼此的心早就被套牢,千百次的轮回与磨难,只为遇见你……

角色:林千,安抚千

《离婚是禁词》小说章节目录林千,安抚千全文免费试读

《离婚是禁词》第1章 暴雨夜免费阅读

夏末秋初的夜晚,总该有一场倾盆的暴雨,将夏日囤积在空气中的燥热全部洗涤……

轰隆的雷鸣声,让整个京市透出冷冽的肃杀感。

京市豪华酒店最高层的房间里,只一盏昏黄的床头灯照下来,一个少年蜷缩在洁白的大床上,原本白净的脸颊已非原貌,透出十分的美感来。

凌虐,脆揉……

此刻的感觉与窗外暴雨的清冷截然相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雨声越来越大,不知道还要呆在这里多久,林千亦的记忆停留在中午的饭局,之后的事情一丁点都想不起来;头疼得像是快要炸裂一般,涌上来的记忆全是关于妈妈,妈妈去世的那天也是个暴雨夜,此刻的窒息感与那天完全相似!

都是拜同一个人所赐……

而他想不到的是,把他变成这样的这些人——继母和继兄,此刻正在陆氏集团的KTV包厢里庆祝着,庆祝着他这个眼中钉终于被从陆家彻底拔除了,而他的父亲对发生的事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一点愧疚感,不参与庆祝仿佛就是一个父亲最大的仁慈了。

没有他,陆家似乎正好完整,毕竟就连他的姓氏都与陆家格格不入,豪门子孙多恩怨,陆家和顾家也同样无法免俗,只是凭什么让他这个不被陆家承认的人来承担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突然传来两声巨响,林千亦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出一声冷汗,奋力蜷缩着身子想把自己藏起来。

房间的红木门被人从外面踢开又重重关上,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大步走进来。

林千亦再也没有一丁点力气挣扎,连神志都变得昏沉,他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舌头,哪怕是豁出性命也不愿让理智消失。

男人越走越近,舌尖被他越咬越紧。

视线模糊的一瞬,一只手指快速伸到了他的嘴里,代替他的舌头被放在上下齿之间,舌尖的疼痛感减轻不少;另一只手把他抱坐起来,环住他的后腰,在他手臂一下一下地扶过,紧接着他听到一声一声又低又缓的安抚。

“千亦,别怕,放松。”

“千亦,我来了。”

“千亦,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手指被怀里的人死死地咬住,疼痛感已然到了没办法忽视的地步,男人的声音却极致温柔。

在耳边一遍一遍的安慰似乎让林千亦放松了警惕,缓缓松开了紧咬住手指的齿关。

顾西洲把手指从他嘴里拿出来,顾不得手指上深陷的齿痕,他连忙从衣兜里掏出手机,联系此刻正站在门外的助理,看见来电显示的助理呼吸一滞,想到刚才医生那边传来的消息,背后冒出一层薄汗。

他接起电话,恭恭敬敬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颤巍巍:“顾总?”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寒冷低沉的声音:“医生怎么还没来?”

“顾总,外面雨太大了,能见度很低,行车不便,医生助理刚才来电话,说他们正在赶过来。”

“二十分钟!”

手机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奕橙放下手机,短暂的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拿起手机联系医生助理,虽说拿不准这个林千亦在自己总裁心中的地位,但是单从他愿意扔下满场的宾客赶过来,就大概能判断地位应该是重要的。

毕竟奕橙跟在顾西洲身边许多年,往顾西洲床上塞人的事情见过不少,但他从来不理会,更别说抽身过来了,这回不但来了,还抛开了满座的宾客,这份待遇当真是史无前例的。

房间内,少年的呼吸声并没有因为几句安抚而变缓,反而越来越急促,突然用力挣扎,满是敌意,他似乎是使尽浑身力气,哽咽着吼出几个字。

“你滚!”

“是我,放心。”

一番挣扎用了林千亦不少力气,意识也跟着逐渐清晰起来,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才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又沉沉地合上;此刻看到谁都比看到他那个继母安全,更何况对方还是顾西洲。

顾西洲视线扫向周围,想拉过被褥盖上他,可是怀里的人丝毫不肯放开他,抓着他低声喊疼,像一只淋了雨躲在墙角的小奶猫,发出薄弱的求救声。

顾西洲轻叹一口气,他的自制力向来都是强得没话说,可是此刻正在一声声喘息声中逐步瓦解,自己觊觎的人就这么躺在自己怀里,面对这种情况心里难受得无法形容。

几次深呼吸过后,顾西洲终于找回理智,他的大拇指继续摁在食指那处被咬得险些出血的牙印上,用痛感来提醒着自己保持清醒。

刚才还能挤出几个字,现在林千亦只能发出微弱地闷哼声,圈着这瘦小的身体,顾西洲衡量过后做出了决定,他抱着人挪到床的最中间,想了想又把唯一开着的灯关了。

顾西洲用下巴轻轻点了又点他的额头,温柔的、轻缓的触碰,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安抚意味。

男人低磁的声音一遍遍回荡在漆黑空旷的房间里:“千亦,别怕”

等怀里的人逐渐冷静下来,顾西洲才轻轻往后挪,想离开他一段距离,让自己的意识迅速回笼。

顾西洲清楚地知道,既然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么就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他尽兴,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用药必然是十分猛烈的,换句话说,现在的他除了等待医生的到来毫无办法。

为了私利,所谓的书香门第,豪门世家居然也能使出如此手段,把儿子直接送到了别人床上。

想到把林千亦变成现在这样的那群人,顾西洲那寒潭般深邃的眼眸透出明晃晃的杀意…… 耳边的血液涌上轰鸣声,片刻他的胸腔有节奏地起伏着,自己的呼吸声也变得沉重急促起来。

这么多年在商场运筹帷幄,什么事什么人是他没见过的?,所有事情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最适合的解决方案,唯独这次,眼前的情况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棘手。

原创文章,作者:君子有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1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