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王妃,被王爷偷听心声》小说章节目录誉王,杨若若全文免费试读

杨若若晒好了五指毛桃,假装不知道杨黑杀在后面,吓得慌张,“师父,你怎么来了?气消了吗?”

杨黑杀面瘫般瞧了瞧她,咳了咳喉咙的老痰,在她面前随地一吐,星沫子随即往她身上飞来。

“若若,你何时会医术了?”

“师父,这是……这……几年……呕……”

杨若若想起他刚才的邋遢行为,忍不住要呕吐了。

真是要命!

杨黑杀以为她不舒服,虽然因为誉王的事,气得差点打人,但还是很关心她的。

“若若,怎么啦?是不是胃不舒服?”

“没事,师父刚刚问什么来的?”

杨若若吐了一会,差点没呕出胃来,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杨黑杀看她吐得眼睛发红流眼泪,罢了罢手,“无事,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完,他背着手要走了。

杨若若难以忍受这些星沫子在她身上,嗖一下冲进屋子里,急急忙忙换掉仙女裙,换上原主的烟红色对襟长袍。

还拿着木盆子,到院子里把头发也洗了。

洗完头,整个人都舒服了。

“大师姐。”

一声悦耳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杨若若回眸一看,一个侠风少年站在后面,身材清瘦,五官清素,眼神带点忧忧郁郁的感觉。

这个人,正是小她六个月的师弟凤琛。

“大师姐洗好了吗?我来帮你擦干头发吧。”

“哦,洗好了。”

杨若若点点头,坐到树底下,让他帮她擦头发。

印象中,原主对这个愣头青凤琛有几分好感,还偏宠他,而他也深深爱慕着原主。

凤琛一边帮她擦头发一边问:“听说大师姐得了一个秘方,我还不信,看到这地上晒这么多五指毛桃,我才相信,大师姐什么时候对中草药感兴趣了?”

他记得大师姐对医术最不感兴趣的,尤其是中草药。

杨若若脑子灵活地转了一圈,凤琛是个男的,自然好意思和杨黑杀聊那方面的问题,不如让凤琛帮帮她,来得快一点。

她不急不躁地启口:“凤琛师弟,我也是无意中,得了这个秘方,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哦,师父和师娘没有孩子,我已经看出来了,是师父的问题。”

凤琛吃惊一愣,这要是让师父知道,大师姐免不了挨一顿毒打,而且传出去,师父师娘,黑杀寨的名声全完了。

他紧张的小声叮嘱道:“大师姐,这话告诉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杨若若淡定小声回他话,“我就是告诉你一个人了呀,谁叫我们关系好,师娘我都没说。”

凤琛一听,心里开始小鹿乱撞,抿唇偷笑。

大师姐说,他们的关系好,他们是不是有机会了?

杨若若瞥了他一脸激动的样子,补充道:“师娘都偷偷吃了那么多年药了,你也是知道的,我难过啊,伤心啊,要是我能给师父治病就好了,可是我又不敢和师父说。”

凤琛心里默默许下承诺,他要帮助大师姐,让大师姐开心。

“好了大师姐,别难过,头发差不多干了,我刚回来,先去师父那里报到了。”

“好,你去吧。”

杨若若瞧着凤琛渐渐远去的身影,勾了勾唇。

这个凤琛,从小就处处讨好原主,这会,为了让自己的大师姐开心,去得罪杨黑杀了。

凤琛欢快地一路小跑,来到杨黑杀的住处。

杨黑杀正准备午休,看他一脸高兴,知道他们又把事情办好了,特意拿出准备好的银子。

“师父,大荔那边镖局的事已经处理好了。”凤琛恭敬说道。

“好,师父替你高兴,这是给你的酬劳,下去吧。”杨黑杀欣慰地点点头,把一袋银子递给他。

他对凤琛这个孩子,很器重,凤琛不仅办事能力强,而且孝顺父母,为人谦卑,赚的钱,都交给父母,帮助兄弟姐妹。

凤琛接过银子,回头扫视一圈,小声对杨黑杀说:“师父,听说大师姐有一道秘方,专治男人不育的,师父总该要有自己的孩子,不如去试试。”

“凤琛!你这话何意?我有若若、初初、见见三个孩子就够了!加上我也没那方面问题,试什么试?”杨黑杀突然翻脸,眼睛瞪得想吃人!

虽然,他在外界其他名声不太好,但在视义女为己出,为义女不生孩子这点上,可是一直让人们钦佩的。

要是让人知道他不育,岂不晚节不保,让江湖人笑话死。

凤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师父,大师姐真的会治你的病,你就去试试吧,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杨黑杀怒火攻心,一个耳光狠打下来,暴怒道:“你胆敢再说一句我有病,我一剑杀了你,你就跪在这里,跪到天亮吧。”

说罢,他气得攥紧拳头,背着手离开房间。

不对,这是他的房间!他刚刚还打算午休来着。

他又从门外返回到屋里来,气冲冲对凤琛说:“你给我去忠义堂跪到天亮。”

凤琛沉默了一会。

罚就罚吧,只要能帮到大师姐,他心里高兴。

他鼓起勇气,冲杨黑杀直言道:“师父,男人有这个病也没有什么,大方去治,趁师娘还年轻,早点治好,早点生,别老了后悔了。”

杨黑杀气急败坏,胡乱一脚踢翻一把椅子,抽出剑来。

“师父!”杨若若及时出现,对凤琛挑了挑眉,她可不能对长得帅的人,坐视不理。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吗?是不是凤琛惹您生气了?让我来帮您教训他!”

说罢,她轻轻揪着凤琛的耳朵,“你给我出来,我要打死你。”

眼看就要挨打了,还不懂得逃,她真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凤琛生闷气,无话可说,抬眸看见她朝他挤眉弄眼使眼色,他又瞥了一眼杨黑杀那张杀气腾腾的黑脸,不甘心地走出去了。

杨黑杀低头一沉,凤琛说得也不是没道理,男人有这个病,也没什么,若若也不是外人。

“若若,等一下。”他突然叫住杨若若。

杨若若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一脚踹到凤琛屁股上,“不知好歹的东西,帮我把地扫了。”

而后,她乖巧听话向杨黑杀走来,恭敬问道:“师父,有何吩咐?”

杨黑杀对她踹上凤琛那一脚,表示宽慰,若若八岁开始,被他捡到,收为义女,便是他最得意的义女。

他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润了润喉咙,开口道:“你的胃好了吧?来,进屋说吧。”

“师父,我没事了。”杨若若跟着他走进屋,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坐下。

杨黑杀破天荒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杨若若皱了皱眉,酝酿出受宠若惊的模样,“师父,您这是……有事就吩咐我去做吧!”

“是这样的,师父一直有一个秘密,连你如师娘也不知道……这个……”

见杨黑杀有所犹豫,杨若若替他说出来,“师父,是说不育症吧,我一年前就看出来,师父得了这个病,这个病能治好,现在,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个屋子知,师父你……不如试试我的秘方吧?”

“你真的能治好?”杨黑杀疑惑问道,期待的双手,不由得悄悄握紧。

原创文章,作者:雨雨来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1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