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王妃,被王爷偷听心声》小说章节目录誉王,杨若若全文免费试读

誉王正巧看她捂着受伤的手,蛇头蛇尾钻进了人群中。

他眉毛一挑,轻功一漂,挡住了她的去路。

杨若若边跑,边回眸瞄一眼,誉王怎么不见了?管他呢!先逃了再说。

一回头,她便撞上誉王硬如钢石的胸膛,正想开口骂人呢,就被吓了一跳。

只得尴尬笑道:“嗨,王爷,我没有逃跑哦。”

誉王默不作声地审视她一圈,前面在杀人,没听清她叽叽喳喳说什么,但后面说的,想逃回黑杀寨,他可是听到清清楚楚。

旁边就是布庄,他索性揪住杨若若的衣领,走进布庄,扯来一匹红布,把杨若若绑了。

杨若若弱弱地问一句:“王爷,你这是干什么?你不会又想杀我吧?”

“哼!”誉王深沉的冷哼一声,像扛着麻袋,把她扛走了。

【系统系统,救命啊,救命啊!誉王要杀我了!】

系统:【宿主别慌,你刚来不知道,所有宿主都是不死之身,死不了的。】

“安静一下,本王不会杀你,放心吧。”

系统和誉王同时说道。

杨若若松了一口气,“好的,王爷,那你绑我干什么?”

“救你!”誉王随意说出,想逃跑,那是不可能的。

宋青已经把前面绿衣女子和她的侍卫队摆平了,正等着誉王发话。

誉王把杨若若扛到马车上,塞进马车里,对不远处的宋青说道:“宋青,把绿衣女子送牢里,本王先带若若去看大夫。”

宋青惊愕,王爷要亲自送若若姑娘看大夫?前所未见,看来若若姑娘已深得王爷的欢心。

闻言,杨若若暗暗安慰自己,这样也好,有马车坐,不用走路,再找机会逃吧。

到达医馆,誉王把杨若若扛下马车,解开红布,引来一堆凑热闹的群众热情围观。

大夫见状,连忙出门问道:“病人怎么啦?”

誉王瞥了一眼杨若若的手臂后,瞪着大夫,粗犷说道:“明知故问,帮我拿点金疮药来。”

杨若若纤细的手臂被划破一层皮,好在问题不大。

“哦……好,好。”大夫看了看,这女子这般美艳,怎么会搞得一身脏兮兮,手还弄破皮了,不会是被这凶巴巴的男子拐卖了吧?

杨若若一言不发站在一旁。

突然,她在医馆的门缝里看见,有一个人长得很像曾昭玉,只见那个人遮遮掩掩的捂着脸。

【叮!系统提示,任务已绑定曾昭玉,曾昭玉,男,23岁,花柳病,药物已发放。】

哇!这么快来活了!

杨若若大喜,激动地冲向医馆后堂,嘴巴大声呐喊,“曾昭玉,等等我,曾昭玉,等等我……”

来什么活?

誉王正纳闷,杨若若就跑了,他连忙追去。

与此同时,大夫听见杨若若叫他的熟客——曾公子的名字,更加肯定心里的猜测。

于是他飞快地把誉王拦住,“公子别动,拐卖……”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誉王一掌掀翻。

曾昭玉听到背后有人叫他,用帕子捂着脸,加快速度逃离医馆。

杨若若双手提着裙子,在后面拼命追赶,“曾昭玉,你别跑,我能治好你的花柳病,你不给我治,你就等死吧!”

闻言,曾昭玉气得头顶冒烟,使出喝奶的劲,飞快跑到大街上。

这是哪个王八龟孙子呀!要是让外人知道他得了花柳病,大铭府的脸面还用要吗?

誉王眉毛轻轻一挑,双脚犹如蜻蜓点水,就飞到曾昭玉的前面,截住了他的去路,并一脚将他踢倒。

“谁呀?神经病啊!”曾昭玉摔倒在地,脸皮贴在地上摩擦了一小段,一阵吃痛,他捂着脸回眸开骂。

“原来是誉王,不知誉王是有何事?”

“若若叫你等一下,你耳朵聋了吗?”

“谁是若若?”

“我是若若,是我,”杨若若气喘吁吁跑来,“我能治好你的花柳病,让我救你吧!”

围观群众跟着杨若若一路追随,终于收到满意的八卦。

“哇!这不是大铭府的曾公子吗?他居然得了花柳病!”

“我滴个天哦,太震撼了,看谁还敢去花楼?”

“曾公子,烟烟姑娘,我,呜呜呜……”

“……”

围观群众中,不时传来几个老男人惊慌的哭声。

曾昭玉气得把手中掩面的帕子朝人群中扔去,“都给本公子死开。”

不明白的围观群众吓得撒腿就跑,剩下的也下意识跟着四处逃散。

杨若若无声掩笑,合不拢嘴。

曾昭玉这个蠢货,太好玩了!

誉王又皱起眉头,杨若若疯了吧?

早上还骂人家,然后又说救人家,现在又在取笑人家……他倒要看看,所谓的大师姐,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曾昭玉把围观群众赶光后,尴尬地笑了,道:“不知若若姑娘是从哪里得知玉郎得了花柳病的?若若姑娘又打算怎么救呢?”

要是医馆传出,一定会抄了医馆全家,还要把他们的祖宗挖出来,磨成粉,搅成酱,拿去喂鸡!

杨若若缓了缓情绪,故作深沉地咳嗽一声。

心里默默问道:如果我直接给他治,他有可能以为我是黑医,骗子,那么我就……向他要点钱?

她决定要一千两黄金。

“曾昭玉公子,我本家是黑水有名的神医,凭借几十年的经历,今天早上我在大铭府,一眼就看穿你了。”

听罢,誉王暗暗嘲讽,人还算聪明,只是这张嘴巴没几句真话。

曾昭玉却感动得几乎要掉眼泪,颤抖地说:“若若姑娘真是神医啊,玉郎的确是得了花柳病……”

“咳咳!”誉王咳嗽两声,“玉郎,这些事还是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说吧,大街上,你不嫌丢人吗?”

唉,两个幼稚鬼,无语了!

酒芳客栈。

曾昭玉找到了一个所谓的隐蔽地方,其实是一家开在城外三公里的客栈。

趁曾昭玉他们上楼,店掌柜和店小二几个,窃窃私议。

“看到没,三男一女,只开了一间房!”

“看到了,那女子看起来相貌非凡,衣服却脏乱不堪,手也受伤了。”

“我们北辰国最恨的是什么?”

“当然是拐卖妇女,压迫妇女!”

店掌柜和店小二几个不约而同地看向楼梯,他们的意识,高度一致。

“我负责敲门。”

“我负责冲前面打人,我一个人,可以打两个!”

“我负责用绳子勒死他们!”

“……”

经过一番讨论,他们决定酉时行动。

曾昭玉一行人来到客栈房中。

杨若若全身乏力,不停地反着胃酸,不禁对曾昭玉埋怨道:“誉王让你找一个隐蔽一点的地方,你怎么找个这么远的啊?”

真是蠢到家了,誉王怎么也不出声呀,可怜她啊,早上到现在,什么也没吃,都快饿死了!

曾昭玉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杨若若脑子一转,想到了办法。

她润了润喉咙,嘴巴勾起机智的弯角,“曾昭玉公子,治你的病,需要用到我的内力,我现在饿了,没力气发功,去弄点吃的来,让我快点把你的病治好!”

曾昭玉一听能快点治好他的病,马上吩咐随从安排一桌好菜。

原创文章,作者:雨雨来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61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