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吾魔尊》小说章节目录叶天成,叶师兄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唯吾魔尊

小说:玄幻

作者:何以窃相思

简介:人间安宁四百余年,再次走向了毁灭。对此元溪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因为他就是罪魁祸首。元溪:“天上天下,唯吾魔尊!”

角色:叶天成,叶师兄

《唯吾魔尊》小说章节目录叶天成,叶师兄全文免费试读

《唯吾魔尊》第1章 既见真仙,为何不拜?免费阅读

夜色如墨,月光落在一处山崖。

身穿灰色麻衣的少年,从树林里探出头来。

惨淡的月光披洒,将那张白皙光滑的脸庞,映照得更为精致。

看上去很是稚嫩年轻,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角,还长着颗泪痣。

生得一副好皮囊,行踪却是鬼鬼祟祟。

他左顾右盼一番,带着胆怯和害羞,轻声呼唤道:“顾师姐,你在吗?”

“姓元的,没想到你这么蠢,竟然真的敢来。”

回应从身后响起,少年瞬间变了脸色。

因为回答他的,是一道男人的声音。

他猛地转头看去,只见树林里走出三道人影。

为首的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身穿宽大的素白长袍,衣襟袖口处,皆带有红色刺绣。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一胖一瘦,穿的也是灰色的麻衣。

“叶……叶师兄,你怎么会在这?”

元溪目瞪口呆,愣愣问道。

叶天成讥笑道:“给你写信的人是我,约你见面的人也是我,你说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听闻此言,元溪满脸通红,从怀里掏出一张信纸,愤怒地看向叶天成身后二人。

“田虎,张大河,你们……”

“元溪,怪不得我们,谁叫你太蠢,让叶师兄看不过眼。”

“是啊,你说你好端端的,没事去招惹顾师姐干嘛?”

元溪气得咬牙切齿,将那张纸狠狠丢在地上,转身就要逃跑。

谁知叶天成冷笑一声,手掌挥动,一股灼热的气流,便轰击在了元溪的后背。

元溪惨叫一声,飞出两三米远,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挣扎着抬起头来,又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还妄想逃出我的掌心?”

叶天成讥笑着走到近处,重重一脚踩在元溪的腰上。

“就你这种第一阶梯都没登上的废物,也敢接近顾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元溪满嘴是血,颤声讨饶道:“叶师兄,我……我没有接近顾师姐,是顾师姐她……”

话音未落,叶天成又是一脚落下。

“我知道,是她对你多有照顾,那又怎样?顾棠心地善良,就算是路边的野狗,也会施舍一点吃的,更何况是人。”

叶天成居高临下,俯视着元溪,狞笑道:“但我就是看你不惯,这该如何是好?”

元溪感觉自己的腰已经断了,内心满是恐惧,颤抖着说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叶天成面带讥讽,将脚从元溪的后腰挪开,看向旁边的一胖一瘦二人。

“你们两个,把他搀扶起来。”

一胖一瘦跑到元溪身边,一人拽一只胳膊,将烂泥般的元溪架了起来。

叶天成凑近身来,盯着元溪的脸看了一会儿,讥笑道:“还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难怪喜欢痴心妄想,可这里是一念宗,不是凡尘俗世,你长得再好,也只是个废物。”

说完,他朝着一胖一瘦使了个眼色。

“把这小子的脸给我毁了。”

听闻此言,一胖一瘦顿时愣住。

“叶师兄,不是说只教训他一下吗?”

叶天成淡淡说道:“师尊前些天问我,外门弟子中有没有好点的苗子,赤火门也该增添些人手了。”

听到这句话,一胖一瘦瞬间激动不已,忍不住问道:“叶师兄,您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是假,全看你们的表现。”

对视一眼,胖子双手将元溪架住,瘦子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元溪,对不住了。”

看着明晃晃的刀刃,朝着自己的脸探来,元溪惊恐地喊道:“不……不要!”

火辣辣的痛感直冲脑海,惨叫声不断,几刀过后,元溪的脸已是面目全非。

“叶师兄,还满意吗?”

在瘦子恭敬的询问声中,叶天成满脸笑意,凑到元溪面前说道:“不错,不错……姓元的,今天算是个小教训,要是你还敢对顾棠有非分之想,下次毁掉的,就不止这张脸了。”

“叶天成!”

元溪绝望地叫喊一声,张嘴朝着叶天成咬去。

就在这时,叶天成的周身突然升腾起一股热流。

元溪仿佛撞到了一堵滚烫的高墙,脑袋被冲击得后仰,鲜血四溅。

“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叶天成狞笑一声,环绕周身的气流开始回旋,最后尽数汇聚于手上。

眼见着,叶天成的右手染上一层赤红。

攥掌为拳,重重地砸在了元溪的胸膛。

凄凉的一声惨叫,口中血如泉涌,元溪胸膛微微凹陷,仿佛全身肋骨已经碎裂。

他缓缓垂下头去,再也没了意识。

“垃圾。”

叶天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吩咐一胖一瘦道:“丢下山崖。”

看着叶天成痛下杀手,一胖一瘦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叶师兄,要是有人问起来……”

叶天成冷哼道:“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猪狗不如的货色,谁会在乎他的死活?”

“……”

“是!”

夜幕深沉,星月黯淡,高崖之上,破空声响起。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下坠,穿过那无边的漆黑。

过了一会儿,落地声传来,惊起崖间飞鸟。

————

元溪缓缓睁开双眸,眼前是陌生的一切。

疼痛伴随着记忆,如潮水般将他淹没。

全身的骨头都已经碎裂,他发出痛苦的哀嚎,凄惨得如同一只濒死的野兽。

“我这是……穿越了?”

两个相同的名字,两段不同的人生,从此刻开始,纠缠为一体。

一个来自二十世纪的灵魂,在经历了人情冷暖过后,从数百米的高楼跃下,降临到了一副同样死于非命的身躯。

“这一世,我只为自己而活。”

脸上全是鲜血与刀疤,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此时泛起妖异的光芒。

愤怒,不甘,遗憾,悲伤,两世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仿佛点燃了他那丝微弱的生机。

拼命支撑着残破的身体,在黏稠的血泊当中挣扎。

“凡夫俗子。”

就在元溪苦苦求生之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元溪抬头看去,只见四下昏暗,似乎永不见天光,想来是那山崖底处。

周身全是累累白骨,人类与动物皆有。

而在视线尽头,有着一座白骨搭建成的高台。

高台之上,端坐着一具骷髅。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并不是骷髅,而是一个形如枯槁的老人。

他的双手被漆黑的铁链束缚,连接至无尽的阴暗当中。

满头白发的老人,双眼空洞无神,声音却恍若洪钟。

“既见真仙,为何不拜?”

原创文章,作者:何以窃相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5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