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退婚后被全球大佬排队狂追》小说章节目录苏眠,顾漠深全文免费试读

苏眠坐在沙发上,恣态慵懒,正头也不抬的在给易修杰回消息。

“眠姐,明天晚上的《全民脱口秀》总决赛,你还能来录制吗?几场下来,你可都是最佳辩手,不捧个冠军回去可惜了!”

苏眠按下一个字:“能!”

“今天在火车站,我朋友们为了朝你要个签名,都望眼欲穿了,你却跟个老头子走了。眠姐,你还真要嫁给顾漠深啊?听说,他可是天煞孤星,命很硬的,克父克母,克妻克子,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嫁给顾漠深?

苏眠冷傲的挑了下眉。

要不是她远在蓉城的外公以死相逼,绝食几天,外加卖了十几座山庄,卷钱走人了,一分钱不给她留,她才不要答应来这里跟这姓顾的见面。

嘴上答应外公是来和他处处看,可苏眠相信,等顾漠深看了她这副土鳖又结巴的模样,一定会主动跟她退婚的。

顾家主动退的,老头子总怪不到她头上了吧?

“苏小姐,你快点啊,顾少可是最爱干净的人!”见她不动,小丽又催她。

苏眠终于抬眸,扫一眼那让人聒噪的佣人。

手一招,将刚进门的李管家叫过来。

今天在火车站,是这位李管家把她接回来的。顾漠深诚心给她下马威,面都不露,她知道。

李管家看看苏眠,又看看那套衣服,就听小丽颐指气使道:“苏小姐,你什么意思?让你洗澡那是为你好,你看你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生日宴上那么多人,你想给顾少丢人吗?”

苏眠不理她,只结巴着问管家:“顾家……的家风,就是这……这样?佣人……都能爬到主人……头上了?”

李管家脸色一变,怒斥道:“目无尊卑,没大没小!苏小姐是顾老夫人请来的贵客,未来顾家的当家少奶奶!你快给苏小姐道歉!”

小丽被骂的一脸蒙,颇有些不服:“我道歉?凭什么……”

却听苏眠不疾不徐的强调:“掌嘴!十个!”

李管家和所有佣人俱是一呆,有人还想替小丽求情,苏眠又附加了一句:“不然,我走!”

接着,她站了起来。

管家急了,听老夫人说,顾少命硬,身上煞气重,苏小姐是唯一能替他挡煞,解煞的人,千万不能走!

他扬手一个耳光抽过去:“不想我抽,就自己打!“

亲自盯着小丽抽完十个耳光,因为实在太过羞辱,小丽打完就哭着跑了出去。

……

顾家别墅外。

小丽哭的一抽一抽的。

而那辆豪车内,顾漠深骨节分明的大手,慵懒的搭在开着的车窗边缘。英挺的五官好像上帝最满意的作品,他薄唇抿着,耐着性子听完小丽添油加醋的哭诉。

看着她高高肿起的脸,本就不满意这桩婚事的顾漠深,眉眼间更添几分厌恶。

管家知道他回来了,忙不迭的来迎接,却听顾漠深坐在车内,清傲的启了启唇:“让她出来。怎么,架子这么大,还等着我去请?”

管家不敢违拗,转身去请人,可是一进客厅,他呆住了。

才这么会儿功夫,苏眠竟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旅途劳顿的缘故,这一觉她睡的格外香甜,唇边一丝口水,格外引人注目。

这是作死啊!李管家想到小丽那十个耳光,只好又出去禀报。

“没规矩!”

顾漠深听了,眸色又是一深。下车,迈开长腿,便进了别墅。

他走近沙发,伸手就把昏睡的苏眠薅了起来。

苏眠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先是擦擦唇边的口水,又赶紧摸到眼镜,戴好。这才朝着面前,那尊如瘟神似的男人看去。

她坐着,男人站着,显得男人的身影愈发的挺拔清傲。

顾漠深?

她未婚夫就是在火车站外的洗手间里跟狐狸精乱来的那位!!!

本就对这所谓的娃娃亲没抱好感的苏眠,更加坚定了要退婚的念头!

小憩了一下,苏眠本就不修边幅的头发更蓬乱了,看上去就像顶着个鸡窝。

顾漠深想象过这个乡下丫头上不了台面的样子,然而,现实比想象更令人无力吐槽。

又土又野蛮,他要是娶了她,非得成为A城的笑柄不可!

“顾……顾……顾……“苏眠推推眼镜,很努力的叫他的名字。

顾漠深的脸一黑,语气冷冽:“顾漠深。”

呵,果然是他!

苏眠咧嘴一笑:“原……原来,你……你就是我的……未婚夫,架……架子挺大。”

火车站晾着她就算了,回家了都不进门,最后还不是得进来请她?

不管了,怎么膈应就怎么来!

只要让他厌恶她,赶紧退婚!

顾漠深显然对她也没什么好印象,已经转身,“准备一下,跟我去见奶奶。”

他口中的奶奶就是她外公口中的顾老夫人吧?

苏眠扒拉下头发,手里拎着一个帆布袋,跟上顾漠深的步伐。

才上车,顾漠深嫌弃的朝她手上过于简陋的袋子看了一眼。

人家女孩子出门,动辄就是名牌包包,她倒好,一个破布袋子走天下!

顾漠深脸色很冷,随手将一张空白支票往她身上一扔。

这种乡下妞儿不就是图钱吗?她要多少,随便填,只要她别嫁给他。

而苏眠捏着那张支票,大眼睛却亮晶晶忽闪了下。

这男人挺上道的嘛,早知道花点钱就能退婚,那她何必装出一副白痴样。

“你想要多少钱?”苏眠推推眼镜,一本正经的问他。

顾漠深慢慢将眸子移向她,他发现,女孩土归土了点,那眼镜背后的五官其实挺好看,有种很特别的味道,甚至有点眼熟……

苏眠怕他不理解,又推了下眼镜:“你开个价,多少钱可以离开我?你知道的,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就算勉强结了婚,也不会有幸福。不如痛快一点,你拿钱,告诉你奶奶,你要退婚。没事,价钱你随便开,别怕吓到我。”

顾漠深的表情愈发的戏谑,好像坐在他面前的是个傻子。

她让他开个价?让他离开她?

这笑话太好笑,让他都忽略了她怎么突然不结巴了。

“你很有钱?嗯?”他讥诮的反问,脸一沉,“还是,你也听到了那些传闻,担心被我克死?”

克死?苏眠倒是听她外公说过,这个顾漠深是个富贵命,但身上煞气极重,只有她的八字跟他最合,可以解他的煞气。

这也是顾奶奶非她不可的原因。

苏眠看过他的命理,确实有点说法,但克她倒不至于。

等等,钱……

苏眠表情一凝。她忘了,老头子为了逼婚,把她的信用卡,股票,基金,房产,豪车,能处理的全给处理了,现在的她,可是身无分文!

原创文章,作者:君子如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5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