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记》小说章节目录林影,林密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蛮荒记

小说:玄幻

作者:天下农庄

简介:【洪荒、无敌、异世界、诸天万界、女主、不后宫、灭世】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一眼一惊艳,一步一沉沦。一念一场梦,一世等一人。盘石一人一斧,搏击九天上,只为今生等一人……

角色:林影,林密

《蛮荒记》小说章节目录林影,林密全文免费试读

《蛮荒记》第1章 婴啼免费阅读

楔子

自人类开启灵智以来,种五谷,畜禽养鸭,逐渐成为万灵之长。

可面对闪电、雷鸣、山崩、海啸等大自然的伟力,依然是那么的渺小。

特别是面对生死之劫时,更是畏惧不知所措。

久久,人们开始寄于梦托于幻,总想着,人死之后,还有来生。

还能投胎做人,可这些终究是梦罢了。

糊弄迷惑一些无知者还行,一些贤者圣人,又怎会信这些无稽之语。

所谓大能者,无不是大智之人,探天究地,寻追轮回。

为了打破死亡的禁忌,寻求长生之道。

由此,这世间诸多大智大慧者,寻天道,破天机,百岁而不死,被尊为老神仙。

称与天地同寿,难道他们已经看破了生死,已得长生……

时间悠悠,蛮荒依旧是蛮荒,山洪、海啸依旧侵吞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即使是作为万灵之长的人,也不能幸免。

死亡的魔咒让人畏,使人惧,世间的大能者。

在寻求长生之路上终不得法,渐渐的开始失望。

一代代,虽有寸进,却不得门径,终化为绝望,可经过长期的积累。

人类的先贤,已经掌握了不少自然之道,追云逐月、移山倒海之能已不再是奢望。

甚者有些大能者能飞天遁地,摘星捉月。

一些自私者在绝望中,走向极端,开始追求力量。

寻求权欲,世间出现流派、山门,他们以一山为基,以一水为源。

呼徒唤友,掌一地,控一域,掠夺各种奇物、宝贝,为满足一己之私,个人之欲。

甚者为达目的,相互攻伐,致人间惨案不断,战火不熄。

更有甚者,掌握伟力,抬手移山倒海,使死难者众,比之山崩海啸犹有甚之……

本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纷乱的大时代里。盘石命中多亟。

在血与火中沉浮,在灾与难中争命,在逆流中奋勇……

第一章 婴啼

山高林密,虎吼猿啸,一声嘹亮的婴啼破云冲霄,打破了山间的和谐。

“动手!”随之一声大喝从一处密丛中传来,带着仓促,斥着恼怒。

“嗖嗖嗖……”声中,一个个矫健的身影窜出。

或持着骨枪,或擎着木棒,奔跑中,向着林间的一只驯鹿掷出。

更有一只利箭带着风声,后发先至,直奔不远处林下一只受惊小鹿。

循着箭尾望去,铁塔般的壮汉正如一头猎豹般狂奔而来。

虎皮肩豹皮裙,难掩其一丘丘蛮肉。

看面相,却是一少年,脸上满是怒色,豹奔虎行,直奔小鹿所在。

小鹿受惊,怎还会在原地等着被捉。

寻了空隙,一蹦一窜之间,向密林狂奔。

在它的一亩三分地儿,小家伙儿占着地利,转瞬间,消失在婆娑的林影间。

“咄!”终是慢了一步,以木为脊,以骨为簇的箭矢带着劲风射入树干中。

只差一点儿,就能把小鹿贯穿,箭尾震颤,入木尤深。

竟有将碗口粗细的莽树贯穿之势!

随之,如雨般的骨抢、木棒砸来,覆盖了方圆丈许。

虽有些许偏差,但却都在刚才小鹿站立的方寸之地,可见这班人个个都是林中好手。

“嗨!终是慢了一步,没有形成合围之势。”

望着邈邈林海,少年伫立在小鹿刚刚逃离之地,一拳狠狠的捶在了莽树上。

“嘭”的一声,树干上竟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可见这少年力量的一般。

说话间,少年身边已经围拢了八九人,个个脸色稚嫩。

但一张张麦色的脸上带着刚毅,斥着蛮劲,显然,个个都是勇士。

“可惜……”一矮胖少年捡起骨枪,紧紧的握了!满脸的不甘。

“要是再晚一会儿,我们就能活捉这个小家伙儿了。”

少年嘴中的小家伙儿,显然指的是逃离的小鹿。

“是啊!”另一高瘦少年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在一处杂草中抽出掷出的木棒,木棒黝黑,不知是什么木质。

入手沉甸甸的,好像分量不轻。

“即使不能活捉,也能围杀,至少能解族人的饥饿之苦,哎!可惜……”

高瘦少年说着,面露苦涩。

“如果我们这次再不能带食物回去,不知道族人还能不能挺得住。“

”我们这次出来,可是带走了族中八成的食物……”

“石一、石二,你们都少说两句……”一个老者从密林中走了出来。

“时也运也,说那么多干嘛……”老者瞪了胖瘦少年一眼。

“少族长,这都是命运使然,命里有时该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老人一脸的淡然,在这蛮荒里生存,尊的是丛林法则,不得时,强求也是枉然。

生老病死,老人看的已经淡了。

虽然还有诸多不忍,可又能如何,能与天争?能与地斗?

在这莽林里,天灾灭族着甚,兽潮倾族更甚。

人虽为万灵之长,号称能驭天地万灵,但也只是号称罢了。

真正能驭使者又能几何,传说一些上族的大能者可以。

但也只是传说,何曾有人见过,即使这莽林中的王族也是不能。

一些小兽、幼鸟曾有捕获者,听说能够饲养。

但也只是饲养,而不能繁衍,更说不上驭使。

至于豺狼虎豹等凶物,想都别想,更不要说诸兽中的妖兽、灵兽、神兽、圣兽。

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招之即死。

“三叔,都是我不好,没有安排妥当,我……”

被老人称作少族长的年轻人面露郁郁。

这次出来,他本挟着决绝之心,带的又是最优秀的族人。

且又有提前探得的消息,本想着能马到功成,可没想到……

之所以长途跋涉,历经艰险,来这片莽林狩猎。

是之前从王族那里得到了消息,这片莽林野兽出没者众,且没有虎豹豺狼等恶兽。

狩猎一两只应该不是问题,安全也能得到保障。

石族已经连遭厄运,年壮者已经损失殆尽。

他们几个,虽然年少,可也是族中仅有的青壮。

石族已经式微,再有所损,全族将再苟延不了几日。

可不入林狩猎,坐吃等死,同样是灭族之厄。

再三衡量下,少年还是决定带领族人深入莽林,翻山越岭,几经艰险,来到这里。

路程虽远,路上也不甚太平,但胜在路径得自王族。

安全能得到保证,这里恶兽也是不多,才有此一行。

可谁知,昼伏夜行一日夜,终到了这里。

一两天下来,不仅野兽一只没见到。

即使往日成群的飞鸟也不见一只,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个干净。

真真邪门,一连两天搜寻下来。

本已无望,绝望之际,这头懵懂的小鹿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兽,而是传说中的驯鹿。

在开始的时候还没认出来,不过跟踪了一天,带领他们狩猎的老人,终有所怀疑。

虽不能确定,但从种种迹象看,八九不离十已能确认。

老人虽不在盛年,战斗力有损。

可胜在经验丰富,在这莽林中摸爬几十年。

可不是嘴上说的轻松,是用一次次搏杀,一场胜利铸就的。

正因此,老人跟着,才是此次狩猎最大的依仗和保证。

所以,老人的判断,就如给这支泄气的狩猎小队注入了一剂强劲剂。

说来也怪,这头驯鹿自被发现,已被诸少年追踪了一日夜。

可每每出现机会,都被其逃之夭夭,这次,已经形成合围。

在少年以为,即使不能活捉,至少也能围杀。

当然,他还是很期待活捉的,据族老判断,这可是驯鹿。

驯鹿可是非常罕见,他也是头一次见到。

如果不是族老认出,诸少都当成一般野兽了。

何为驯鹿,驯者指可被驯养的意思,如果能捕捉到一只驯鹿,驯养起来。

让其给族中产子生孙,子子孙孙繁衍下去,还何愁族人挨饿受冻。

少年可是听说,王族之所以称谓王族,就是能种植一种谷物。

在灾荒之年,帮族人渡过厄难。

所以,王族才能渐渐的壮大,人丁兴旺,成为统御一地的王族。

即使如此,王族也没能捕获一只驯鹿来驯养。

而这样的机会,却让他遇到了,怎能不兴奋。

可现在,功败垂成,又怎能不沮丧。

况且,他们已经出来三天,不但没有捕到任何野兽,所携吃食也被耗光。

如果再得不到兽肉补充,众族人就只能挨饿了。

在这莽林中,饿着肚皮狩猎,那就是找死的节奏。

莽林危险,他们不仅是猎人,同时也是猎物。

在野兽横行的莽林讨生活,如果不能保持体力、精力。

一个不好,不但捕捉不到猎物,可能就会成为其他野兽的腹中餐。

部族中好多兄弟可都是如此死在这莽林的兽口中。

“少族长,你已经做得很好好了!”

老人神色虽有些焦躁,可他是一行人的主心骨,也是全族人希望之所寄。

又怎能在一众小辈面前露出急色。

月前老族长在阻击兽潮中已经仙逝,只留下一子,就是面前的年轻人。

几位族中老人也相继战死兽潮中,幸好兽潮退去。

否则就是灭族之灾,现在,他是族中唯一老人。

而族中老的老,小的小,全族希望之所系。

也就面前这几个少年了,幸好莽林生活艰难。

部众个个都是在血与火中磨练长大,三四岁就能持刀枪与野兽相搏。

七八岁深入莽林狩猎也是常事,就面前几个少年,年龄不过十岁上下,已是狩猎好手。

本次深入莽林,他也是担了很大干系。

之所以选这片莽林,就是听闻没有什么恶兽出没,胜在安全。

老人知道,若族中这几个顶梁柱有损,石族将再没希望。

这片莽林,路虽远了点,一路上也确实遇到了一些危险。

但好在事先知道安全路线,终有惊无险的到了这里,老人是存着期冀来的。

毕竟即使节省,狠心看着一些老弱者饿死,族中食物也是难以为继。

冒险一搏,至少还有希望,谁知道……

老人哀默之余,望着邈邈的莽林,心中更是寂寂,“难道天要亡我石族……”

“呜哇……”一声婴啼裂云穿日,在这寂静的幽林中尤为洪亮。

“什么声音?”诸少年一愣。

“戒备!”被称作少族长的少年愣怔一瞬。

更是满脸的警惕,在这莽林讨生活,危机处处。

一小心就会成为野兽口中食肉,能活到如今。

更能在莽林中穿梭,哪个不是几经生死,狩猎中的林中好手。

不用少族长喝令,一个个持枪擎棒,把老人围在中间,背背相依,逡巡着四周。

“少,少族长……”高瘦少年凝眉,迟疑着,“好像刚才驯鹿被惊动,就是刚才这啼叫……”

少年听了,眉头皱紧的同时,更添丝丝懊恼和愤怒。

他又如何听不出,就是刚才的啼叫声,惊跑了驯鹿。

使他们的功亏一篑,“肃静,吵什么,没逮到驯鹿,正好可以抓住这个可恨的家伙……”

“正好以其充数,给大家分食了,也能让我们再坚持两天……”

少年狠狠的道,是在也不愿少年,实在是没法办了。

驯鹿没捕到,如果再找不到吃食。

不要说嗷嗷待哺的族人了,就是出来的他们几个也难再回族地。

“这莽林里怎么会有孩啼……”

老人没有理会一众少年,而是眉头皱的更紧。

诸多疑惑萦绕,先前的婴啼他也是听到过的。

虽一鸣则止,又是全神在注意驯鹿身上。

可事后,老人可从没或忘刚才围捕驯鹿的失败之源。

只不过是正在为围捕失败而懊恼,一时没有多想罢了。

现在这霍乱源头又起,虽还是鸣啼一声就沉寂了。

但老人可知道莽林的危险,深怕出现什么未知凶兽,“石一、石二,你们去看看……”

老人虽犹疑,还是做出了抉择,毕竟他们现在的状况可不是太好。

驯鹿已失,能否再寻得还不一定,如能狩得这霍乱之兽。

也算是一种补偿,可如婴啼的野兽,还是让老人心中不安。

“注意安全……”老人知道,在忙林中,诸少年都是一身本领。

可还是嘱咐了一声,毕竟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老人可是从没见过能“婴啼”的野兽。

原创文章,作者:天下农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5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