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先生,好久不见》小说章节目录叶初霖,顾小姐全文免费试读

早晨起床在冷家吃完早饭,顾念熙就和冷爷爷道别了。

战煜寒公司事务太忙了,实在不便在冷家久留。

车子行驶到路途中。

战煜寒放缓车速,偏头看了一眼顾念熙,“我带你去见一个朋友。”

“啊?什么朋友啊!”顾念熙有点好奇。

像他这样的人,身边能有几个真心朋友啊。大多也就苏玖宸他们几个和战煜寒玩得来。

“现任WT战队的队长陆迁易,你应该知道。”战煜寒也不觉得繁琐,向她解释。

“WT?是我知道的那个WT吗?打游戏帅到炸裂,让我舔屏的队长陆迁易。”顾念熙一脸花痴的表情,让战煜寒看了非常不爽。

猛地踩了刹车,把车停稳。

“下车。”看顾念熙没有任何动作,战煜寒直接下车拉开车门把顾念熙一个人丢在了路边。

“战煜寒,你**就是一个神经病。”顾念熙鲜少爆粗口。

但战煜寒才不管这些,早已经把车子开远了。徒留顾念熙孤零零一个人在后面破口大骂。

“这是什么事啊!我上辈子肯定做了坏事,这辈子才会喜欢战煜寒这种人。讨厌死了,啊啊啊!”顾念熙没办法啊,一边骂他一边往前面走。

这里一眼望过去,都能看见远方的山,手机和包全都在战煜寒车上。

要是等战煜寒良心发现回来接她,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其实顾念熙想错了,战煜寒在两公里以外的下个路口停车了。

总不能真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顾念熙走了半小时,才看到战煜寒的车子就在前面。他就靠在车门旁,双臂环在胸前。

扭头看了一眼顾念熙,冲着她的方向喊了一句,“五分钟,到不了你就自己回去。”

说完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真的在计时。

顾念熙勉强五分钟之内到了,直接上来给了战煜寒胸口一拳。

战煜寒没生气反倒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是喜欢他吗?他怎么不过来接你回家。”

“你说什么呢?”顾念熙才是真的云里雾里,跑了那么久,脚都疼了。

战煜寒往车门那里走去,她也跟过去上车。

她反应过来之后,“战煜寒,你是不是吃醋了,我说他比你好看,你吃醋了。”顾念熙侧头看着他,想从她的表情发现一点端倪。

战煜寒正在扣安全带的手停顿了一下,当作无事发生。

“你就是吃醋了,你还不承认。”顾念熙转身冲着战煜寒做了一个鬼脸。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公寓门前。

这下轮到顾念熙疑惑了,“陆迁易住这里?”不应该啊。

怎么说WT战队的队长也不至于住这里吧。顾念熙单纯觉得奇怪。

坐电梯上了五楼,左拐,第一间。

战煜寒按门铃,陆迁易开门就看到了战煜寒修长的身躯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不点。

战煜寒迈步走进去,顾念熙只好跟上。要不然待会再不带她回家,丢路上就惨了。

“小嫂子好,我是陆迁易。”陆迁易出声打招呼。

顾念熙看着眼前这个不过大不了她几岁的男人,一身休闲装,很居家,和电竞比赛里的他完全不一样。

“嘿嘿,我知道,你的比赛我也有看的。”顾念熙说着坐在了战煜寒旁边。

陆迁易看了一下战煜寒脸上的表情。

“上次婚礼没去成,是我的问题。还希望小嫂子你不要和我计较。”陆迁易抬眸。

“没事的,没事的。”顾念熙连忙摆手,她都不记得婚礼那天谁来了谁没来。

反正她这边就只有一个颜若笙。

至于冷家,都和她没多大关系。

陆迁易用脚踢了踢对面的战煜寒,“怀知,你怎么结婚以后更加话少了?”

这下轮到顾念熙沉默了,她要是没听错的话,刚刚陆迁易叫他什么,怀知?

陆迁易也看出了顾念熙的疑惑,便解释给她听,“怀瑾握瑜和格物致知,战老爷子给他取的字,怀知。”

“哦,对了,你爷爷也知道。还是当年一起商量的。”陆迁易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

“你是不是和时乔吵架了,才没去参加婚礼的?”战煜寒现在看着陆迁易幸灾乐祸的样子,就像一只上窜下跳的猹。

“你滚蛋啊,可别诅咒我,我和时乔好着呢。”陆迁易顺手捞起一个抱枕就砸过去。

战煜寒接起抱枕,和顾念熙解释,“时家独生女,时乔。”

顾念熙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陆队长还是姐弟恋。”

时乔,商业女王一般的存在。

要说商界男人占了一大半比例,那时家小姐时乔,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

顾念熙那几年虽然身在异乡,可颜若笙的八卦倒是没少给她说。

哪回颜若笙不是说的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她每次都听的津津有味。

“人,你也认识了。那我们先走了。”战煜寒起身,整理了压皱的衣角。

“不是,不留下来吃饭啊?”陆迁易挽留了一下下,但手里都做好了关门的准备。

“你那是认真的吗?赶紧准备好午饭送去时乔公司。”战煜寒身边几个兄弟就属陆迁易是个大情种。

回去的路上,战煜寒接了一个电话,是叶初霖打来的。

貌似是定夺最后的结果。等他拿个主意。

还说了一些不是工作上的事情,顾念熙没有听清。

她也不是故意要听,这车上就她最无聊。战煜寒说工作的时候也没有避开她。

这不听不行啊!

“先把你送回墨苑,我先去公司处理事情。”战煜寒在路口右转,直行车道,是去墨苑的路。

下车以后。

顾念熙叮嘱战煜寒回公司要记得吃饭,要不然高强度工作会让身体垮掉。

原话说,“战煜寒,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你最好按时吃饭。”

这两个人都是傲娇鬼。

谁都不能好好说话,非得整点阴阳怪气,就不能说点人间的东西吗?

战煜寒点头算是记下了。

上车时故意把顾念熙额前的头发都揉得乱糟糟的。

“别碰我头发,头发是底线,底线!”顾念熙打掉他的手。

“你哪里我没碰过?”战煜寒在她左耳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话。

车子开走了。

顾念熙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王妈看到的就是顾念熙染上红晕的小脸蛋。

原创文章,作者:多巴胺小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