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先生,好久不见》小说章节目录叶初霖,顾小姐全文免费试读

再看屋里那两人,战煜寒看着眼前在黑夜里愈发明亮的眼睛,不掺杂任何其他深意。

不是他见惯了的商界那种尔虞我诈,只要行差踏错,可能就会让战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干净纯洁,甚至有时候还蠢得可以。她什么也不懂,就什么也不用在乎。

顾念熙要是知道咱们战总这么想她,还不得哭死,说谁蠢呢!

你全家都蠢,哼~

战煜寒把指尖放在顾念熙的指缝里,十指紧扣,把她的手压在身侧,指尖与指尖的缠绵。

他俯身轻轻吻上顾念熙微张的唇瓣,齿间交错,带着些许的甜,还有一种专属于顾念熙的青柠味。

“战煜寒……”

顾念熙小脑袋本来就想不明白,现在更是昏昏沉沉的。

什么也整不明白。

与此同时,顾念熙在战煜寒手腕处留下了一个牙印。边缘周围冒出了点点血丝,当下手臂就红肿了。

“顾念熙,你是属小狗的啊!”

战煜寒吃痛。

凌晨。

战煜寒轻柔地抱着顾念熙去浴室洗澡。自己把床铺收拾干净,整理好让她睡觉。

他就看着水从发丝末梢流向锁骨。

又是一番,明月皎皎照我床。

此时此刻约莫是凌晨三点。

次日八点。

顾念熙在战煜寒的臂弯里醒来,想翻个身,头发被战煜寒压住,痛得睁开眼。

“啊!”

入眼就是战煜寒放大的脸。

战煜寒的睫毛好长啊,卷翘的弧度勾人心魄。

这一声痛呼把战煜寒叫醒了。他缓缓睁开眼,感觉到手臂末端隐隐有些麻了。

“你,你醒啦!”顾念熙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这种尴尬的局面。

还好昨晚战煜寒还算有良心,结束以后给她穿了睡衣。

要不然大早上,两个人赤条条在这里面面相觑,顾念熙肯定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她不知道,战煜寒给她穿衣服,才不是良心未泯,而是不穿衣服,遭罪的可是他自己。

“醒了就收拾一下,今天下午的飞机回C市。”

顾念熙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她疑惑的地方太多了。

战煜寒知道她想问什么,先她一步回答了问题,“公司出了一点事情,我要回去处理一下。”

顾念熙心下了然,能让战煜寒婚礼期间回去处理的事情一定不是他口中轻易说出的小事情。

公司应该是出事了。

昨天半夜,刚洗完澡,战煜寒就收到了叶初霖的电话。

说是公司那些大股东不满战煜寒开发新产品的规则,已经准备召开股东大会决断此事。

事发突然,只好临时决定提前结束蜜月旅行。

下午回去的飞机上。

顾念熙在战煜寒身边睡着了,头侧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得很熟。看来昨晚累的不轻。

战煜寒还是拿着他的电脑在办公,手下一直不停的敲键盘,在发一封电子邮件。

手指动作间,祁奕喧瞥见了他手腕处深紫的牙印,转头挪揄他,“战少这什么情况,怎么还玩受伤了?”

也没想着战煜寒回答他什么。

身旁顾念熙动了动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觉。

战煜寒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闭嘴。

“好好好,我不说话行了吧,我不吵你的女人睡觉。”祁奕炮一个人实在无聊,“也不知道你们俩都怎么了?苏玖宸还和颜若笙跑了,这下好了,C市也不回了。”

说完这句话也不多说什么,一个人自顾自的戴耳机听歌了。

四个小时以后,飞机平稳降落C市。

顾念熙睡了一路,因为事情紧急,战煜寒直接把她带进了公司休息室。

他已经准备好开会了。

叶初霖整理的资料也已经送过来了。

顾念熙本来在休息室等战煜寒结束一起回家。

但不知道哪里吵吵闹闹,员工也都慌张局促,在外面步伐都快了起来。

她才出去走过去,顾念熙知道会议室里都是些战氏股东,陪着战氏走到今天的老家伙们。

“要是你哥在,他肯定不愿意看到战氏变成今天的局面。”其中一个西装革履,上了年纪的男人声音。

“别提我哥。”战煜寒的声音,顾念熙还听到了摔文件的声音。

她有些担忧,不知道战煜寒一个人面对这些棘手问题能不能解决。他哥?他有哥哥?

我怎么没听说过。

顾念熙拿手机给对面一个男人发了条消息,没过几分钟就收到了回信。战少当年也是商场中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惜后来竟爱上了一个没背景的普通女孩,战家父母当时是坚决不同意,战少为了她甘愿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都说红颜薄命,上天亦是嫉妒优秀之人。

他们准备定居新西兰,在孩子刚刚满月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乘坐的飞机失事,在调查组找到遗骸的时候,已经确认死亡。

刚升上少校的战煜寒连夜被司机接回战家,或许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星期。听说出来的时候人都不成样子。

自从大儿子出事之后,战蔚铭也是无心再管公司事务,最后这重担就落在了战煜寒的肩上。

觊觎战家地位的人很多,战煜寒又是刚刚上任,公司里的小动作,背后使绊子的数不胜数。

战煜寒以雷霆之速飞快解决,稳定了所有局势。也是他当时能做的最好的样子。

那段时间,是他没日没夜的工作才换来这样的结果。

一个如水般温润,一个似火样热情。

一个从商,一个从军。若不是发生这种事,战家两个儿子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顾念熙看完邮箱里调查的人发来的信息,光是读下来就觉得悲痛难忍,那个傻瓜他身处其中一定很累吧。

她的心忽地就疼了。

他肯定热爱那种当兵的感觉,为国家奉献才是他一开始想走的路。直到他哥出事,战煜寒才不得不接管战家的一切。

一个军人,一个本是正直善良的男人。硬生生与自己热爱的事业撕裂,他有多痛苦,无人知晓。

还不等顾念熙在外面担心他,战煜寒已经开门走了出来。

提前结束会议。

他的步子迈的很大,似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顾念熙坐在回墨苑的车上,看着身旁的战煜寒眉头紧锁,闭目思考公司里一应事物。

她静悄悄的,也不打扰他。

原创文章,作者:多巴胺小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