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先生,好久不见》小说章节目录叶初霖,顾小姐全文免费试读

就因为这件事,顾念熙躲在房间里一下午没敢出来。

还是祁奕煊晚上在泳池边办了个单身party,喊她们下去玩。颜若笙爱玩,和祁奕煊正好一拍即合,下去就一溜烟不见人影。

顾念熙也不担心她,反正是在战煜寒的地方,应该很安全。

战煜寒在吧台边喝酒,看着顾念熙穿着一身红裙,灯光照耀下身形姣好,卷发也随着步伐摇曳。

她端着一杯酒,就这样向他走来,“你怎么不出去和他们一起玩?”

战煜寒眼神微眯,不答话。

那眼神的大概意思就是你不也没出去和他们一块玩。

晚上,夜幕降临。

酒店旁边绕着湖的周围燃放了一场盛大的烟花,门外天空中烟花绚丽,顾念熙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战煜寒,你喜欢烟花吗?”

她好像也没想知道答案,自顾自地说:“我不喜欢。”

战煜寒分明看见她的眼睛里有悲伤的情绪一闪而过。“我也不喜欢。”他顺着她的话答。

顾念熙似乎找到了同道中人,转头趴在吧台上,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我不喜欢,是因为每年春节我都会被送去英国,除夕倒是会在国外蹭上一场烟花。”

她有点语无伦次,战煜寒听的云里雾里。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烟花啊?”

“觉得吵闹,便不喜欢。”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顾念熙看着现在的他与昨日似乎不一样。

“你知道吧,我是私生子,我姓顾,这就意味着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冷家的小姐。”

顾念熙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没人愿意在这样重要的日子里出现多余的人,而我,就是多余的人。”

战煜寒知道她哭了,但他从来没有安慰过人,也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静静陪着她,听完她说的所有故事。有些断断续续,战煜寒也听不明白。

战煜寒侧头看着她,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女孩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人已经睡着了。

起身,脱下外套,披在她肩头裸露出来的如玉般的肌肤。

手穿过腿弯,把顾念熙打横抱起,坐着电梯上楼。

刷卡进入她的房间,轻柔的把她放在床上,僵硬的拿开手,怕自己大幅度的动作会吵醒她。

给顾念熙盖被子的时候,听到她皱眉咕哝了一句,“不要离开我。”

战煜寒看她神情悲戚,内心突然柔软,慢慢漾出一丝心疼。他情不自禁地动手把泪水黏在脸上的头发拿开。

“不会。战家,永远不会觉得你多余。”战煜寒说的认真,没有任何犹疑。

夜晚平静,这是战煜寒给她最重的承诺。不是他一个人,是他背后撑起的整个战家。

晨光依稀明亮。

顾念熙睡了这连轴转的几天以来最好的觉,没有一丝的梦境。

刚刚早上七点,就被战煜寒带过来的造型师团队叫起来化妆,穿戴整理衣服。

大约一个小时过后,排成排的车队在大厅门口等着,目的地是法国著名的圣米歇尔山城堡。

这是战煜寒挑选的地方。

顾念熙提拉着裙摆,微微弯腰抬脚上车,并没有见到战煜寒。

她猜想他应该早起去了那里等待,祁奕煊和苏玖宸各开一辆车引着后续车辆前进。

她握住颜若笙纤细的手,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在微微发抖。

此刻她的内心满是激动,甚至于有点想哭,“笙笙,我终于要嫁给他了。”

颜若笙坐在她的旁边,看着最要好的姐妹结婚,超级兴奋。

“我的宝贝终于要多一个人来疼爱了,我以后就不能自私的独享你了。”

颜若笙尽量让语气听起来轻松愉快,希望她能够平静下来,“今天可是开心的日子,不能哭。”

这种奔赴心爱之人的路途,那些经过的时间总会在过程中被无限放大。

好慢好慢~

慢到顾念熙回忆了所有他们见面的细节,慢到初见战煜寒的那一天。

“手腕疼吗?”战煜寒看着顾念熙被绳结磨出的血印。把她带出这座烂尾楼。“别怕,现在你安全了。”

那天战煜寒坚定地告诉她。

她从来没觉得今天的司机把车开的好慢,大概坐了很久才到达。

在休息室里一直等待,颜若笙推门进来,脸色有些阴郁,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笙笙。”顾念熙在休息室的镜子前补妆。

看她还是不说话,就知道好像出事了,示意工作人员回避一下。

“先说好,不管接下来我说什么,你都必须保持冷静。”颜若笙提前和她打好招呼。

“你冷静,你千万要冷静。”颜若笙先安慰她,“战煜寒没来,他是打算把你一个人撇在这里让别人看笑话吗?”

她情绪有些激动,一副要为顾念熙打抱不平的样子。

“听谁说的?”顾念熙先确定消息来源的可靠性。

“苏玖宸。”

“那应该是真的。”顾念熙顿了顿,“但他会来,先不说他自己的名誉问题,现在这外面坐着那么些人,他不可能拿战氏的明天去赌。”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战煜寒失信于顾念熙,这对战家都是不可逆的伤害。

顾念熙还算淡定,“外面看他笑话的人不在少数。他不会做不利于战家的事。”

“小熙,你既然知道他有女人,你干嘛要委屈自己。”

昨晚颜若笙快要睡觉时回来,顾念熙刚好口渴醒酒,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她了。

那几天战煜寒不在酒店,是出去见了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颜若笙希望他们结婚的前提就是战煜寒未来能够一心一意对她。

“那是他的过去,他答应结婚,一定就是想要有另一个新的开始。”

“笙笙,我想成为他的开始,我们重新相遇,也好过彼此再也没有交集。我知道订婚的名义根本就留不住他的。”

“何况,冷家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家。”尽管爷爷在冷家对她算是说得过去。

“笙笙,我想和他有个家。”

战伯父和伯母本来今天是要过来的,被爷爷一句年轻人的事,都由他们自己解决,给拦在了国内。

所以今天结婚,没有过来,也是想让他们几个玩得开心。

隔壁房间。

现在头疼的可不止颜若笙一个人。

“你能不能别转了,真的很烦。”苏玖宸皱眉让祁奕煊停下。

“你难道不着急吗?现在到底怎么办啊!”

苏玖宸不愿理他,电话就来了,接起,“喂,老大,你到哪了?时间来不及了。”

“快了,已经拿到了,现在在赶过去,实在撑不住你就想办法拖一会儿。”

他挂了电话,“唉~果然每次遇到什么事都得我们处理,可这是结婚,我是能替他上去,还是能干什么?”

苏玖宸转身向祁奕煊抱怨。

“那你快想办法啊!”

祁奕煊可不吃这套,休想把他拉下水。

在时间刚刚卡住的时候,战煜寒身穿黑色西服从外面走进来,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没有一点急匆匆赶路的样子。

他的出现不仅安抚了外面略显不耐的客人,更是让顾念熙提起的心放了下去。

婚礼仪式如约举行,祁奕煊把要交换的婚戒递上去。

顾念熙刚拿到戒指,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并不是她挑选的那款Princess系列。

抬头望着战煜寒,面露疑惑。

可他已经把那枚戒指带进了她的手指,尺寸是合适的。

顾念熙不再多想,即使错了,现在也必须进行下去。

晚些时候,当她问起,战煜寒同她解释:“今天早上接到设计师电话,因为助理的失误,那款戒指并没有送过来。”

“所以,这个呢?”顾念熙举了举左手,一枚钻戒闪着亮光。

“我早上刚得知消息,开车去周围的店铺取的。”

婚礼真的很累,哪怕是战家那么有钱,婚礼也得两个人亲自出面。

顾念熙没有吃晚饭,累的瘫在沙发上不想动一下,晚宴礼服早就换了下来。

几杯酒倒是下肚了,颜若笙在楼下喝嗨了,现在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周围不嘈杂,她静下来的心有点想哥哥了,他没能来参加她的婚礼真是遗憾。

就在顾念熙陷入自己的忧郁情绪快要想起妈妈时,战煜寒推开门进来,开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顾念熙没有说话,倒是战煜寒先开口,“我给你预定了晚餐,待会服务生会送上来。”

不知道战煜寒是从哪里查到她的爱好。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战少想查的事情还有查不到的吗?!

桌子上摆放整齐的晚餐中竟然有她最喜欢的西蓝花,还是白灼西蓝花。

顾念熙夹着蔬菜缓缓送入口中,但眼神一直没有从战煜寒身上离开。

她看不懂这个男人,暂时也不想看懂他。

“刚才人多,你说的话也就搪塞一下笙笙罢了。”顾念熙缓慢开口,“战少结婚即使不算大事,也还算重要,战总吩咐的婚戒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助理没有带过来。”

“一直都听说战少有个放在心尖多年的女人。”

“要是我没猜错,前几天大概是去见了她吧!我知道婚戒早就交付给你了。既然不见了,也许是争吵中弄丢了。”

陈述句。顾念熙一字一句都是事实。

“你出去吧,忙完这几天就回国,我现在很乱。”

顾念熙把头蒙在被子里,听到战煜寒关门的声音,终于绷不住,传来一阵阵低泣的声音。

如果没有听到祁奕煊和苏玖宸的谈话,她可能要被蒙在鼓里很长一段时间。

顾念熙想质问他,但突然泄了气,又觉得没有必要。只是刚刚结婚,再接着离婚这种事情不太好向双方父母解释。

冷家那边倒无所谓,就是爷爷可能会失望罢了。

爷爷和她都清楚的知道,这冷氏并不会因为她和哥哥的出现就易主,他们俩对整个集团都没有威胁力。

更不会出现顾宥承掌握实权的新闻,这才是为什么和战家订婚,真正意义上只会帮助冷家。

那晚战煜寒在隔壁房间。

顾念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哥哥,慕瑾姐姐今天吃的糖看起来好好吃,他们一直讨论的游乐场应该也很好玩吧。”顾念熙趴在床上歪着头思考。

“你乖。”顾宥承低头浅笑着哄。

画面又突然跳转。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看一下画,我不知道……”顾念熙拼命摇着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爸爸,我的画被毁了,那是我给妈妈准备的生日礼物。”冷慕瑾矮矮小小的一团,抱着冷泓禹的西装裤腿满脸委屈。

“现在,就今天晚上,他们俩必须搬出去。”顾念熙站在书房门框边,探着颗圆圆的脑袋,听到冷泓禹隐有些发怒的语气。

好像没人喜欢她和哥哥,爸爸也不喜欢。慕阿姨也从不在这个家里常住。

顾念熙害怕极了,猛地坐起来。

揉了揉眼睛,从窗帘缝隙透出的光里看清了床边的人。

也不知道战煜寒什么时候来的。

“你做噩梦了,一直喊着别离开你。”战煜寒想抽烟,心情烦躁得厉害。

摸了摸口袋,没摸到这才作罢。

“不是吧,大半夜你不睡觉在我房间干嘛呢?”

“嘘~”战煜寒温热的手掌捂上了顾念熙喋喋不休的小嘴。

顾念熙噤声,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好像是苏玖宸他们。

我的天啊!这几个人都不困的吗?半夜爬起来听墙角。

顾念熙眼神示意战煜寒放开她,“你直接让他们进来,反正我们都没睡。”

战煜寒轻飘飘看了她一眼,那神情略显嫌弃。

今天要是放他们进来,往后在祁奕煊面前还不得被揶揄。

新婚第一夜。

传出去就是战煜寒没在顾念熙房间过夜。

不管如何解释,舆论一定会变成战煜寒不行。

战总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可怜苏玖宸在外面耳朵都快磨疼了,“这房间真**隔音。”

“我说你也是,自己听不就好了,还非得把我叫起来陪你熬大夜。”祁奕煊抱怨。

“走吧,听不出动静的,回去了。”祁奕煊拍了拍苏玖宸的肩膀。

原创文章,作者:多巴胺小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