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女主她只想咸鱼》小说章节目录林昏,白光林全文免费试读

林昏再次睁开眼,这次看见的是单思邢的脸。

“师父你,哭了。”

怎么会?

她伸手,居然触及到了一片湿润。

她怎么会做这种梦,还哭了。

“我们到了啊。”看着到岸的船,林昏随意抹了抹脸,想赶快把这件事揭过去,“要我抱你下去吗?”

没等人回答,林昏就直接把他抱了起来。

单思邢不敢说话,他偷偷瞧着这人,明明就是哭过了,连眼角都哭红了。

最奇怪的是,在船上她还睡着了。

单思邢想到了她手上的牙印。

“你来用瞬移术吧,我累了。”

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他甚至感觉到了她说话时胸腔的震动,大脑嗡的一声,炸开了。

他又被这个人抱着,万一等会儿在千刃宗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这个姿势也太糟糕了。

“师父,把我放下来吧,我能站着。”

腿还是有点没力,他强撑着站住,双指并于胸前,开始念咒语。

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压住了头发。

咒语的后半段就这么断在了嘴里,他努力忽略肩上的这只手,继续念咒语。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受伤了使不出来了?”

又断在了嘴里。

今天怎么回事?单思邢咬了一口下唇,企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靠过来。”

林昏看着单思邢试了好几次都不行的样子,决定自己来,人就该相信自己。

……

“猜中了猜中了!我猜中了!”

满条街都挂满了花灯,即使是夜晚这条街上也挤满了人的,不知是谁家的花灯铺子前爆发出一阵女子的惊呼声。

林昏心虚地看了眼单思邢。

来错地方了。

“哎呀别挡路啊。”一对牵手的少女从他们旁边走过去,不满地抱怨了一声。

周围什么声都有,近一点,是围在铺子前的人在念花灯上的谜题,远一点,是树下一对情人的低语。

他们两个像误入了一场盛宴。

“过去看看吧,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林昏走了几步,才意识到单思邢没法动,仔细看,他的腿还在发抖。

她又退了回来,“我先找个客栈帮你看看腿。”

“别。”少年扭过头,耳根子红了,“我自己走就行了。”

林昏秒懂,人太多,他害羞了。

她承认她有点恶趣味,这么看他害羞的模样还挺好玩的。

不过他还受着伤,先放过他。

“我施个隐身咒。”

单思邢这次没有抗拒了,他默不作声,努力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周围的一切都很乱,他其实很讨厌这种场景。

但是现在他和另一个人穿梭在吵闹的人群中,每个人的脸都快速地从他眼前闪过。

他忽然发现,他不喜欢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属于这种热闹。

“阿娘,这个姐姐为什么抱着哥哥?”小女孩好奇地指着姐姐和哥哥问母亲。

母亲看了一眼表情尴尬,赶快捂住了女儿的嘴把她带到一边,只剩下林昏和单思邢大眼对小眼。

嗯???那个小女孩怎么看见的?

她不是……不会吧……

“咳,我刚刚好像施错了法。”林昏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

刚刚他们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走过来了。

“嗯。”鼻音应了一声,他立马扭过了头,继续沉默。

林昏只好重新施了隐身咒,这次她感觉,单思邢彻底僵住了,整个人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除了被她抱住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恨不得不挨着她。

她应该是被讨厌了。

……

想想还挺憋屈的。

终于到了客栈,林昏走进去,叫醒了打盹的老板。

“老板,两间房。”

老板看了两人一眼,笑眯眯道:“不巧嗬,就剩一间了。”

林昏不太相信:“你确定就剩一间了,这么大个客栈都找不出第二间?”

“我确定以及肯定,就一间了。”

“好吧,一间也行。”等到单思邢疗完伤就走。

不是吧,他脸上什么表情,怎么好像我故意的一样。

其实仔细想想还真有点像,特别是刚刚林昏和老板对话那段,两个人特别像在对暗号。

这就绝了,黄河水都比她干净,她觉得她在单思邢心里的形象已经轰然坍塌了。

“要我帮你吗?”这话一出口,林昏就呆住了,瞧瞧她说的什么话?

单思邢如今被她放在床上,因为刚刚的折腾还有点衣衫不整,听到她这句话,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那手还紧紧地抓着被单。

她要是单思邢她也怀疑。

“你自己来吧,我出去看看。”

林昏撂下话就直接推门走出去,顿时感觉松了一口气。

没走几步就碰到了客栈老板。

“哎呀这位小姐,你怎么把那公子一个人留在里面。”

“他一个人比较方便。”

老板摇头,“都这种时候了,还什么方不方便的,你可是我开店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这么猛的,你可不可以说说……”

林昏:“?”越听越不对劲。

“不是不是,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和她妻子呢最近因为这事闹矛盾,所以他就跑来问我,你说是不是女子在这方面偶尔也希望自己在上面。”

打住打住!这是哪跟哪啊!

“那是我徒弟,他受伤了。”

“啊?!正常正常,这年头师徒恋也是一种情趣,不过你还要温柔一点,你徒弟看起来伤的不轻的样子。”

“……”我靠,遇上对手了。

“我的意思是,那就是我徒弟,因为他受伤了不方便走路我才抱着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我搞错了。”老板一拍额头,“那还要我再给你们开一间吗?”

“算了。”这样就更像她和老板商量好,然后她又良心发现,不然大半夜还有谁会退房!

“但是老板,我也有个朋友,他很好奇你那个朋友的事。”

林昏和老板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

单思邢把裤脚挽到了最上面,腿上分布着不规则的黑气,看上去有点吓人。

刚刚那人说要帮他,真的把他吓了一跳,疗伤这事太过亲密,一想到要在她的视线下露出双腿,他就觉得很难堪。

她会用什么眼神看着他呢,厌恶的,冷漠的,不屑的?

一双含笑的凤眼骤然闯进他脑海里。

不不不,肯定不是这样。

他清空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开始为自己把这些鬼气都逼出来。

无垠鬼域果然不一般,从曾且越把这事推在他头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他其实不怕死,但也不想死,他就是觉得,如果死了这辈子就什么也不剩了,好像他来这人间一趟,白活了。而且像他这种做了很多坏事的人,肯定没有下辈子。

他一边想一边忍着痛,这过程实在太疼了,他疼的直冒冷汗,那汗水就顺着他的脸颊滴,头发湿了,衣服也汗涔涔的。

最可怜的是,睫毛也被汗水打湿,在他有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什么也没看见。

原创文章,作者:宿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