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女主她只想咸鱼》小说章节目录林昏,白光林全文免费试读

就在林昏快要入梦的前一秒,恶魔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出场地点,无垠鬼域,请反派角色林昏赶快到达出场地点。”

“……”

无垠鬼域,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啊!那不就是单思邢去的地方,和她有半毛钱关系!?

把剧情翻烂了男女主也没去过这个地方。

林昏忍着怒气,“我去那干嘛?”

“因为男女主从别人口中得知反派去了无垠鬼域。”

“哈?然后呢?然后我就真的要去无垠鬼域?我要是让人去跟他们说我死了是不是还真的去死?”

“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你最好给我滚远点。”

“你确定不去?”世界意志又再给她下最后通牒。

遇事不要慌,先装个死再说。

“你确定不去?”

感觉眼前又要出现那股刺眼的白光,林昏坐起来大喊,“等下!我穿个鞋!!”

……

“林昏,你居然亲自来了。”黑袍男人准确无误叫出了她的名字,好像对于她的到来很诧异。

她抬手打掉男人抵在少年脖子上的手,站在前面。

“不欢迎吗?”她搜索出男人的名字,“封十寒。”

女人的眼神仿佛淬了冰,那张脸上是十年如一日的高傲,场面一触即发。

“怎么能不欢迎呢?”封十寒感觉自己冰冷的血液终于升起了一点温度,今晚一定要饱餐一顿,“我们多少年没见了,十五年有了吧,我在鬼域里出不去,你也不来看看我,作为你的老朋友,我很伤心。”

“你到底想说什么?”啰哩巴嗦的,烦死了。

封十寒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这么久没见,我自然要送你一份大礼,都出来吧。”

霎时间,狂风大作,刺骨的风不断地袭来,细听,还有微弱的鬼哭声。

这鬼域里所有的鬼都应声而出。

林昏单手护住单思邢,另一只手飞快结印,这简直是在逼她,说好了她要来做一只咸鱼的啊!

无数张鬼脸想要冲破结印,它们挤做一团,露出一张张嘴巴大开的狰狞模样。

不用怀疑,它们就是想吃人,这结印一破,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两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没时间多待了。

林昏掌心抵着结印,自己生生震碎了它,借助结印破开时的威力,周围所有的小鬼都被震得退后几步。

“走!”

她拉着单思邢的胳膊,趁着这片刻的空隙突围。

但少年的双腿仿佛被鬼域的地定住,没有时间多想她立马挥手,斩开了缠在他腿上的鬼气。

可就在这时,封十寒身后的两个鬼影忽然变大,两个鬼影锁定了目标,伸长了身子同时向林昏袭来。

“师父!”

林昏抱起解放了双腿的少年,侧身躲开两个鬼影的攻击。

下一秒,黑压压的小鬼们再次一拥而上,她腾空而起,一刻不停地向鬼域的大门飞去。

在她离开鬼域大门的那一刻,所有的小鬼都不再追了,他们之所以能在鬼域这么强,都得益于鬼域里的有个专门招鬼气的大碗,若是出了鬼域,它们也就是鬼修手中普通的小鬼。

这一趟无垠鬼域之行,过程虽然惊险, 但也就是寻常人喝一口茶的时间。

“你腿能走吗?”

刚刚她那一挥只斩断了他腿上大半鬼气,边边角角依然有残留,要想弄干净,只有等回去慢慢养了。

“能,只是走不快。”

单思邢咬着唇,小腿用力到发抖,才颤颤巍巍抬了起来,察觉到旁边人目光一直在他身上,他一抖,差点摔了。

等到他顺利走完一步,额发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没有去看她,只是感觉有点难堪,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被展现在她面前。

他一直低着头,眼前忽然多出一双银色的靴子,一股陌生的气息靠了过来。

“我抱你过去吧。”

说完,不等他回答,那人就径自圈起他的胳膊,轻松地把他抱了起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乱过,整个人慌张得不行,一颗心仿佛也失去了控制狂跳不已。

就要到鬼河,他看见先前那老者还守在河边,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可能是在等他尸体。

“过河。”

她声音清亮,老者一看见她,仿佛是被惊艳到了,那眼里突然放光,单思邢猜他肯定是贪心上了这皮相。

果然,老者异常热情,甚至连过路费都没收便直接让他们上了船,他注意力全在林昏身上压根就没注意到他。

“这位小姐,你年纪轻轻这么来这鬼域,这可不是个好地方。”

“我来玩。”她随意答道。

这三个字用懒洋洋的语气说出来,听着非常嚣张,可让人无法反驳的是,这人偏偏就是有这份实力,就在不久前她还抱着他从鬼域里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

单思邢悄悄按了按自己的腿,不由叹了口气,一时半会真好不了,等下不会又……那样吧。

女人偏头看着河面,神情困倦,忽然眼睫一抬,直勾勾看了过来。

“师父。”

没等他说完,女人就淡淡移开了眼,“别多想,我真的是来玩的。”

他温顺地点头,余光忽然瞥见女人袖子上有一滴血。

受伤了?她怎么毫无察觉?

发现她是真的没有察觉到,单思邢不由问道,“师父,你这里是受伤了吗?”

“嗯?”

林昏皱眉看向自己的手腕,袖子往上推了推,一道浅浅的牙印露了出来,很整齐,看大小像是小孩子咬出来的。

脑海中的画面在回放,是那个时候,封十寒的鬼影咬伤的。

“没事,小伤。”林昏把袖子放回去。

突然想起来封十寒最后那个笑,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封十寒是故意放她走的,而他能这有恃无恐的原因可能就是……她手上这个牙印。

一动脑子她就头疼,林昏最后还是放弃往后想,毕竟这种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火不烧到她家里,她是不会怕的。

“阿昏,阿昏。”

林昏感觉自己仿佛睡在一片稻草地上,扎得她浑身痒,因为有人不停地在叫她的名字,她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在昏暗的烛光下,她看见一张很稚嫩的男孩脸庞,即使脸上脏兮兮的,那双大而亮的眼睛却丝毫没有被掩盖住。

“你是……”

“阿昏你终于醒了,放烟花了,再不看就错过了。”男孩拉着她坐起来,漆黑的夜空里绽放出一朵朵绚烂夺目的烟花,美不胜收。

“阿昏,烟花好看吗?”男孩的脸凑过来,眼里是满满的期待。

她突然反应过来,这个阿昏不是在叫她,她从来不认识这样的人。

她张嘴,眼泪先流了出来。

这情绪也不是她的。

“你怎么哭了?”男孩伸出柔软的手指,捧住了她的脸。

那个瞬间她看见了对方眼里的她,也是一张稚嫩的脸,脸上有打架留下的淤青,嘴角还破了。

眼泪来的更加汹涌。

——“师父。”

原创文章,作者:宿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