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女主她只想咸鱼》小说章节目录林昏,白光林全文免费试读

“宗主!恭迎宗主回来,想必宗主已经取得迷雾森林的异宝了。”说话的人是曾且越。

林昏对曾且越颇有印象,其中印象最深的便是他和年少的原主之间发生的一件事。

那时原主十岁,还没有自立门户,她跟着一个魔教要去踏平虚妄山,她被教主派去当间谍。

十岁的小姑娘仰着干干净净的一张脸,眼神透亮,虚妄山上的人很快就被她骗了过去。

一夜之间整个门派倾覆,一个幸存者都没留下。

原主对那个给她开门的少年存了一丝善意,那是从小到大对她最温柔的一个人。

但她也知道若是留下此人,日后他知道真相,必定会成为隐患。

当时曾且越看出她的犹豫,作为一个一心想跟着她成就大业的人来说,杀个人不算什么,所以他当着原主的面杀了那个人。

杀完人之后,比原主还小一岁的男孩满脸是血的找她讨赏,笑嘻嘻地说自己立功了。

心刚被捂热一点的原主瞬间冻住,她看着没死透还睁着眼的少年说了一句话,“这种废物,杀了也好。”

就是这样杀人诛心的人此刻就站在她面前,他长着一张显小的娃娃脸,衣服上绣着娇俏的梅花图案,脖子上还带着一块白色玉环。

如果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怕会以为是哪家娇养的小主子。站在一身黑衣单思邢旁边,居然看上去比他还小。

见林昏没有回答,曾且越大概猜到了。

“宗主,要我去把东西抢过来吗?”说话时他扫了旁边的单思邢一眼,眼里写满了蔑视。

太没用了,跟着宗主一同去,半点作用都没有,肯定只会拖后腿。

听见这种危险的想法林昏果断拒绝:“不必,那东西对我没用。”

林昏这样说曾且越还觉得挺可惜,不过他马上又开始说自己这些天的成果:“宗主,这次我又剿灭了两个小教,所有的战利品都已经送到你殿中了。”

以及挤兑单思邢,“不过我听说无垠鬼域那边又有动静了,宗主是不是也该派人过去了。”

在曾且越看来,单思邢这人邪得很,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死掉,但无垠鬼域可不一样,那里的人都是疯子,让他去那,基本上等同于把羊送进虎口。

“这事我自有思量,你就不用操心了。”林昏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书里也说了,曾且越一直都在找机会弄死单思邢,但单思邢对此却没有任何反应。

比如此刻,他依然眉眼淡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他们谈论的事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也或许是他知道自己压根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他就一个人站在那,连光都把他给忘了。

林昏很快收回眼,专注于应付曾且越。

她不想和这人过多交流,曾且越这人斗志激昂,时时刻刻都恨不得把我要搞大事写在脑门上,可她只想做一只咸鱼,她不想搞事业。

她苦啊。

单思邢一早便知道曾且越这人不喜他,他甚至觉得如果时光能倒流,曾且越一定会在他出地牢时再给他补一剑,直接让他死透。

做了曾且越这么多年眼中钉,他早知道这次鬼域之行肯定不简单。

无垠鬼域里住的全都是穷凶极恶的鬼修,这群人聚集在一起,在鬼域中作威作福。

传说那个地方,一旦进去就出不来了,因为那里的鬼修都会争着抢着要把人用作养分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早些年间也有仙门嚷嚷着要铲除修真界的毒瘤,还集结了一支队伍进入鬼域,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

那鬼域的人还好心地把尸骨给送了回去。有在场的人看见,盖在尸骨上的白布一掀开,那尸骨就被风吹散了,最后就剩了点粉末,这人的肉体被榨干了不说,连副骨头都没能留下。

无垠鬼域自此成了修真界里没人敢提的地方。

无垠鬼域沉寂了几十年,但近几年却开始动作不断,有传闻说是因为鬼域中换了新的域主,新域主上位之后便打算带着无垠鬼域出山。

单思邢此次前去就是为了拜访这位新域主。

“师父,我今日就出发去鬼域。”

他说完,便看见女子细长的凤眼扑闪了几下,似乎是有些疑惑,旋即,她点了点头。

“你去吧,万事小心。”

第一次听到临别嘱托的话,单思邢的眼神不由多停留了一秒,她已经转回了头,阳光恰好洒落在她肩上。

他看见有一只蝴蝶翩跹落了上去。

……

无垠鬼域,鬼河。

年迈的老者坐在船头,带着顶不知经历多少风霜早已破旧的斗笠,他皮肤如干掉的纸,眼睛凹陷的厉害,那双浑浊眼珠里充满血丝,整个人身上都充满着骇人的气质。

“我要过河。”

单思邢站在岸边,向船上扔去一个黑袋子。

老者看了一眼黑袋子里的东西,满意地点头,便拿着船桨站起来,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岸边,“开张了。”

单思邢坐上船,看着这鬼河里的水,漆黑似墨,没有一点光亮,像他马上就要到的鬼域一样。

近几年来无垠鬼域的人很多,但从来没有一个像眼前这样的俊俏公子,老者慢吞吞问道,“你这么年轻去鬼域干嘛?”

“找人。”俊俏公子声音冷淡。

这船上只有一个船客,路途又漫长,老者不由话多了些,“可惜了,你模样这么好,出来时还不知道能不能留住,不如先把这副皮卖给我。”

“你买不起。”

说话时,少年眉眼冷峻,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信号。

老者惋惜地多看了几眼,心道进去了也是要被那群鬼修糟蹋的,还不如卖给他。

……

单思邢进门时并没有人冲出来拦他,甚至他连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可是他却清晰地感觉有很多道视线在看着他。

他没有理会,继续往里走,新域主就住在鬼域的深处。

皮肤上传来森冷的寒意,这是鬼域地底里的鬼气,单思邢并不慌张,他点亮肩头的明灯,继续前行。

修道者肩头有明灯,修仙者两盏,修魔者一盏,而选择修鬼道的人,他们没有灯。

终于,找到了新域主住的地方。

他上前敲了敲门,自报门户,“千刃宗,单思邢,特来拜见域主,”

半晌,里面传出一道轻柔的男声,“拜见?点着明灯来拜见,是看不起我们鬼域吗?”

话音落下,他肩头的明灯,灭了。

森冷的寒意如潮水般涌来,单思邢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被冻住,动弹不得。

他抬头,看见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宽大的黑袍遮住了他的全身,肩上趴了两只鬼影,单思邢隐隐感觉到这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脸上。

“林昏的徒弟?看来那女人对你不太好啊,怎么让你独自一人前来。”

封十寒伸手,冰冷的指尖抵在少年柔软的脖子上,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温度了。

“师父派我来,是为了问一问域主,是联手,还是为敌。”

封十寒笑了,“好大的口气啊。”

他掐住少年纤细的脖子,指甲深陷在肉里,可少年脸上依旧没有出现任何恐惧的表情。

“啧,我看你的口气也挺大。”女人慵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单思邢瞳孔猛地一缩,他看向声音的主人。

她怎么会在这?

原创文章,作者:宿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