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女主她只想咸鱼》小说章节目录林昏,白光林全文免费试读

单思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他居然睡到了早上!

他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换了,身上还留着皂角的淡淡香味。

怎……怎么回事?

房间里也没有人,可是他却被人洗了澡换了衣服。

他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服,突然觉得有点无力,还有点想哭,太难堪了。

他宁愿她不来管他,也不要这样,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废物,屈辱感卷席了他整个人。

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忽然觉得,他从头到尾就是个笑话。

“哎,吃饼吗?”

林昏推开门,手里还拿着半块烧饼,察觉到单思邢情况不太对劲,她快步走过去。

“你怎么了?”

少年如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他揪着床单发颤,声音还带着点哭腔,“衣服。”

衣服?

“衣服我让老板找人给你给你洗了,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你衣服都湿了人又叫不醒,就叫了个伙计帮你洗个澡,你要换回自己衣服的话我去帮你拿,吹了一晚上也干了。”

“啪嗒。”

一颗眼泪落了下来。

林昏直接愣住,他干嘛哭啊,不是不是,他在哭什么啊?

她只能想到一个理由。

“单思邢。”林昏擦了擦自己都是油的手,捧起他的脸,“你别哭了,我刚刚一时心急才没敲门。”

少年如琥珀般剔透的眼睛看过来,还有颗眼泪挂在眼眶里没掉下来。

“我没哭。”他解释。

然而苍白无力。

但是这种时候一定要顺着他的话,林昏点点头,“没哭没哭是我看错了,那吃饼吗?我给你带了。”

“……”

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说饼的事。

单思邢发现自己真是弄不懂这个人。

“吃。”

“那说好了,你不能再哭了。”

林昏这人最见不得别人在她面前掉眼泪了。

“……嗯。”委委屈屈的音调。

“那你快起来吧,不能在床上吃东西。”说着,林昏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结果因为没掌握好力度。

他撞墙了。

少年撞墙后捂着后脑勺吃痛的小表情成功逗笑了她。

“咳咳,你快弄好出来。”

林昏咬着半张烧饼,偷笑着溜走了。

单思邢盯着她的背影,眼神闪烁了一下。

他掀开被子,发现腿已经完全好了。

骗子,明明就还帮他治疗了腿。

少年腮帮子慢慢鼓了起来,像只生气的小仓鼠。

千刃宗。

“大人,单思邢回来了。”

“回来了?”曾且越从座椅上弹下来,“他居然活着回来了?”

“没错,而且他还是和宗主一起回来的。”

“还是和宗主一起回来的?”曾且越摆摆手,“你先下去吧,我自己去看看。”

……

“宗主。”曾且越迈着步子大步走过来。

听见他的声音,林昏下意识就想转身走掉。她才刚回来,她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

林昏心里叹了口气,“何事?”

“宗主,我觉得单思邢此人留不得。”曾且越开门见山。

“哦?说来听听。”

“有人看见他和一些仙门的人私下会面,我怀疑他有叛变的心思。”曾且越道。

“这件事我自有考量,你不需要操心。”

“可是……”

林昏打断他的话,给他打了一剂强心剂,“你只需要知道,没有人能动摇千刃宗的地位,下去吧。”

唉。

林昏忽然觉得单思邢也挺可怜的,在原来的剧情里,原主在曾且越不断地煽风点火下,对单思邢越来越不满。

本来单思邢在无垠鬼域就已经是九死一生,原主还没有给他休息的时间,总是刻意把她派去一些危险至极的地方,终于有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单思邢这一生,他似乎就没有哪段日子是快乐无忧的,他这个人啊,真是吃了太多的苦。

忽然想到少年早上那副委屈巴巴掉眼泪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还不知道吧,那个时候他人设真是一秒破掉。

骨子里就是个爱哭鬼嘛,偏偏平时还装得少年老成。

不知道这人现在在干嘛,自从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

不会是躲着偷偷抹眼泪吧?

林昏点了点头。

……很有可能!

单思邢房里。

此刻单思邢正坐在书桌前,拿着笔在纸上认真地写着什么。

失忆,鬼故事,笑,观雪宗,凌风堂,瞬移术。

她要做什么?

他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盯着纸思考了会儿,发现丝毫没有头绪。

每件事都很奇怪,每件事都串联不起来。

这种疑惑,在十天之后更加严重了。

那日他刚出门,就看见林昏像一阵风似得移了过来,然后他就被林昏用瞬移术带到了飞花门,也就是他现在所在的地方。

“师父,我们到这来干嘛?”

“啊,嗯,办事,等会儿你跟着我就行了。”林昏含糊地解释了一下,其实她比单思邢更疑惑好吗,为什么呀,为什么每次都要带着单思邢?

“世界意志,请你出来解释一下。”

缓缓上线的世界意志:“因为剧情里就是这样写的,所以这里单思邢也要出场。”

“你确定,我怎么记得没有?”

“有,比如这里,容雪幼看见那女子身后还有一个黑色身影,这里,女子带着黑色身影一同消失,还有这里,黑色身影上前一步。”

“……”这不就是背景板吗?

“请反派角色林昏认真完成剧情,不要想东想西。”

你管我?

“严肃!!认真!!”

切。

林昏懒得和世界意识继续吵了,开始干正事,她叫上单思邢,“走吧,剑境快关闭了。”

五年一次的论剑大会在飞花门举行,飞花门利用天地灵物鼎阳钟,编织出了剑境,这剑境中还复刻了飞花门中的重重机关。

在这剑境中有两套规则,每个人进去之前会得到一个号码牌,正面的红字是自己的号码,反面的蓝字是对手的号码。

在白天,只能和自己的对手进行比试,但是在夜晚就是混战时刻,可以自由选择对手,甚至二对二,三对三都可以。

这一次论剑大会,可谓是这几十年来最有意思的一次。

两人在剑境关闭的前一秒顺利溜了进去,这一次,林昏要做的事情就是让男女主掉入机关,关上一夜。

从迷雾森林到这里,她还真是为了别人的爱情煞费苦心啊。

啊不,她根本就是为了让男女主恋爱的工具人。

林昏迈开步子:“走吧,去找我们的男女主。”

“师父,男女主是谁?”单思邢跟在后面,问道。

“还记不记得上次迷雾森林?”

“记得。”单思邢回忆起来,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只是,为什么要叫他们男女主?那两个人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点此阅读《穿书反派女主她只想咸鱼》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宿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3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